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陈先义 2022-12-29 浏览:

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今天每一个只要用脑子思考的中国人都在提出一个全世界都迷茫的重大问题:那就是眼下这场正在侵犯人类的是不是一场生物战?对此,林治波先生发出灵魂拷问,其中最为关键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条:生物战明明摆在那里,如果就是避而不谈,不谈生物战就不存在吗?现在专家们丝毫不提投毒,难道敌人的投毒行动就会停止吗?

特别是前不久我们新十条宣布那些日子,中国整个国家好像整整齐齐一块暴发空前规模的疫情,这种情况连没有文化的乡村农民都怀疑是有人投毒造成,但是我们有些人就是佯装不见。敌人在以战争形式在对我们发起一轮又一轮猖狂的灭族灭种的战争了,我们依然按照疫情思维来看待问题。因此,很多有识之士发出极大忧虑,我们的民族又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候。

这是故作玄虚的夸张之谈吗?不是的,大量已知事实已经在见证着一个个铁的证据。

这就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关乎国家和人民生死存亡的特别重大的问题,我们要不要告诉我们的人民,现在正在进行的,是一场不可回避的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它叫生物战。我们有足够的战争准备,必须用战争思维来看待这场亘古未见的巨大灾难。否则,敌人正在一步步实现他们罪恶的图谋。他们正有步骤有计划地在瓦解和灭亡我们的道路上展开行动。

这些年的事实已经无可怀疑,敌人无论在政治上军事上想打垮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的计划一个个都落空了。比如,他们对我们和平演变的颜色革命行动,一次次都化为泡影。这些在苏联、中东屡试不爽的策略,却一次次在中国都失败了。利用战争,他们更明白的很,中国早已不是抗美援朝时期的中国,当年小米加步枪就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更何况现在呢?所以他们把我们列为最为重要的对手。但是,直到如今,它瓦解我们肢解我们的战略规划一天都没有改变。怎么改变?按照它们自己一次次披露的行动计划,其中就包括采取最恶毒最凶险的手段:生物战。

这是以极小代价毁灭对手打败对手的最为重要的手段。美国人已经在朝鲜战争已经使用过细菌战生物战了,在中东、在阿拉伯等等国家它们也都使用过了,这是丝毫不必怀疑的。当年鲍威尔摇晃着一小瓶洗衣粉,就悍然对主权国家伊拉克发动了亡国灭种的侵略。眼下作为世界唯一霸主,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

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可是,我们国内一些人,特别是那些具有普世价值观思维的专家教授们,抱着对美国的幻想,硬是在用连他自己都未必相信的理论蒙骗自己的人民。这些人,不是理论上的无知,就是敌人藏在我们内部的奸细,一旦时机成熟,他们便会干起理应外合的罪恶勾当。这一点,世界许多国家像前苏联那样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亡党亡国的前车之鉴。

但是,关于生物战的这个重大问题,我们还是让事实说话。

其实,敌人在2019年一开始,就给他们的真正意图瓦解中国的计划起了一个名字,这个计划就叫“赤色传染计划”。这三年,它们的所有行动就是按照这个计划行事的。无论疫情怎么变化,美国这个计划从来就没有变化。最近一个阶段,他们的这个计划叫得很响,几乎已经公开见于媒体宣传和高层官员讲话。

这三年他们是怎样实施这个计划的?今天,我们有必要对三年疫情走向进行一些必要的梳理。

首先必须明确,三年抗疫,面对的到底是一场纯自然界的传染病,还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生物战争?不仅中国每一个人在思考,世界都在思考,否则全世界眼下提出的许多疑问和带有极其巧合性的问题,是无法解释得了的。

