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甲:中药治新冠是怎样发生作用的

王宏甲 2023-01-23 浏览:

本篇是上篇《前线告诉你》的接续。在讲中药治新冠是怎样发生作用的之前,先讲一下毛主席为什么大力倡导中西医结合。

毛泽东倡导的中西医结合,意在创造人类的新医学

中医中药在二十世纪初就遭到西方医药集团和海外学西医回国者的猛烈攻击。19292月,国民党南京政府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通过了废止中医案

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就谈过中西医结合问题。19508月,第一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毛主席作了团结新老中西各部分医药卫生人员,组成巩固的统一战线,为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而奋斗的题词。

但在一段时期里,国家已确定的“中西医结合”原则,没有得到应有的贯彻,轻视和排斥中医药的现象甚至有反弹。

1954年初,毛主席提出“西医学习中医”,还建议抽调医学院校的毕业生交给有名的中医,去学中医的临床经验,要求西医院要有计划地请中医来院看病和会诊,允许住院病人用中药。同年65日,毛主席对北京医院院长、著名医学家周泽昭说:西医要向中医学习。”还指出,看不起中医药是一种很恶劣的崇洋媚外的思想作风。” 79日,毛主席委托刘少奇召集会议,要求必须把中医重视起来12月,中国中医研究院正式成立。

1955年底开始,卫生部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天津等城市举办了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的高级学习班。1956年,中共中央召开以西医学习中医为主题的全国卫生厅局长会议,并决定在上海、北京、广州、成都各建一所中医大学。 19581011日,毛主席在卫生部党组《关于组织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的总结报告》上亲笔批示,其中写道: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1959125日,《人民日报》发表经毛泽东审定的社论《认真贯彻党的中医政策》。其中指出:“继续纠正轻视和排斥中医中药的错误观点,仍是卫生部门当前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中医有很大的数量,能治好很多疾病,包括一些用西医方法疗效较差的疾病。

毛泽东对发展中医药学如此重视。他思想里的中西医结合,是创造中国统一的新医学文化。这需要兼取中医和西医之长,才能创造出一个既高于中医,又高于西医的新医学。这是在为全人类着想。19541月,毛主席在杭州刘庄就对罗瑞卿等人说: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

怎么能够实现?毛泽东提出的途径是“西医学习中医”。

为什么是西医学习中医? 

我是这样理解的。毛泽东有极为深厚的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巍然耸立的一大特征是很早就分出“道”与“术”。中医学是世界上最经典的以“道”指导“术”的智慧。宇宙中对地球生物影响最大的两个星球是日月,地球上的人分男女,以阴阳为总纲来研究人体生命运动,用通俗的话说这就是“管总”的“道”。中医学里的“道”,不仅指导医术,其“治未病”的思想,在全神贯注地致力于使人不生病,而不是想方设法地用医术去赚钱,这就是中医学在指导思想上为人类服务的大道!

这个“道”是超越医学的。譬如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毛泽东与他谈哲学,讲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讲历史规律,不可抗拒。这是讲万事万物,国家前途,莫不如此。哲学是什么?哲学是一切学科的母亲。这一点西方人也不会反对吧。具体到卫生保健医疗,以气血为总纲去研究人体生命运行,气血通则健康,不通就有病。这也是以大道去统领健康,解决危害健康的疾病。

毛泽东是伟大的战略家,他当然熟悉战略与战术的关系。他提出的“西医学习中医”,有他深邃的哲学思考,并非只为中国考虑,而是为人类考虑。

毛泽东去世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反中医势力最猖獗的行动,莫过于2014119日有人策划组织召开了“上海第一届反中医大会”,宣布成立“反中医联盟”。

此前2003年的抗击非典,中医和中西医结合,以切实有效的救死扶伤实例冲破了对中医的限制,挺进到主战场,在广州、北京,以及各省都以势如破竹的战绩战胜非典。这个坚如钢铁的事实,使西方医药集团里的邪恶势力以中医中药为大敌,不遏制中医中药便没有西药集团的暴利。

2020125日,总书记在政治局会议亲自制定“中西医结合”战略决策后,中医得以挺进武汉,进一步实现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才使全国的抗疫救治局面从危急中根本扭转。

再看一眼武汉抗疫初期,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全国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4.2万人,陆续实施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医疗,不仅快速救治了患者,而且4.2万人零感染。这是奇迹啊!这不是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巨大优势吗!

