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李自成困境与动态清零

司马南 2022-06-20 浏览:

司马南:李自成困境与动态清零

抓了一些人,关了一些人,判了一些人,拉出一串儿名单来,煊煊赫赫,人模狗样,好长啊,好不吓人哩。

于是一些人便慌张起来了,哀叹官不聊生, 哀叹没法干了。

口袋腰带都没问题,你怕什么呢?

他们嘟嘟囔囔地说,这样抓下去怕会影响大局。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哪个大局,哪个司局,谁做的局,给谁做局。

或问,还有比反腐败斗争更关系民心的最大的局了吗?

就眼下而言,还有比反腐败更重大的政治斗争吗?

那些树大根深主意笃定盘根错节的腐败分子,不将之一一剪除,我们这支队伍还能够不负人民完成使命担当吗?

司马南:李自成困境与动态清零

在帝国主义对我极限打压,我被迫、不得不选择与之全面对决的关键时刻,党内外的腐败分子不清除掉,意味着什么?

在百年变局世纪瘟疫一并压来的历史关头,还有没有勇气彻底开展刮骨疗毒式的反腐败斗争,并使之经常化、制度化、法治化、保持高压态势,直至取得压倒性胜利,这对本党执政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李自成困境”是躲不过去的深层思考题和难度实践课。

反腐败斗争关系民心这个最大的政治,是一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重大政治斗争。在我们居委会中心理论组的同志看来,只要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局面还没有全面形成,反腐败的攻坚战、持久战就不能停止,这是新时代带有新特点的伟大斗争的组成部分。

司马南:李自成困境与动态清零

口袋腰带啥的,我要是有点事儿,怎么办呢?

不是有坦白从宽的政策吗?

原来没事儿,后来忍不住,整出了一点儿事,那怎么办?

这叫顶风上顶风作案,人民群众反应强烈,最痛恨就是你们这些腐瘾太大不长眼的,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你怪谁?

反腐败斗争什么时候能告一段落呢?

肇始于井冈山,贯穿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历史时期,眼睛向内自我革命,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政党的鲜明标志,这个斗争不会停止,也不应该停止,一俟停止,党的生命也就终结了。

有那么一个时期,疏于反腐败的斗争,放弃自我革命,有人甚至将之喻为改开润滑势在必然,结果呢,针鼻儿大的窟窿斗大的风,多米诺骨牌噼里啪啦响了一地,害了一批干部啊,败坏了社会风气,形成了错误的路径依赖,给今天的反腐败斗争造成异常艰巨艰险艰难的局面,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而今,大地微微暖气吹,而今迈步从头越,不得已,必须的。

有人以不折腾为由,有人以经济形势为由,要求放松些、停止吧,差不多就得了……

停止反腐败?放松你个头啊?停止你个大头啊?站到胡同口儿,听听老百姓的议论,你们折腾在先,折腾够了,折腾成这个样子,反腐败也要玩躺平么?躺平之后,腐败更加猛烈反弹汹涌澎湃,如何收拾?

司马南:李自成困境与动态清零

如同“奥密秘克戎病毒表现出与人类共存的强烈意愿”一样,贪腐分子表现出强烈的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的倾向了吗?民心民意与贪腐分子的行为可以共存吗?

迄今,尚无法证明腐败无害化,故而与腐败分子的斗争就不应停止,对腐败现象的动态清零就不能歇手。

写下这些句子,特别是那些指名道姓的文章是会得罪人的,在我68岁生日到来的时候,有人送我一顶“职业坏人”的帽子,戴上试试,感觉还不错。想不到人类社会第一顶“职业坏人”的帽子被我戴到了。做坏人眼里的坏人,必是一种职业荣耀。

到底腐败分子是坏人,还是主张反腐败的人是坏人?人民群众心里有杆儿秤,谁都别急着自我标榜。

2022619日早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30
0
0
2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