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越跟“国际接轨”的领域我们混得越拉跨?

作者:千尺轻松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3-12-04

为啥越跟“国际接轨”的领域我们混得越拉跨?

过去咱们国家科技圈立项搞什么研究,大家习惯上找个欧美的标的,可以说还没开工,就想好了完工时汇报的开场白:

XX研究,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甚至超过了国际先进水平。

但是这个情况,现在慢慢发生一些变化,个人感觉有几个原因:

一个是三年疫情,客观上让咱们跟“国际社会”有某种程度的隔绝。虽说互联网时代大家线上可以交流,但是和面对面还是不一样的,有些深层的思想不见面不太容易聊。

另一个是年轻一代也不是特别在乎所谓的“国际通行做法”。

疫情的“隔离”,已经造成了一种局面,就是我们一直在心目中塑造一个“完美对手”,也就是说,我们“觉得”欧美先进水平应该走到哪里了,然后我们适当“料敌从宽”,把欧美想的更厉害一些,然后领导最终定目标的时候,再“适度超前”一点。

哎,咋说呢,“苦”了一线科研人员。

其实,我比很多国内朋友更了解外国人。我一直觉得他们对欧美技术想的太好了,不过回头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就不多说了。

2023年,对外交流导向正常化,中国人惊讶地发现:我嘞个去!三年后真的和世界“脱节”了——是这个世界与我们“脱节”了!

我经常说,我国的科研工作者比较特殊。具体来说,如果目标定得低,他们的表现会特别拉跨,但如果遇到挑战,他们的表现会特别优秀。比如学校考试,中国人简单的卷子考得很差,越难的卷子分数越高。

三年“与世隔绝”,从领导到基层科研人员,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被世界甩开的危机感,这就相当于给自己出了一张难度系数异常高的变态的试卷。

然后,平时摸鱼的枝棱起来了,同志们展示出了自己的另一面。

说一个大家都能看到的吧:你看看国内的新能源车,国产品牌那是越卖好越来越贵,完全抢夺了七八十万乃至百万级进口车的市场,这背后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的相关芯片、操作系统、软件和算法实现了全方位的飞跃。

比如芯片,最初设计的目标是达到欧洲厂商80%的技术规格,后来大家一看就没劲儿了,于是勉强做了60%——这就是过去大家看到的,所以你感觉我们的车造怎么老是造不好。

而在这三年“与世隔绝”的时间,领导们目标定的比较狂野,兄弟们感到能力受到了挑战,最后搞出来居然就是进口货的两三倍的性能。

在我的圈子里听到谁的进展速度比欧洲人快4倍,都不会惊讶了。如果快40倍,才可能会打听打听思路。

2023年欧洲人再次跟我们沟通交流的时候,双方都有点尴尬。欧洲人懵逼的是他们根本看不懂我们的技术,整个研发计划全傻逼了。我们懵逼的是完全不明白这些欧洲人这些年在忙什么,为什么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他们居然还在原地踏步?

军工口的技术情况更夸张,因为出于一些你可以想象的原因,这块的“交流”,非常非常依赖线下人脉,你既然不方便见面,当然很难了解人家的情况,原因大家都懂得。最后结果呢,就是这块领导们就更加“料敌从宽宽宽宽”。充分挤压了科研人员的创造力。

所以当中国全面进入智能装备时代的时候,我们走出去的时候一看,我嘞个去,合着国外在座的各位,有一个算一个,全是垃圾?

我感觉未来在科技方面,世界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叫中国,一部分叫世界其他国家。

这可能跟大家的感官不是完全一致。我认为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大家平时在工作中不会太多接触芯片这种变化极快的行业。另一个就是很多活跃在媒体上,领国外狗粮的所谓“科技博主”,可以说既不懂科技,也不懂中国,更不知道大形势,还一直跪着起不来。

在我看来,为了在未来继续发展中国的科学技术,有必要“和国际脱钩”!