可是这些钢铁般的事实,在国内并未通过报道深入人心。国内外反中医势力则时刻不忘。本次中国遭遇猛烈的疫情冲击时,中央和国家机关在1228日以特急电文通知各地要充分应用中药汤剂开展治疗工作,进而要求“第一时间用上中药”,还是寡为人知。还是很多人在想方设法给父母找网红专家推荐的美国辉瑞。孝心可嘉,智识堪忧。难道“网红医生说”声可敌国?问题是其声在全网的热传非其一人之力。某种程度上还可见,国内不少人对中医中药的偏见年深日久,崇洋媚外也年深日久。

中医中药总是在非典、新冠大疫给国人造成惨痛伤害的严峻时期,踩出一条拯救百万苍生的大道,在救民众于危亡中也疗治自己被污蔑被扼杀的创伤,建立与天下父母儿女的亲切关系。毛泽东主席期望中西医结合,创建造福人类的新医学,也需要我国大多数人民的理解,需要全国中西医人士的共同奋斗。

中医学专注的“气血”蕴含着防治新冠感染的大智慧

所有人都知道,停止了呼吸,生命就结束了。

这次疫病,很多人转阴20多天甚至一个月了,还有咳嗽。请不要一般地把不发烧和转阴看作就是“好了”。咳嗽是什么?呼吸道还有痰涎堵塞,受那堵塞刺激发出的声音就是咳嗽。痰涎是什么?中医说的痰指浓的结成团的分泌物,涎指稀的很黏稠的液体。

请留意,中医讲的“气血”,就这简单的两个字,是我们认识人整体生命循环运动中最重要的两大要素。中医讲“诸气皆属于肺”,还讲“肺朝百脉”,身体各部所需要的气血都离不开肺的工作。新冠病毒攻击人的呼吸道,产生大量粘液(痰涎)堵塞了呼吸道的孔窍,就阻碍了呼吸。这次“阳”了的患者讲鼻塞,使用了“水泥封鼻孔”的描述,可见堵得厉害。其他头痛、眼痛、骨头痛、全身酸痛等各种症状,根源均在呼吸道的孔窍为痰涎所堵,身体各部缺氧缺血就发出痛的强烈信号,所谓受阻不通则痛。

这“痛”如同“咳嗽”,都是告急的信号。严重堵塞导致气血受阻,原先有基础病的地方得不到气血,必然首先加重。这就是西医讲的引发基础病加重。年轻人没有基础病的如李文亮等,他自诉的“呼吸困难加重”“胸闷,喘不过气”,都是因为痰涎堵塞严重,严重到五脏得不到气血,多器官衰竭死亡就出现了。

请记住华中医科大学刘良教授主持做的新冠肺炎尸检,他在尸检报告中指出,死者胸肺有大量粘液,非常黏,这会导致患者呼吸窘迫。刘良教授用解剖证实的事实说:“我们必须对他的粘液进行稀释、化痰、溶解。”

西医强调的是小分子药抗病毒,或者在ICU使用气管插管或通过环状软骨切开气管等技术。我们看一下西医先进国家的医治情况。《英国医学期刊》2020430日发表的文章显示,16749位入院病人中,33%死亡,死亡率超过了埃博拉。进了ICU的病人死亡率45%,其中用了机械通气的病人死亡率53%422日,《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最新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纽约州最大的卫生保健系统诺斯威尔健康中心(Northwell Health)使用呼吸机的新冠病毒患者中有近90%死亡。

中医不必使用这些器械抢救。以“清肺排毒汤”为例,这个通方21味中药,方中的茯苓、麻黄、杏仁、姜半夏、生姜、陈皮均有不同程度的祛痰理咳功效,桂枝有通经络,理头痛、身痛、四肢痹痛的作用。及时抓住痰涎堵塞呼吸道这个主要矛盾,化解它,其他矛盾(呼吸道受阻向下发展危害到肺,进而殃及各脏腑的气血运营)会迎刃而解。农村的山野里,理咳祛痰的草药也不少,是可以用于防治的。

最近见德国汉堡大学医科大学法医系解剖了12例新冠病毒感染导致死亡的病人,解剖报告发表在美国《内科学年鉴》上,有7例病人出现了静脉血栓,4例病人的死因是肺动脉栓塞。此外,有8例病人表现出严重的肺部浸润状态,即有大量液体带着大量的炎症细胞侵入到了肺泡,病人被“淹死”了。称新冠肺炎不只是一个呼吸系统疾病,它可以造成多器官、多系统的损害,是一个全身性疾病,可在脑内和多脏器造成血栓,在病人的多脏器甚至大脑里都检测到病毒。类似的尸检还见于美国某医疗研究机构解剖的报告。这些尸检报告所说,都挺可怕的,因为没什么药物能杀死病毒,怎么办?

