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上海不能被大块头绊住

司马南 2022-04-12 浏览:

上海疫情已经到了这种情况,还能够实现动态清零吗?

上海还有动态清零的能力吗?

昨晚,上海传来“梁三条”,困难的时候给人以信心:只要把传染源控制住,只要切断传播途径,只要保护好易感人群,上海可以实现“动态清零”,坚持动态清零是上海抗疫的最佳方案。

司马南:上海不能被大块头绊住

梁万年分析认为:

1)我们有核酸检测和抗原自测技术,抗疫的武器更为强大,能尽早将感染者识别出来;

2)上海有丰富的医疗资源,加上全国各地的支援,能够做到对感染者和可能的感染者进行有效收治和隔离;

3)随着疫苗接种不断推进,易感人群将得到进一步保护。

上海昨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914例、无症状感染者25173例,这个数字还在直线上升,什么时候是拐点呀?

梁万年的分析让人开窍:虽然上海市报告的感染者数量处于高位震荡,但按照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流行的指数型增长的参数来看,没有出现指数型上升态势,表明采取的防控措施遏制住了指数型上升的势头。“上海疫情处在关键时期和胶着状态,不进则退。要牢牢抓住这个时间窗口,大家一起努力,共同战胜疫情。”梁万年说。

上海的事儿很长时间了,我们一直在听惊雷说、文宏说、凡凡说,今天也请大家听听万年说。万年至少与惊雷、文宏、凡凡一样是业内的权威人士。

权威这个东西,在科学的范畴之内是不存在的,因为科学是要接受检验的,科学是可以提出质疑的,可以讨论的,科学须以事实为依据,从来没有离开科学事实的所谓权威。

管你是谁,你的思想行动主张符合客观实际,即小心驶得万年船;管你有多么傲娇,管你什么国际背景,不符合客观实际,违背科学规律,必定要被掌嘴打脸。总之苹果是一定要往地上掉的,总之不喝水会死人,总之不吃饭会死人,总之篱笆扎不紧,奥密克戎则有可乘之机,便会无限复制,江水漫灌,入石库门,进菜市场,攻摩天大楼,淹政府机关……

前段时间,有人把抗疫工作建立在“新冠病毒表现出强烈的与人类共存的意愿”的基础之上,诗意固诗意,但诗意裹蘸残酷,于是乱象丛生。

梁万年以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身份,昨天,在上海,敲黑板强调:“动态清零”是上海抗疫最佳方案。

按说这个是不用强调的,动态清零一直是我们所坚持的总方针总政策,一直是我们行之有效的法宝,为什么要强调“上海最佳方案依然是动态清零”呢?

司马南:上海不能被大块头绊住

无非是因为前段时间有些乱象,思想犹豫,行动迟缓,相互掣肘,带来了抗疫工作的极端被动,次生灾害叠加,老百姓受苦喽,给这个抗疫模范生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造成了副市长哭也哭不尽的酸痛。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一桌子菜吃到半截儿造型破坏了,菜汤也凉了,残羹冷炙,残汤剩饭,一盘残局,怎么整啊?

还是要打起精神收拾。

上海的疫情形势严峻复杂,打起精神来,依然要坚定执行“动态清零”,这是最佳选择,也是最佳方案。昨天,吴凡旗帜鲜明地批评第3条道路,即动态清零和躺平之间寻求一种新突破的道路,我是赞同她的新观点新表述的。

上海本轮疫情流行的毒株主要是奥密克戎BA.2,这个东西与香港、与吉林、与天津、与深圳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

还是那个东西。

香港以几百万感染、被动躺平、死亡率创全球最高,交了一个不合格的答卷。

天津首战奥密克戎,打了一个艰难但漂亮的阻击战。

深圳与香港无缝衔接,被感染时间与上海差不多,但深圳市委市政府思想坚定行动果断奇迹般地遏阻了奥密克戎病毒的传播。

还有冰天雪地的吉林,已经实现了社会面的动态清零……

这些成功,对上海来说,均可借鉴之,没啥丢人的,人目短于自见,故借镜以观形,借明于鉴以照之,则寸分可得而察也。

傲慢自大者看不见、看不见,就是看不见,那就没办法了。

梁万年介绍,目前上海市的16个区大部分社区都有感染者,存在着广泛的社区传播。

请注意,不是16个区都有感染者,而是16个区的大部分社区都有感染者。

所以,单独依靠过去的哪怕是曾经行之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很难快速控制住疫情。因此,必须要采取更果断更坚定的措施。

讲到上海特殊性的时候,有人总是强调大上海大上海。是的是的,大上海,确实大,比吉林大,比香港大,比天津大,比深圳也大,2500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灯红酒绿,国内国际交往极为频繁。

但是,上海大,还是中国大?

上海大不过中国吧?

上海再大,也是由一个区一个区组成的,1栋楼1栋楼组成的,一个人一个人集合而成的,好比一碗饭可以分做若干口,一口一口地把它吃掉,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夺将回来。

司马南:上海不能被大块头绊住

夺不回来不行啊,强调有了进口特效药,强调“奥密克戎表现出强烈的与人类共存的意愿”,这不行啊。奥密克戎变异株不是“大号流感”,危害性比流感大很多。

梁万年说了,奥密克戎变异株致病性比流感大多了。放任病毒流行,奥密克戎变异株总体病死率,特别是老年人群病死率,比普通流感高出几十倍,80岁以上老年人甚至高出近百倍。

看到这儿,心里突跳了一下,赶紧得把这消息告诉隔壁王奶奶,北京东城的几个老干部活动中心,凡我认识的,都得跟他们打招呼,爷爷奶奶啊,这东西分明要咱老命啊!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看,全人群都是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易感人群。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庞大,一些大城市人口老年化率较高。如果‘躺平’,疫情对这类脆弱人群就是一场灾难。”梁万年说,奥密克戎变异株还会不断变异,如果向坏的方向变异,对人类健康危害就会更大。此外,如果出现大规模感染,人们会出现恐慌,造成医疗资源挤兑,让正常的就医需求无法得到保证。

梁万年的说法听到最后,简单总结一下:中国对奥密克戎变异株采取“动态清零”的总方针是科学有效的。这个科学的有效的动态清零的总方针到了浦东浦西不能打折扣,因为打折扣而造成的被动,今天必须改变过来,这就叫“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梁万年一直有个主张,这个词儿我还没有听到其他的专家讲过,那就是“我们的国土干净”。他的原话是,我国有能力、有基础,我国本土总体上干净,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群众积极主动配合,加上丰富的抗疫经验和各种科学工具,有能力实现‘动态清零’”。

什么时候才能在上海实现社会面动态清零呢?

梁万年认为,现在多轮核酸筛查,就是为了找出传染源,做好隔离和救治,切断传播途径。当所有传染源都做好了隔离和救治,新增的感染者都来自监测人员,就实现了社会面“动态清零”。

2022411日早饭后,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60
0
0
1
3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