回想这三年,可以说险象环生,世界各种势力蠢蠢欲动,有些情况远远超过人们想象的险恶。美国西方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借乱的机会灭亡中国,这个不需细说了,回顾起来我们可以说惊心动魄。世界各国披露的大量现实情况,无数大量的数据和证据,已经表明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生物战。比如,从美国自己北卡罗来纳大学巴瑞克的专利《利用基因重组方法合成新型冠状病毒》,到蓬配奥对西点军校发表的极其露骨的在线演讲,证明新冠病毒其实就是他们专门针对中国研制的病毒。还有他们的刊物《名利场》杂志上公开披露的内容,美国政府内部借助此刊向社会发出警告:“不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否则可能打开装满蛆虫的罐子。”此后,英国《每日邮报》载文公开说:“导致全球大疫情的新冠病毒基因,证明就是含有美国德纳公司专利的基因片段”。这就是说美国已经在此前研究出了新冠病毒。后来,再到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发现大量证据,已经无可怀疑地充分证实美国在乌克兰设立的36个生物实验室在制造生物武器。

还有,日本、意大利、德国等等世界无数国家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发现了关于美国研制新冠病毒的证据。这些证据,如果放在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身上,顷刻间美国会动用他们的力量,把这些国家予以彻底消灭。但是,美国这样一个当代世界霸主,不管你出示多少证据,要么充耳不闻,要么说人家造谣。要么根本置之不理。

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对这个问题,美国有时候也无顾忌地说出真相。比如,美国芝加哥大学的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对美国意图就讲了大实话,他说:“最好的生存之道是毁掉中国”。美国和平演变中国的梦想已经破灭,而中国已经走出了韬光养晦时期,美国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千方百计打压中国,在自己军事衰落无法实施战争摧毁后,生物战争是它必然的也是最节俭的选择。这段话引自《美国权威专家大实话:最好的生存之道是毁掉中国》(微略经管智库2022·12·19.)一文。

这些事实表明,任何依然不承认生物战争的官员和专家教授,实际上在给国家给国民造成极大的痛苦,可能造成生灵涂炭的悲惨结局。这个结果,也是不容怀疑的,是完全可以预测的。

几天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答西方记者提问时,慷慨陈词,代表政府陈述了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全部看法。

当有记者问:你们中国常说这个新冠病毒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的生物战,请问对此有什么信息可以提供吗?

赵立坚毫不隐讳的回答:“你不是问我们掌握了什么信息吗?那我就告诉你,俄方最近披露了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一些研究计划,具体一点,其中包括“UP4计划”,利用候鸟迁徙传染禽类病毒;“R-781计划”,利用蝙蝠传播人类致病病原体;“UP-8计划”,研究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和汉坦病毒。这些证据,已经完全被俄罗斯掌握。俄方披露的这些证据显示,美国想通过试验候鸟迁徙和病毒传播之间的关系来获得释放生化武器的手段,并且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或许已经实践。此外这些证据也显示,美西方国家有计划地在搜集并转移乌克兰境内的生物样本,可能已经开展了针对特定种族的生物研究,这就是亡族灭种的罪恶勾当,这对整个全世界都是极其危险的。而在世界面前,面对俄方在联合国会议上不断公开披露的这些证据,美方只说一句“虚假信息”。敷衍了事,这还怎么让人信服呢?对于这样世界超级流氓,因为他掌握着最现代化的军事武装,所以,世界拿它没有什么办法。

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赵立坚的这个回答,可以说义正词严、铁证如山。此外,我们还可以根据我国政府已经公开的材料以及世卫组织的调查结论,对美国一个时期的言行进行总结。几天前,美国通过高级政府官员,一再预言:“中国将再次出现更厉害的全新毒株”。不是一次,而是多次反复提醒,而这一点,恰恰就是美国“赤色传染计划”中的关键一步棋。是早就列入美国赤色传染计划的。

那么我们就要看一看,美国的“赤色传染计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我们现在进行梳理一下。

三年以前,从20191月到8月之间,美国进行了一场长达8个月的超长演习,这个演习的代号名字就叫“赤色传染计划”。

演习内容是什么呢?内容是:假定2019年春节期间,某东方大国将会出现“严重流感”。而且这种流感不是一般流感,它传染性致病性极强,而且毒株随着春运开始迅速扩散。这种毒株的扩散不仅在东方大国蔓延,而且很快就会成为影响到全球的瘟疫大流行,于是,世界出现极其严重的疫情危机,这几乎就是为中国量身定做的巨大灾难。最终通过这场演习得出一个结论,即便是全美国各部门全力防御,仍然不可能抵挡住毒株向美国的倒灌,所以最终美国也可能要付出巨大的经济损失以及死亡超过百万人的代价。但是,比这更加严重的多的是,“赤色传染计划”将给劳动密集型的东方大国带来几千年以来未有的巨大灾难,东方大国将会出现至少3000万人以上的死亡,绝大多数制造业工厂将会面临倒闭和赔偿,随后东方大国被划为疫区,出口全面中断,最终东方大国在内忧外患中倒下被肢解,结果最令美国担心的东方大国在世界不再存在。