我看到有医生说,新冠病人的死亡并不是死于新冠病毒本身,而是最终死于并发症:缺氧、多器官衰竭、血栓、脓毒血症等等。这是中西医都认同的。我看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在于缺氧、血栓形成,而且是全身性的。刘良教授解剖所见大量黏稠的分泌物(痰涎)堵了胸肺呼吸,导致人体各器官乃至全身所需的气血不畅通,这仍然是主要原因。血栓形成有三个主要因素,第一血流速度缓慢,第二血液粘稠度较高,第三血管内皮受损。单个因素或多个因素综合都可以导致血栓。当痰涎还没有把呼吸道的孔窍完全堵满时,就可以造成血流速度缓慢,血栓就可以在这时候缓慢形成。中药里的茯苓分白茯苓和赤茯苓,“白化痰涎,赤通水道”。麻黄也能化痰止咳滋阴敛肺、运水祛湿。均有化痰利尿的功能,可疏解肺部浸润,水淹肺部的状况。

这时候,靠什么战胜病毒、修复受损的身体?要靠人体自身的自愈力!这是人类在从微生物进化到高等动物的过程中,逐渐造化出来的堪称伟大的自愈力。

我们该做的就是:化解痰涎堵塞呼吸道,保障气血通畅身体各部,人体自愈力就能正常发挥作为。如果痰涎堵呼吸道这个主要矛盾未能解决,气血供应不足,表现出来的就是很容易累。

人体自愈力缺少足够的战斗力,不足以清理残留的病毒,病毒就可能东山再起,身体各部就会持续受损。所以,还有咳嗽,这和以往外感风寒造成的感冒不是一回事。

如果感觉痰在很深的地方咳不出来,表明呼吸道仍被痰涎所堵,提示人体自身的卫士与病毒的战争尚未结束,呼吸道还在产生新的粘稠堆积。那就仍然需要化解痰涎的中药来帮助你。

至于新冠后可能产生血栓的问题,中医学几千年来都在研究气血通畅,也需要向中医请教。

中医中药和针灸在世界各国兴起

十五年前,我认识的一位退休的大学教授,她在旅途中与四川打电话,联系地道药材发运到美国,我才知她在做这一生意。我问:美国人用中药吗?她说:用啊,很多人用!

后来陆续看到有文章说,日本人把很多中药古方制成了中成药,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日本药店里印着日文的中成药琳琅满目。不仅日本人用,日本制作的中成药还大量出口。再后看到英国、法国、加拿大、意大利、德国、荷兰、瑞士、韩国、新加坡等很多国家都有,那些中成药大部分是日本制造。这些西方或亲西方国家不仅有中药店,还有中医诊所。

早先美国是不接受中医的。1973423日的美国《时代周刊》介绍美国第一部中医法于这年420日在内华达州诞生。这件事令西方世界感到突然。然而这是一件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事,它是西方的第一部中医法,它在美国内华达州将针灸、中医和中药合法化。

为什么美国这部中医法在这时候诞生?往前追溯,1971718日新华社首次向全世界报道中国成功开展针刺麻醉手术的消息,可以视为一个起点。这项成就的意义是突破了自古以来外科手术必须使用麻醉药物的常规做法。

开刀做手术,难道可以不用麻药吗?中国报道的针刺麻醉手术,可以打开胸腔做肺叶切除手术。这可能吗,安全吗,有效吗?它使西方医学界从根本不相信到产生疑问,再到发生兴趣。

新华社这篇报道并不轻易,而是有中国医学界坚实的研究与应用背景的。这个背景,既不是纯西医也不是纯中医,是毛主席提出的“中西医结合”,以及“西医学习中医”结出的超越前人的果实。

针刺麻醉,全称是“针刺经络穴位麻醉疗法”,动手术要有外科医生,这就是中西医结合。1958830日,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运用针刺麻醉顺利完成了一例扁桃体摘除手术,在此后5天内又成功地完成了12例同类手术。接着在陕西、湖北、贵州等省市推广应用,并逐步扩大手术种类。

1959330日,广西柳州结核病医院成功地做了一例针刺麻醉肺叶切除术。196075日,针麻肺叶切除术在上海第一结核病医院也取得成功,手术持续了三个半小时,手术全程病人神志清醒,可以聊天,术后无明显疼痛记录。196512月,国家科委发布了关于《针刺经络穴位麻醉应用于胸腔手术的临床研究成果报告》,报告了上海第一结核病医院与上海市针灸研究所用针麻临床施行肺切除手术186例。当时这属于秘密,不做任何报道。19662月,全国有14个省市完成了8734例针麻手术。

王宏甲:中药治新冠是怎样发生作用的

1971年,针麻手术达40万例,包括胃切除术、脑瘤摘除术、二尖瓣窄分离术等。到1979年底增加到200万例,手术种类接近100种,几乎遍及各科常见手术。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快?

