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堡骏:必须改变西方经济学教学和学科建设的现行体制和格局

作者:丁堡骏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2-12

丁堡骏:必须改变西方经济学教学和学科建设的现行体制和格局

一、讲授西方经济学必须要有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态度

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根本指导思想的社会主义中国,在以传播现代科学技术知识和现代精神文明成果、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为宗旨的大学讲坛上,讲授作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西方经济学,必须要有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态度。

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内部的不同派别的代表人物,在西方不同国家或一个国家不同地区的不同大学里所讲授经济学,无论是其所采用的教学大纲、教材,还是就其所讲授课程的讲授内容和讲授方法都有很大的差别。特别是在一些比较发达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它们的部分大学还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他们的资产阶级经济学,作为平行的两门课程供学生选修。现代西方经济学不同派别之间在一些理论问题上也还有一些较大的分歧,无论是在理论观点上还是在分析方法上都存在着一定范围内论战和争鸣。

在我们这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根本指导思想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大学课堂上,全国统一使用按照新古典综合派理论体系编写的教学大纲和教材,这最起码也说明我们还没有真正能够从全局的角度、从一定的理论高度对西方经济学进行驾驭。

丁堡骏:必须改变西方经济学教学和学科建设的现行体制和格局

二、西方经济学作为一个理论体系必须从总体上予以否定

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根本指导思想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设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西方经济学作为现代资产阶级的经济理论体系,不可能作为指导思想引导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因此,西方经济学作为一个理论体系,我们必须从总体上予以否定。

西方经济学只能在个别理论、个别结论和个别方法上对我们有学习借鉴意义。我之前已经非常明确地指出过,高鸿业教授对西方经济学各个部分内容所做出的科学评价是不可磨灭的。高鸿业教授的理论贡献没有被众多的一线的西方经济学教师所接受,有各种各样的客观原因,但也有高鸿业教授理论的不彻底性的原因。高鸿业教授对西方经济学的总体评价还是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在这里我们仅就其中的两个大的方面作些说明:

第一,关于庸俗经济学是否有用的问题。高鸿业教授长篇引用马克思关于庸俗经济学特点的论述,然后用各种办法再去证明庸俗经济学有用。例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中曾指出,与古典政治经济学相反,庸俗经济学只是在表面现象上兜圈子。高鸿业教授在引证了马克思的这一论述之后,就用唯物辩证法现象和本质的关系原理论证庸俗经济学有用。他认为,科学的任务就在于透过现象把握事物的本质。要掌握事物的本质第一步就必须掌握大量的现象。而西方经济学大量地描述经济现象,因此西方经济学有用。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批判庸俗经济学,不在于庸俗经济学研究经济现象,而在于它只是描述经济的表面现象,进一步说它被经济的表面现象所迷惑,或者用马克思的原话说就是在表面现象上“兜圈子”。按照毛泽东同志所说的“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研究过程,这些属于在表面现象上“兜圈子”的部分,恰恰是属于“粗”、“伪”之列,是在科学研究中必须被去除掉的东西。马克思关于庸俗经济学特点论述,是就庸俗经济学总体性质而言的。庸俗经济学就其庸俗性整体而言,是没有用途的。但庸俗经济学也有总体特征,个别理论、个别结论和个别方法之分。就个别理论个别结论和个别方法来看,庸俗经济学可能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可能在实践中有用。因此,西方经济学作为当代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就其总体特征来看是没有用的,和西方经济学在某一个别理论、某一个别结论和某一个别方来看有用,是并行不悖的。

第二,关于西方经济学的科学性和西方经济学的运用问题。高鸿业教授在《西方经济学》一书结束时,以一种十分模棱两可的语言写道:“在结束之际,作为本书作者,我们感到已经把西方经济学这件既有功用又能损害自己的工具交给了读者。对工具的正确使用固然对我国有利,而不适当的使用以及西方经济学在意识形态上对社会主义的侵蚀又能带来害处,甚至造成灾难。正反两方面的实例都已在世界上出现。”读者会很自然地想到:西方经济学正确使用是不是也能像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正确使用那样产生同样的积极作用?或者还会同样联想到:西方经济学正确使用是不是也能比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不正确使用所产生的积极作用更大?实际上,西方经济学作为整体来看是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是不科学的。既然是不科学的,就不存在正确使用和不正确使用的区别问题。

西方经济学绝不是像武器弹药一样不属于任何阶级的超阶级产品,不能说无产阶级用它,它就能为无产阶级服务,资产阶级用它,它就能为资产阶级服务,而且都能服务得很好。经济思想史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不能不加改造地拿过来就为资产阶级服务,资产阶级经济学同样也不能不加改造地拿过来就为无产阶级服务。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出现低潮,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党没能有效地抵御资产阶级经济学思想和西方敌对势力对这些国家在思想文化领域从理论上的分化和瓦解。因此,我们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在意识形态领域对资产阶级的批判和斗争。特别要注意在关系到培养什么人问题的大学课程里和大学讲台上,一定要有说服力地讲清楚,西方经济学作为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是如何为资产阶级辩护的,在理论方法论上和理论观点上为什么是错误的,西方经济学对社会主义实践,特别是对改革开放事业可能带来哪些危害,等等。