这样一个针对中国的亡国灭种的罪恶计划,我们对它的揭露和批判,都是根本不够的。甚至连这些全世界都知道的细节国内群众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然而国际上已经舆论共知。美国这样一个“赤色传染计划”演习结束后,立即开始实践。

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201910月,武汉召开国际军运会,在这次军运会上,实力强劲的美军代表队居然连一枚金牌都没有得到,因为他们来中国的唯一的任务,就根本不是比赛来了,就是在不比赛的时候专门选乘地铁等人流密集性的交通工具,派人到人流密集的超市、极其人员集中的大场所闲逛,这叫带毒传播。期间有5名美军运会代表在闲逛中因浑身酸疼咳嗽高烧不退发病倒下,这样就不得不入院接受治疗,就是在这期间,已经开始传播。最后被美国专机接走了。

同时在这期间,一件非常蹊跷的事情发生。

201911月,一整箱美国波士顿产的龙虾随着大量的冷冻冰块一起进口到中国,随后被非常明确地运送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档口进行零售。而就在零售开始这一天之后,去过这家档口的武汉所有居民都出现了浑身发热发冷酸疼,高烧不退咳嗽不止,甚至呼吸急促困难等症状,随着这天开始,武汉疫情开始以几何级别的速度在武汉迅速膨胀。此后,中国官方进行流调显示,出售美国波士顿龙虾的档口以及下水道里的毒株浓度高得吓人。即便由这个档口融化的冰水流入下水道多日之后,现场采样依然呈现强阳性,这就是武汉大流行的开始。

然后美国就开始进行舆论攻击,说是中国人吃蝙蝠导致的疫情,把帽子都扣在了我们头上。但是,让我们更加悔恨不已的是,国内舆论在美国的强力引导下,居然对我们的饮食特别关于蝙蝠问题开始大讨论。有的在手机短信上大力播出中国人吃蝙蝠的画面。这种由美国人引导的舆论风向标,一下子对中国人饮食进行了有组织的抨击。美国这样的计划进行的本来很顺利。但是它们没有想到,中国政府对这样的罪恶有所戒备,中国政府最为紧迫的任务就是堵截源头,进行历史上没有的武汉封城。

这样美国人的如意算盘,被我们中国的坚决的绝对防御及其强有力的国家动员力量给挡了回去。中国并没有出现美国演练当中的3000万人死亡,也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取得了武汉抗疫的初步胜利。而美国人没有想到的是,疫情病毒它们演习中的“倒灌”回流美国后,比它们演习预想的要严重的多,它们计划死亡58万人,今天已经死亡100多万,已经超过一亿感染。

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但是即使如此,它们2019年制定的“赤色传染计划”却并没有终止,不仅没有停止,而且配合这个计划,对中国进行了颜色革命的多项措施,比如,利用“台独”运动企图搞乱大陆、利用香港港独企图把动乱引向大陆、利用李文亮事件企图煽动大规模动乱、利用新疆棉花企图祸乱新疆、最近再次利用新疆大火做足了文章。一件又一件罪恶的计划,都被中国人民和政府挫败了。

但是最近以来,有一些奇怪的现象证明,美国人及其西方并没有因为失败而死心。很多事情必须值得我们去关注,比如目前半个月来第一批疫情都是在国内人口最为密集的超大型城市暴发,并且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毒株,像成都北京重庆这样大都会的毒株居然都不一样,一城一株,很显然敌人播毒放毒人工痕迹太重,傻子都能想得到。特别是身处内地的成都出现的毒株株种,居然和国内任何地方正在流行的毒株都不一样,是一种特异品质的毒株。