“一根银针一把草。”这是那个时代响彻城乡医疗系统的声音。比针灸和草药知识更深入人心的是,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就在全国广大医务工作者的思想里、工作作风里,他们从事医疗工作在许多细节都为患者着想。绝没有人想对患者进行过度检验和过度医疗。

那不只是一种学习方法,那是世界观、人生观在精神世界里的革命。当针刺麻醉手术能够满足安全和有效,就有简便和节省的特点,就特别受到广大农村人民的欢迎。针刺麻醉也在部队推广,因为在战伤需要手术而缺麻药的情况下,用针刺麻醉做手术是方便的。

从医学上说,从针刺治疗到针刺麻醉手术,已不仅是中国针灸学发展史上的一次飞跃,它就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它就是兼有二者之长的中国新医学。


王宏甲:中药治新冠是怎样发生作用的

这就是1971718日新华社向全世界公开报道的背景。719日《人民日报》头版登出《中西医结合的光辉范例——欢呼我国创造成功针刺麻醉》一文,报道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一结核病总院、工农兵医院分别用针刺麻醉成功地开展多种外科手术的情况。

同年9月,以发表重要政治文章著名的中国共产党机关刊物《红旗》杂志特辟《关于针灸与针刺麻醉原理讨论》专栏,刊出讨论文章。

中西医结合,西医学习中医,注定要震动西方的医学观。1972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就提出要参观针刺麻醉手术。30余名访华团成员和记者在北京医学院第三医院观看了针刺麻醉肺叶切除手术的全过程,画面由通讯卫星直接传到美国,在美引起强烈反响。针刺麻醉手术,不用麻醉药物,没有麻醉药物的副作用,不用担心药物麻醉会不会导致患者醒不过来。这对西医药物麻醉法的冲击不小。此时,中国政府向尼克松赠送的礼品,有一本英文版《中国针刺麻醉》。1972年,美国就出现了不少中医针灸诊所。

了解了这些背景,就理解美国第一部中医法于1973420日在内华达州诞生,不是很突然的事。此后,美国加州、德州、纽约、华盛顿、夏威夷等州相继效法,迄今实现了全美各州中医针灸合法化。这个现象引起了欧洲国家重视,迄今世界上有100多个国家有中医针灸医生从业。

从针灸破土,就推广到中医药了。有中药店铺和小诊所。从业者有华裔、韩裔、日裔,更多的是白人,不少美国白人青年到中国学中医、学针灸,回美国开诊所,据说收入很好。

美国大型综合性大医院最先开设中医门诊的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它是世界最著名的医疗机构之一,集医疗、研究和教育三位一体,以提供专业医疗和最新治疗方案享有声誉。该医疗中心在2017-2018年度的全美最佳医院排名中,综合排名位列全美第二。该医学中心开设中医门诊,被认为是美国医院采用中医药治疗的领头羊,效仿者正日益增多。

新冠三年来,美国人接受中医的越来越多,据说这具有不可逆转的趋势。我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我相信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因为人类是聪明的,全世界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国籍的人们一旦体会到中医中药的好处,就会学习它、应用它。还有一个客观的大因素:西方人接受中医中药,是西医的缺陷和西方人健康的需要所决定的。

举一例。多年前我听去欧美留学回来的人说:西方人把感冒当大病。我问为什么。回答说国外因重感冒死亡的每年都有不少,甚至说美国每年死于感冒的有好几万人。我问,你们怎么知道,听说的吗?回答:美国报纸报道的呀!

之后,我看到202021日的香港《东方日报》报道:美国每年流感死亡人数的最低估值均令人震惊,即使疾控中心预测每年一万二千人死亡,但上个流感季节多达六万一千人死亡及四千五百万人染病,提醒若慢性疾病患者感染流感,将增加并发症风险甚至死亡,呼吁民众尽快接种疫苗。

这个数字会夸张吗?《东方日报》是香港销量最大的报纸,在美、英、法、澳等许多国家的主要城市驻有特派记者。

中国每年也会发生流感,你听说过流感危险到要死人,而且要死几万人的吗?美国有“世界一流”的医疗条件,还有源源不断研究出来的疫苗,为什么会挡不住一个流感?为什么中国人大多没把感冒看成多大的病。中国人与西方人对感冒的感觉,为什么有此不同?