就是说,不要以所谓的国际标准与规范作为中国人的科研目标。根据我的多年经验,对待中国的小伙子,你题目的时候,一定要难度高到匪夷所思,难到无法理解,难到不可思议,他们才有积极性积极干活。而所谓的“国际标准”,说直白点,连白人都搞得定,你觉得能让中国的小伙兴奋起来吗?干一会儿感觉没劲儿,就摸鱼去了。

你不妨顺着我的思路,关注一下:

是不是越跟“国际接轨”的领域混得越拉跨?

反之越是主动或者被动脱钩的领域都非常先进?

比如航空、航天、军工之类的外国人不带我们玩,我们就会做得更好。回过头来甩开他们八百里地!

说句政治上不太正确的话,我带过中国和外国人的队伍,我觉得两个种族的智力基础是不一样的。你给一群白人出难题,他们就躺平了。你给中国人出“难度适中”的题,他们就摸鱼去了。管理要以人为本,你要根据你带的人的智商来制定策略。搞科研要实事求是,不要搞种族智商平等和政治正确、种族智商平等不是实事求是!

我感觉领导还是比较谨慎的。如果让我做决定,我就把中国学术机构里面国外期刊文章的指标给废了。跟外国人搞个毛线的同行评议。如果把外国人的认可作为发表文章的标准,那么你至少要保证外国人看得懂,外国人都看懂了,那你还搞个毛线的创新。

中国的文章就要发在中文期刊,老外想看那他们可以学习中文,不想看拉倒滚蛋。我们研究的目的是满足中国人民的需求,我们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带全世界其他国家提升科技水平。

我觉得现在中国科技界的一个主要矛盾是中国科研人才的能力越来越强,而科研管理者对中国能力的认识不全面、不充分。还是崇拜西方,跪求西方认可的老一套。

再举个例子:高铁这个事情,因为国外“兴趣不是很大”,我们就关起门自己玩。所有的技术标准,所有的项目进度,都是我们中国自己搞的。科研人员也不怎么对国外发英文论文,结果如何呢?

成果有目共睹!世界领先,甩其他国家十几年,全球独一份!

要是你非要跟国际接轨,你看看美国人,铁路老破慢,还天天翻车,没有实现电气化升级。

你跟他们这种落后技术接个毛线的轨!

最近感觉中医药有“跟世界脱轨”的迹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对了。在我看来,中国人如何研究和使用中医,不需要考虑西医的标准,也不需要和西医学派争论,干就完了。

这些西医网红砖家他们连“免疫欠债”这种鬼话都说得出口,我也是服了。

谁以后要是再鼓吹这个理论,就送去印度,保证他们从此以后免疫力再也不欠债。不想去的话,我可以让我的朋友给他送一些恒河水,每周喝一次,相信能充分激活身体免疫力。

不知道各位西医大神有没有兴趣?我可以赞助邮费。

我觉得按照他们的逻辑分析,天天找小混混揍他们一顿,就相当于帮他们健身。他们要是生病了,肯定是欠揍了,必须要痛打一顿。

我这些天就在想,今天所谓的“国际标准”其实就是西方人忽悠的标准。

我们做事情凭什么要参考西方人的想法?

他们的想法就一定牛吗?

凭什么这么定义?

中国人要精神上真正站起来,就要全面的做到“以我为主”。

我怎么想,怎么干,首先是考虑我自己的情况,然后才是参考一下所谓的“国际经验”。

过去某些年搞反掉了。以后要纠正回来。

为啥越跟“国际接轨”的领域我们混得越拉跨?

当年带领我们解放、我们亲切的尊称他为“教员”的那位伟人,既没有出国留学,也说不出一口流利的外语。

咱们能独立、自强,说到底不就是因为那位伟人有自己的想法,不跟着美苏的思路跑。

国家都解放几十年了,思想也该解放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4
0
1
0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