还有,就算是在西方快速躺平的时代,他们在躺平后到快速暴发达到感染峰值,一般需要两个月左右时间,但是在我国北京成都这些大城市,从放开当天到全面达到峰值,则只花了几天一周最多到十天左右的时间。很多人根本就是足不出户每天戴好口罩,拿个快递也要全面喷上酒精,结果照样感染,,出勤乘坐地铁或者进入写字楼的感染率,更是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这就非常不合理呀。

最后还有一个惊人的巧合就是现在同样是十二月,当年在武汉即将迎来春运的时刻,也是在12月暴发的疫情,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虽然从目前来看暂时还没有高致死率和致病率更强的毒株出现,但是如果说美国真的想要复制赤色传染,那么必然会在近期选择在中国某个或某几个交通枢纽骨干城市进行全新的毒性更强的毒株投放,也就是随时存在更加危险的状况。

这样,美国三年前运用演习制定的计划,延迟了三年“赤色传染计划”再度激活,美国已经做足了准备,美国已经暂时停止了对我们的签证,并且已经在动员它的盟国也要对中国采取行动。亦如三年前的201912月,舆论上美国再次开始开足马力进行宣传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最近就公开发言说,“美国非常担心中国疫情会导致新的毒株出现并危害世界,因此要求各国做好应对准备。”一招一式宛如三年前一模一样,我们不得不防。

陈先义:对疫情,战争观念绝不可缺失

美国人制定已久的这个赤色传染规划,今天要真正开始了大规模实施。三年一个主题,预先有计划,开头有预演,借助武汉军运会,一次次几乎有条不紊。三年以来,我们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采取的严防死守的清零政策,可以说一次次挫败了敌人的阴谋,可以说,我们再坚持哪怕一两月多则三个月,我们便基本找到了最佳时机,敌人的阴谋基本宣告全线失败。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新疆偶然发生的大火,给敌人制造了一次机会。于是一个以大城市为主的游行和“白纸上街”行动,按照美国的如意算盘开始了。但是如今的中国人民也不是过去的老百姓了,正像成都群众从那些操着港台口音的游行者身上,看到了极大危险,于是在一片老鼠过街喊打的围堵中,敌人阴谋破产。但是敌人并没有甘心失败,1128日,我们新十条还没有出来,美国大使馆就发布了美国公民必须准备14天的药品、饮料、食物等通知。它已经预知重大事件即将发生。这一切,不能不让我们怀疑,一切好像都是按照它们计划行事。

按照战争思维来思考我们当下的疫情,这是我们必然的选择。敌人要灭亡我们,要肢解我们,要阻止我们的崛起和进步,要阻止我们迈向下一个百年的伟大复兴。敌人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采取极其极端的更加残忍的手段来对我们实行亡国灭种的行动,正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任何高叫中美夫妻论、或者崇美跪美的行为,都是对人民的犯罪。而当下,对我们威胁最大,对我们来说最为危险的敌人,恰恰就在我们国内。它们与帝国主义极其走狗一样,是我们敌对的另一个阶级,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必须看清,同一切内外敌人斗争,是我们的双重任务。眼下,包括那些发国难财、利用疫苗、核酸等大发横财的贪腐分子,那些破坏全民抗疫的坏蛋,都是我们的共同敌人。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值得我们警惕的是,一个时期,那些什么在武汉靠写日记丑化党和政府,还有那个与人民根本既不同心又不同德的所谓网红,还有三年后以来在哪儿冷言冷语污蔑我们抗疫的那些所谓什么公知教授,最近因为美帝国主义的猖狂,它们这批人现在又走在了一起,和内外势力又开始纠合联络,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这是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的。总而言之,不管情况多么严峻复杂,坚决在党中央领导下,上下同心,众志成城,我们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武汉那么艰难的情况都过来了,眼下虽然我们正在经历又一段悲壮而艰苦的时期,但是我们只要人民认清形势,辨清大局,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就一定能够战胜一切内外敌人的阴谋。困难终将过去,我们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陈先义
陈先义
160
6
1
161
10
18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