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学校教材提高到国防的高度予以重视

作者:周伯通 来源:兰香湾 2023-11-18

教材内容要根据时代的发展而做出变动,这种想法是对的,这世上毕竟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但是我认为学校教材,应该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地基,一部分是地基上的建筑物,地基是什么,一言道破,就是关乎“政治”的,至于上面的建筑物,那就可以百花齐放了。

西方人一直鼓吹学校教材“去政治化”,听他们的说法还挺迷惑人,有的国人跟着后面起哄,将一些课程贬之为“洗脑”。其实西方的教材也分为两部分,一个是地基,一个是建筑物,地基,也就是政治学,被精英把持了,给老百姓看的建筑物部分,其实也是无处不“政治”,只是包装的比较隐蔽而已。

不过西方的两个东西跟我们不是一回事,我先讲他们的,他们的政治学,其实有点邪,都是一些控制术之类的东西,因为他们需要愚民、愚世界,这套法术肯定不能和老百姓共享。

西方让老百姓知道的,大伙儿看起来都是非常娱乐的,这就是我们无骨文人常常羡慕的“去政治化教育”,他们没有专门的政治课,恰恰是因为“无处不政治”而已,当年开发一个游戏,里面设置情节都在黑苏联;各种电影里,反正美国救世界,顺带丑化下中国;报纸上新闻也是,几乎没有什么客观的报道;经常还搞一些事件发酵,什么雾霾、女权之类的。

而我们的教材自古以来都比较正,有人说我们古代王朝愚民,非也!我们不是读过先秦的文章叫《硕鼠》嘛,不就是老百姓咒骂剥削者的么?还有《刺客列传》,歌颂刺客的;隔三差五写本书教统治者怎么做人的,如《史记》,即使有争议的商鞅,他说这样做那样做,也是公开行文的,大家都看得见的。

我们和西方完全不一样,我们是把历史的残酷或美好,毫不遮掩地展示给国民。像李世民一上台,就安排人修史,让编撰者多写写以前王朝是咋完蛋的,然后自己囚父、杀兄杀弟的,也没必要避讳,让大家都知道,本来最是无情就是帝王家嘛!朱棣和李世民一样,都是非正常得位的,他要证明他行,他就要创造丰功伟绩让老百姓信服,于是编辑大典、搞活经济、发展国际贸易等等。

这些史实,普通的学子多知道,自古以来并未隐瞒,但同时也会让学生学习四书五经的治国策略以及道德修养的东西,我们并没有君权神授的话,这估计是外来词,把百家讲坛的教授都忽悠瘸了,还叭叭在那讲古代中国的是君权神授呢!

古代要是有这种君权神授的愚民能力,夏朝老百姓为何写了歌谣,“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意思是你这个夏桀,老子和你同归于尽。西方人敢骂耶稣和真主吗?我们才不管你是谁呢,没有惯着你的习惯!皇上干的不好,就得换人来,古代政治一直以来都讲的是“民心所向”。

现在的学校教材改动了一些东西,也是有他的理由的,比如王二小、刘胡兰没了,因为国际主流的声音,不要把小孩子牵扯到战争里面,说这种引导不好。不过我有点纳闷,欧美蛮夷在战争中杀小孩可是一点不手软的啊!还有一些撤下来,可能是“火气太大”,比如鲁迅总是骂人,还有一些打仗的文章,有点血腥,如黄继光这种描写的。

跟随时代的发展需要,加了一些美好的东西,比如一些精美的散文、动听的心灵独白、名人干的好人好事、以及国外的名家随笔。然后再加了一些必读必考书,如《红楼梦》等等。

建筑物如何装饰华美,我个人都是不反对的,至少未来能培养出司马相如、曹植、张恨水、以及其他的鸳鸯蝴蝶派,在和平的年代,这也是一种人生趣味,是有益于社会的。但是和平不是永久的,这就是为什么国家需要国防的原因,国防不仅仅是指的军事,还有教育,这才是地基,因为地基的缘故,我们也需要霍去病、郭子仪、戚继光、闻一多、以及其他的高屋建瓴派。

“教材泛政治化”,被西方人诟病,甚至日本人也插嘴两句,其实我们没有必要理会他们,给他们两个耳光就老实了。那我们看看日本的学校教材是啥样的,写到朝鲜章节的时候,说给朝鲜半岛带去了文明,发展了朝鲜经济,还给他们办学校啥的。

写到中国部分的,说中国发生了排日运动,所以引发了满洲事件,还大量篇幅写了给伪满洲国做出了巨大的经济贡献等等,南京大屠杀部分,一笔带过,说进入了南京,由于冲突,导致中国军民出现了死伤者,没提具体数字。至于慰安妇,《新日本历史》中根本找不到相关内容。

欧美和日本都喜欢胡编,但无一例外,他们政治觉悟都非常高,不过欧美的胡编对中国的伤害不大,对于他们的文化,中华文明有自带的免疫系统。

未来一百年或一万年,最应该警惕的是日本,他总认为他是“代表了中华文明的正统”的,他对于侵略东南亚是一点没有负罪感的,他觉得是他是在搞中华文明一家亲呢!这个思想始终在教材里一代代地灌输给日本学生,他必然还会再一次搞侵略,不容置疑的,我立此文为证,后人一定会见到他们的疯狂举动的。

欧美最能迷惑人的就是他的经济学,这个一般会在我国的大学里出现,我们肯定不能回避这个教材,毕竟现在国际上玩的经济游戏规则是他们制定的,但是我们除了讲这个游戏规则的内容之外,能否再延伸地讲一讲,这个经济规则,他所藏的“镰刀”在哪儿?如果他不知不觉地出“镰刀”了,我们该如何防御?

有时候搞金融的人只是西方教材的传声筒,那就不好办了,钱丢了都不知道怎么丢了,我钱没了,哪怕就是掉水里了,我也总得听声响吧,但是他们居然能悄无声息地把你钱掏了!有些人很单纯,认为保家卫国靠人民子弟兵就行了,其实你在学校里学经济学,学好了,也是在保家卫国呢!

日本人是把学校教材提高到了国防的高度的,为了“维持正确的教育内容”,日本学校教材有严格的审查制度的,甚至国防部也要参与的。

欧美的教材没那么复杂,“屠龙技”被精英垄断了,“洗脑技”贩卖给了民间,他们主要是搞乱别人,从而收刮利益。

不过美国也有正义人士的,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历史教授洛伦·巴利兹曾说,“知识分子都是知识娼妓。” 这话是在六十年代说的,那时候美国的大学教授们,只要给钱,他谁都抹黑,完全没有什么正义的立场。美国第30任总统开尔文·柯立芝曾经直截了当地讲,“美国文化人的事业就是商业。”

大伙瞧瞧,国外的文化教育多么邪门,我单单是列举了美国和日本,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没有文化输出能力,我就不举例了,估计人文社科教材也是一塌糊涂,要不总被发达国家按在地上摩擦呢,还没用军事力量打你,你都死去活来了,说明你在教育上的国防被人家冲破了。

教育是不能脱离政治的,教育要为中国的国防服务的,懂得了这个道理,那么教材就没有必要搞的“温良恭俭让”,教育不是一般的知识和技能教育,而是为中国政治服务并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你脱离了政治,别人就会趁虚而入。

这个地基要从小学打到高中,到了大学,就可以放手让年轻人自己建房子去了!要是没有地基的话,他们在大学建的房子,说倒就倒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
0
2
0
2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