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辉:改革的首要问题是为了谁的问题

作者:余云辉 来源:蓝田书院经典传颂 2024-02-25

余云辉:改革的首要问题是为了谁的问题

中国经济改革要有主线意识!

什么是经济改革的目标主线?

这是一个首先需要讨论和回答的问题。

没错,中国经济改革的目标主线是发展生产力。但是,必须明确,中国的经济改革是为了发展“中国的生产力”,而不是为了发展“美国、日本、欧洲的生产力”,不是为了使中国成为经济金融殖民地。因此,经济改革和发展生产力需要确立自主意识和独立意识。

就发展生产力本身而言,这里还需要进一步讨论:发展中国生产力的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是发展GDP、城镇化、城市化、房地产化、世界工厂化、信息化还是工业化?

从生产力发展状况的角度看,迄今为止的人类社会只能划分为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而不存在超越工业社会的“城市化社会”、“城镇化社会”、“信息化社会”、“后工业化社会”之说。因此,发展生产力的内涵必须是也只能是实现中国的工业化,并在此基础上实现科技、农业和国防的现代化。这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所共同追求的。

但是,工业化不是“工厂化”、“代工厂化”、“开发区化”、“世界工厂化”、“房地产化”。工业化是打造“工业之虎”,而不是培养“工业之猫”。

余云辉:改革的首要问题是为了谁的问题

按照美日欧等国的工业化标准,工业化意味着:

(1)本国资本(而不是外国资本)主导着国内主要的产业部门。

(2)本国企业(而不是外国企业)主导本国乃至全球的技术创新。

(3)本国公司(而不是外国公司)拥有上游原材料供应的控制权和下游产品销售的定价权。

(4)本国的装备工业可以武装国内大部分产业并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5)本国的工业体系拥有强大的国防转化能力。

(6)社会财富工资、福利、利润和税收的方式由本国社会成员分享而不是通过跨国资本和海外移民等途径转移出境。

(7)本国政府拥有独立的货币发行主权、汇率定价主权和资产定价主权,而不是受制于外国政府、外国央行和外国资本集团。

根据上述标准,中国与工业化国家的差距仍然是巨大的。

四十多年来,中国付出了巨大资源与环境的代价,但是,中国仅仅成为一只“工业之猫”,并没有成为“工业之虎”。这说明,在中国追求工业化的过程中,始终不清楚“工业化的内涵”和“工业化的衡量标准”,始终凭着对工业化的肤浅理解摸索,直到现在走进遍地开发区、遍地融资平台、遍地低水平重复投资、遍地产能过剩、遍地污染和癌症迸发的深水雷区。毫无疑问,中国在发展生产力和追求工业化的征途中被西方经济理论误导了。如果这一根本目标被误导了,那么,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就被误导了。

改革必须按照工业化的内涵和标准,以实现中国真正的工业化作为目标主线。为此,一切改革措施必须围绕着中国实现工业化这一目标主线,打造出实现中国工业化的制度优势、市场优势、金融优势和生活成本优势。

余云辉:改革的首要问题是为了谁的问题

过去改出“四大拦路虎”

遗憾的是,中国的经济改革不仅没有打造出上述四大优势,反而改革出来四大拦路虎:

(1)制度拦路虎:工业和农业领域一系列“去组织化”的改革使得工农业生产经营活动陷入严重的无序和混乱状态。当下中国的理论界、企业界和各级政府还有人讲产业布局和经济规律吗?没有。

(2)市场拦路虎:曾经一个时期,以开放促改革的思路导致各地展开引进跨国垄断资本的大跃进,国内市场缺乏类似于美国和日本等国在工业化初期的那些必要保护,国内市场成为跨国资本欺行霸市的、开展不对等竞争的国际市场,而海外市场对于中国本土资本和企业依然是铜墙铁壁、壁垒重重;对很大一部分中国企业而言,它们失去了本土市场、又未获得相应的国际市场。而国内市场的丧失构成中国实现工业化的一大障碍。

(3)金融拦路虎:人民币汇率改革使中国丧失了汇率定价权,美元资本完全主导了中国基础货币的发行,稀释着中国国民的储蓄财富。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公开市场操作把中国实体经济逼到钱少、钱贵甚至无米下锅的境地。在此情况下,中国资本市场不仅没有雪中送炭,而是落井下石。中国的金融改革严重偏离了中国追求工业化的目标主线。此外,跨国公司可以凭借进口零部件的成本优势绞杀国内本土实体企业,同时把国内出口导向型企业逼上绝路。迄今为止政界和学界对此现象始终视而不见,任凭实体经济持续恶化。

(4)生活成本拦路虎:医疗改革、住房改革和教育改革并没有形成低成本的医疗、住房和教育,没有形成中国实现工业化所必须的劳动力生产与再生产的低成本优势,而是成为推高劳动力成本的三只老虎。医疗、住房和教育的市场化与商品化改革意味着这些行业必须存在利润甚至暴利,意味着中国工业产品竞争优势和创新优势的丧失。

余云辉:改革的首要问题是为了谁的问题

可见,未来中国经济改革必须明确目标主线,这就是:一切改革必须聚焦于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工业化、聚焦于实现中国人自己的工业化、并为实现工业化创造出制度优势、市场优势、金融优势和生活成本优势。这是衡量一切改革政策和措施正确与错误的首要标准。

从实现中国真正工业化的角度看,对于那些不能创造出中国的制度优势、市场优势、金融优势和生活成本优势或者破坏中国的上述优势的所谓“改革”,不是进步,而是反动。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0
1
15
2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