这是中药帮了中国人的忙。谁感冒了,常是先拿几袋治感冒的冲剂喝下去再说,或者再吃些银翘片之类,这些都是中药。可能用不着上医院就好了。如果发起烧来,也往往是在吃了治感冒的中药之后再去医院。这时其实已经吃了中药,那中药也是产生了效果的。在中国,即使你去看西医,医生也会给你开治感冒的中成药。现在看来,就是中药清除呼吸道堵塞的功效帮了中国人。

顺便说一下,我国西医常说,感冒初起喝感冒冲剂是有效的,到严重了喝就没效了。所以很多人一旦感冒严重了,就停止了喝感冒冲剂。其实这是不对的。我在了解了北京东方医院用中药治疗SARS防止往重症发展的奇效,我知道了,一旦感冒发烧了、严重了,更要服用中药!因为不论你是否在接受西医输液治疗,这些清理呼吸道的中药对重症感冒仍然很有帮助,然后靠自己身体的自愈力恢复。

如今美西方国家越来越多的中药店铺和小诊所出现,给西方病毒性感冒患者带来方便,这就是中医中药给西方人带来的好处。

在更大范围,西医的传统治疗方式,具有以外力强力介入,强力作为的特征,主要以杀灭、切割、摘除、升降,或者换器官等手段去对待人体疾病,有很强的征服意识,有人表述为“对抗治疗”,如现在网红医生口口声声说的“抗病毒”。这种治疗方法,与中医维护人体本身的功能和运行,让人体内在的自愈力去化解危害身体的诸因素,从而恢复健康,是大不同的。

西医的治疗方法当然有很多优势,如灭细菌就立竿见影,如成熟的种植牙技术,我们无法现象能通过服用中药使老年人重新长出牙来。但是对很多慢性病、老年病和大量的疑难杂症,西医还没有很好的解决手段,这些病症占人类疾病总数的70%以上。这些疾病,可以通过中医维护人体功能的数千年经验获得改善。

毛泽东主席倡导的中西医结合,西医学习中医,能够在美西方开花结果,能使西方人获益,也就是毛主席说的:“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

愿中国有更多年轻人有志于创建人类新医学

“中医的故乡,最多人排挤中医。”这句话会不会说重了。

看看这条微信:“我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同时感染新冠住院,姑姑到处找人买了很多进口药给爷爷服用,结果爷爷昨晚还是走了……”

再看看这条:“这真是个太过沉重的话题,整个民族,几乎被洗脑般的不相信自己的中药是好的,连了解一下的兴趣都没有。我一跟人家说吃点中药就被嗤之以鼻。”

请不要太过计较这些话讲得准确不准确,这都是微信里的话,也可以反映一点“民声”吧。每个逝去的爷爷奶奶,对具体的子女来说,都是恩重如山,都很感伤啊!

看这些微信可以知道,无论人们怎样批评误导大众的网红医生,可是有不少“信众”。人们也是需要自我反省的。中国大众经过这场疫病风暴的洗礼,自己和自己的身边,都有许多信与不信的实例,会教育自己。重要的是自己要有一点主见,而主见来自于学习和独立思考。

重要的不是西医好还是中医好,而是中西医结合好。我国有一千四百万医护人员,经历这场洗礼,但愿创造统一的中国医学的理想能像种子那样在心田里发芽生长,长出绿荫就一定会呵护很多需要您帮助的人们。

为什么说需要拯救中医中药?中医中药确实遇到非常的困境,传统的老中医的精湛医术、绝活,濒临失传,后继乏人;地道药材丧失原有的药效,如何保护?治疗新冠,清肺排毒汤一个疗程三贴药只要100元左右,比起西医治疗,太便宜了。如果医院以经济效益为奋斗目标,那怎么可能用清肺排毒汤治疗呢?因而,这里还遇到超越医学的挑战。

愿中国有更多有理想的年轻人,少小立志,有志于创建人类的新医学,它一定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尽管有很多困难,创造中国统一的新医学,仍然最有希望由中国人开辟前途。

这一定是兼取中西医之长,才能创造出一个既高于中医,又高于西医的人类新医学。

这是出自一个伟大心灵的伟大理想,勇敢地走向它,即使只有寸功,也是对自己创造力的激励,是对自己生命的照耀。

2023121日 大年三十  北京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2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