丁堡骏:必须改变西方经济学教学和学科建设的现行体制和格局

三、大学课程设置应该科学合理地安排西方经济学教学

在社会主义大学课里开设资产阶级经济学课程,目的不外乎以下两个方面:

一个是通过比较分析和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来坚定对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再一个就是通过学习分析资产阶级经济学,来吸收和借鉴其中的科学和有用的成分来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我们认为,前者应该是在大学本科教学阶段的高年级中就能实现的,而后者只有在大学教育的硕士研究生教育阶段、甚至是在博士研究生阶段才能够实现。因此,在大学本科教学阶段对西方经济学的内容不是讲得越多越好,不是对西方经济学理论前沿跟得越紧越好。而是要集中介绍西方经济学的一些基础理论,并且要侧重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其进行有说服力的批判。就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阶段的西方经济学教学,也有一个内容取舍的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直接前提就是我们如何从总体上去判断和估计西方经济学的科学成分。一般认为,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取代古典政治经济学是在1830年前后。那么,资产阶级经济学是不是在1830年之后日复一日地庸俗没落下去呢?不是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具有为资产阶级进行辩护的辩护性一面,但它同时还有研究解决资本主义前进发展中的经济问题的实用性一面。至于一个时期究竟是哪种属性占优势,这完全是由资本主义社会当时的阶级矛盾发展状况以及资产阶级所面临的主要任务所决定的。

一般说来,当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阶级矛盾处于缓和状态,资产阶级就有可能较集中精力解决一些社会经济问题,这时资产阶级在解决这些经济和社会问题时就能提出科学性较高的经济理论来。反之,当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阶级矛盾处于紧张状态,资产阶级及其御用经济学家就要拿出全部本领来对付无产阶级的反抗和斗争,这时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就纯粹是辩护的经济学,也就没有什么科学性可言了。

我们认为,19世纪30年代至20世纪30年代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就属于后者,而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干预主义理论就属于前者。因此虽然凯恩斯主义也是资产阶级经济学、也是庸俗经济学,但凯恩斯主义的科学成分却远远要高于19世纪30年代至20世纪30年代的各种资产阶级经济学说。因此,在硕士和博士研究生教学阶段,应侧重介绍和研究凯恩斯以后的现代西方经济学。

在这里也有误区。有的研究生用西方经济学教材,不是根据理论本身的科学性和重要程度来选择内容,而是根据理论应用数学的深浅程度来取舍。例如边际效用价值论就是一个例子。在近代经济思想史上,奥地利学派提出边际效用的基本思想,早已被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所熟知并加以批判。但是现代西方经济学中的这一庸俗理论,用微积分方法一包装,竟以高深理论的姿态写进了西方经济学初级教程、中级教程和高级教程。其实,整个微观经济学就是以边际效用价值论为基础和核心的。这一理论连西方经济学者也认为是黑板上的经济学,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而我们还认认真真地安排一个学期的课程进行不加批判地系统讲解。这样做无论是从科学的观点来看,还是从道德的角度来看,都是有问题的,它必将误导我们的青年一代。

因此,我们建议中央政府教育部组织专家对西方经济学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和教学内容进行认真的调查研究,对现有的格局做出调整。我们认为,在本科阶段教学中应大大压缩西方经济学的教学内容,特别要大大压缩微观经济学部分的教学内容。在本科阶段要侧重讲解西方经济学的基本知识,要注意对西方经济学各个部分内容进行科学的分析,对其庸俗的成分要进行彻底的批判,对其科学合理的成分要指出在借鉴过程中应注意的问题。在本科教学阶段,不要向学生灌输更多的西方经济学中高级教程的内容,因为,学习西方经济学中高级教程的目的,在于借鉴其科学合理的成分用以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绝非刚刚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初步知识的本科大学生所能完成的任务。要把这一任务交给研究生最好是交给博士研究生学习阶段去完成。

丁堡骏:必须改变西方经济学教学和学科建设的现行体制和格局

四、提高西方经济学教学一线教师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修养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建设工程,有责任有义务帮助西方经济学一线教师提高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水平。建议中宣部和教育部,能够发挥组织领导和协调作用,像培训马克思主义理论骨干那样,对西方经济学一线教师,进行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基础培训,使他们不断提高对西方经济学进行分析批判和鉴别能力。

总之,我们必须尽快结束在我国大学课堂教学中对西方经济学无批判的时代。对西方经济学无批判,或对西方经济学不能进行有效地批判,究其根源就在于,我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和建设工作没有真正取得实效,我们尚不能真正驾驭西方经济学。如果说在改革开放初期,现代西方经济学对我们来说,还有一个从不知或知之甚少到逐步了解而以引进为主的话,那么在我们的改革开放进行了20多年后的今天,在各种西方经济学原版教材都纷纷流入我国的情况下,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对西方经济学进行没有任何批判的进行宣传和传播了。

随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随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不断地被丰富和发展,我们相信,我们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驾驭能力也一定会有更大的提高。我们一定能够根据西方经济学在我国高等教育的不同阶段和不同教育层次上的不同需要,安排不同的教学内容、使用不同的教学方法,达到不同的教学目的。这是时代的需要,也是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建设工程的一项重要内容之一,更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和建设工程建设成果的一个实践检验。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6
0
0
2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