王希苏:毛泽东是中国现代文化的奠基人

作者:王希苏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4-02

王希苏:毛泽东是中国现代文化的奠基人

毛泽东是共产党、共和国、解放军的主要缔造者,他规定了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共和国的人民政府体制和武装力量的人民军队性质。他倡导的新文化,不仅有理念,有体系,而且身体力行,付诸实践,在短短的几十年中,从整体上改变了中国人的精神风貌,必将在历史长河中持续展现真理和崇高的光芒。

毛泽东最重视,也是最擅长文化建设的领导人。他在文化建设方面的理念、方法和贡献,深刻而透彻,全面而周到,下面我们尝试用最简洁的文字梳理出一个大概的脉络。

在战争时期,毛泽东从五个层面在军内和党内建设革命文化。(1)组织层面。他提出“党指挥枪”的原则,明确军队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他在红军初创时期就将共产党的“支部建在连上”。党支部既是中央通达基层的神经末梢,也是基层组织的“细胞核”,保证党的决议的执行。他在全军设政治部,在政治委员领导下开展思想政治工作;(2)制度层面。他设立士兵委员会,实行财务公开,官兵共同参与管理,上下级平等;(3)纪律层面。他制定“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规范军人行为,将一群没有文化的农民训练成一支纪律严明的革命军队;(4)思想层面。他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设定为革命的根本宗旨,以此为遵循,反对宗派主义、教条主义(或称本本主义)和自由主义;(5)作风层面。他培植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战斗作风;倡导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和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工作作风;提倡唯物辩证法,反对形而上学和主观主义,大兴调查研究和实事求是的思想作风。

战争时期形成的革命文化,是共产党壮大队伍,瓦解敌人,赢得人民拥护的核心因素。没有革命文化熏陶的人民军队,在三年内用六十万人打败八百万的敌军,用小米加步枪战胜美制飞机大炮,夺取全国胜利,是不可能的。

解放前夕,毛泽东提醒全党:“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并制定不做寿,不送礼,不以人名作地名,不把中国同志和马、恩、列、斯平列等规定。

解放初,毛泽东在清除赌博、卖淫、吸食鸦片、封建会道门等旧社会污泥浊水的同时,在六个方面建立社会主义文化的基础:(1)改造旧的所有制关系,取缔剥削行为,为社会主义文化打下经济基础;(2)颁布婚姻法,废止童养媳,实行一夫一妻制,赋予妇女在教育、就业、薪酬方面的平等权利,从经济上保证妇女独立,为社会主义文化打下社会基础;(3)建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社会各界广泛参政,确保人民的主体地位,为社会主义文化打下政治基础;(4)在正规教育之外举办扫盲班、速成班、训练班,提高劳动人民的文化水平,为社会主义文化打下认知基础;(5)在物质匮乏的情况下实行统购统销,杜绝中间盘剥,实行计划供应,确保社会所有阶层的温饱,为社会主义文化打下物质基础;(6)大力破除“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和“上智下愚”的等级观念,鞭挞不劳而获、好逸恶劳、损公肥私、自私自利的恶习,形成尊重劳动、尊重劳动人民,为社会主义文化打下思想基础。

中共的政策获得占人口90%的农民、占人口80%的文盲,以及占人口半数的妇女的拥护。全民就业和自食其力给社会灌注了活力。保护弱势群体的社会主义制度比弱肉强食的资本主义更得人心,以平等为基本特征的社会主义文化获得广泛的民意认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服从大局、热爱劳动、尊重劳动人民、克己奉公、舍己为人、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等被全社会视为可贵的品质,并转化为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情。社会上出现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安定局面,小朋友捡到一分钱也交给警察叔叔,诚实守信的品德蔚然成风。在健康向上的社会风气里,人性中自私的一面受到压抑,利他的一面得到释放。人们的直觉是:在好风气里,坏人会变好,在坏风气里,好人也学坏。尽管旧思想旧观念仍将长期存在,不可否认的是,社会主义信念在群众心中扎下了根,社会主义价值观成为社会主流。

与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相比,毛泽东知道,共产党夺取政权“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他心中的漫漫征途包括文化建设,所以一直关注思想文化战线上的动向。他在文化方面破旧立新的论断,以及创造的方法,至今仍具有指导意义。

在革命时期大规模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基本结束以后,毛泽东提醒全党: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决不可忽视必要的思想斗争。他提出六条辨别正确和错误思想的标准:(一)有利于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二)有利于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三)有利于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四)有利于巩固民主集中制;(五)有利于巩固共产党的领导;(六)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国际团结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国际团结。他特别指出“这六条标准中,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时间过了近70年,今天思想界两派政治力量的斗争,正是集中在这两条上,不得不敬佩毛泽东的远见卓识和科学判断!

共产党是中国的领导核心,毛泽东一向重视政党建设,防止它变色、变质。抗战期间,他组织了“延安整风”,把全党团结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旗帜之下,保证了解放战争的胜利。建国前夕他告诫全党做到“两个务必”。为了阻止党的干部堕落,毛泽东在解放后领导全党开展了“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五反”(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整风、“四清”(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斗争中,他意识到最大的潜在危险来自内部。近几十年,党的干部队伍中出现大面积腐败,许多党员迷失方向,成为资本的附庸,败坏共产党近半个世纪赢得的民众口碑,应验了毛泽东的预见和担心。

毛泽东在用纪律和制度固化新的意识形态的同时,注意树立新思想和新文化的典型,带动全民效仿。战争年代的刘胡兰、赵一曼、杨靖宇、董存瑞,抗美援朝时的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罗盛教,和平时期“南京路上好八连”、雷锋、王杰、欧阳海,建设战线上的王铁人、陈永贵、焦裕禄、钱学森,还有评选出的无数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生产标兵,成为舍生忘死、大公无私和艰苦奋斗等品质的人格化身,像一面面旗帜,引领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人健康成长。事实证明,党团员带头,干部以身作则,是改变社会风气最有效的方法。

在无产阶级掌握政权的情况下,阶级斗争出现了新的特点,即敌人和人民混在一起,思想问题和立场问题混在一起,政治矛盾和利益矛盾混在一起,分辨困难,处理自然棘手。毛泽东认为群众中持敌对立场的人为数很少,多数属于思想认识问题,提醒全党“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他提出“凡属于思想性质的问题,凡属于人民内部的争论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去解决,只能用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去解决,而不能用强制的、压服的方法去解决。”在党内,他反对“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提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和“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在党外,他反对使用行政力量压制不同意见,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这些原则在实行中时有走样,但是原则本身的正确性不可否认。

我们今天建设新文化,依然可以从毛泽东的理论和实践中得到启发。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王希苏
王希苏
4
2
1
13
2
1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