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作者:申鹏 来源:平原公子 2023-03-16

  大家都知道,最近台湾“二担岛守备队”有一名士兵“失踪”。

  后来证实,此人从二担岛下海试图游泳到厦门,因为体力不支,在中途被大陆海警船救起。这名士兵目前被安置在厦门,该士兵已向家属表示“自己吃好睡好,一切都好”,希望家属不用担心。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台湾“防务部门负责人”邱国正表示,“台军”即将对这位士兵发布通缉。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白匪军造孽啊,居然能把一个炊事兵饿成这样?这身材还不如咱们的中学生健壮。

  二担岛距离厦门4.4公里,人家不顾风浪,拼了命游过来,不过就是想找条活路,吃顿饱饭,何至于就上纲上线,要给人家下通缉令?但凡你们能给点活路,他能冒着生命危险只身渡海?人在厦门,吃好睡好,这就是“用脚投票”。

  台湾的GDP看着不差,但他们的经济基础是很脆弱的,生存空间更是非常狭窄的,比如说,最近台湾正在闹蛋荒,很多地方甚至出现了“捐血买蛋”的奇景。3月11日台湾宜兰举办捐血活动。活动方表示,只要捐血250cc,就能领到每盒30颗装的鸡蛋,限量100份。有当地民众甚至提早两个小时就开始排队等候献血领蛋。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一线士兵没有蛋吃,台湾“农委会”准备一周给士兵们提供两次豆浆,不是克扣伙食,是“加餐”。

  岛内的一连串破事已经被编成了段子——“不是莱猪、是美猪”、“不是停电、是跳电”、“不是核食、是福食”,“不是没蛋,是加餐”。

  一周前,有马祖官兵在沙滩写字申诉肉品短缺。在莒光岛沙滩上,有官兵写下,“马防部伙房都没肉,肚子饿只能吃罐头泡面”“马防部伙房主菜是白饭”和“不要罐头”等文字。也有马祖民众感叹“别人缺蛋,我们什么都缺”。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所以说,这帮孙子几十年都没有变过,当年蒋记的时候,占着大城市,垄断经济资源,拿着美援,号称先进发达文明,结果贪污腐败拉壮丁吃空饷喝兵血,军费很高,但一线的士兵饿得皮包骨头,被各种虐待,大量的壮丁死在路上,活着的瘦骨嶙峋活像大烟鬼。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当年美国人史迪威都看不下了,国军的贪腐和对士兵的压榨,逼得史迪威大怒,亲自接管了远征军的后勤物资,把装备、粮食发到每一个士兵手中,不再经过层层吸血的国军将领,这才解决了后勤问题。给远征军军发维生素片的时候,史迪威甚至要掰开士兵的嘴巴,看着他们把药片吞下去,才能防止国军的“长官”们把维生素片要回来继续倒卖.......国军前线将士的物资被克扣,但各级官僚又极其腐败,史迪威曾揭露,“飞机场修个厕所就要一万美金”。抗战后期,美国外交官发现美援物资一到达中国,很快就会流入黑市,豫湘桂大溃败之后,日军手中,拿的都是美式装备........

  而我军因为有自己建设的根据地,有群众的支持,再加上官兵平等,有着严格的组织制度,所以在物资保障充分的条件下,哪怕没有外援,经济水平不如国民党,我军一线战士的生活水平,是高于国民党士兵的。

  1937年,八路军挺进敌后之初,后勤部门规定从士兵到总司令,每人每月2至5元 的津贴费。作战部队每人每天1.5斤粮食,后方机关每人每天1.25斤,5分钱菜金。1938年初,随着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初步建立,八路军的供给标准调整为:每人每天为小米1.5斤,油3钱,盐3钱,肉3钱,菜1斤。因为不存在国民党式的吃空饷喝兵血行为,再加上官兵平等,所以八路军、新四军一线战士的精神状态,远胜国民党士兵。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在解放战争中,我军出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供给标准》对我军补给进行了了分类和定级:分别定为野战军、地方部队和机关后勤单位,其中野战军因为作训任务大,因此所需的补给大。按照野战军的菜金标准来看——每人一天是是2两肉、16两菜和28两大米,不仅如此,每个士兵都还会发香烟、肥皂、毛巾等生活用品。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我军发动土改以及建立根据地之后,在人民的支持下,我军补给和伙食上已经远远超过国军。淮海战役中,二野进攻部队伙食是——馒头、包子、锅贴、烙饼、油条、油茶、胡辣汤,应有尽有,而且还是热的,还能抽上香烟。在淮海战役中,我军一共筹集了粮食9.6亿斤,运送到前线的粮食4.34亿斤。这足够我前线的60万将士以及随军民工所需。

  战士还有津贴:肉1斤,折合小米5斤;黄烟半斤,价值25元;肥皂1/3条,价值13元;牙粉2/3包,价值23元;牙刷1/6把,价值3元。共计折米7.625斤;连排干部则是除黄烟改发五包纸烟外,其余与战士同。五包纸烟价值125元,全部折米10.75斤。

  所以,淮海战场上,我军炊事班的包子香味,让国民党士兵成建制“起义”的事情,并不是传说,而是事实。

  实际上从抗战开始,“国军”的基层士兵生活水平就不如我军,到了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体系变本加厉地贪污腐败,很多军队的高层也参加到倒卖军需中去,比如刘峙,廖耀湘等人。经过倒卖的物资,过段时间又被国防部高价回收重新列入到军需中去,过一道手,赚两次钱,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前线国军将士压根就没粮食吃。在淮海战役的时候国军空军在双双堆集和陈官庄阵地的投放的大米和面粉中,经常掺着沙子,因此国军官兵们习惯性称这些米为“八宝饭”........所以战场上就出现了奇特的景象,一边是国军士兵吃沙子,一边是国民党高层们觥筹交错、红酒咖啡的“西式生活”,邱清泉甚至还在军队里玩女学生。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白匪军是这样的,每到末日将近的时候,他们会疯狂地搜刮、聚敛、狂欢、准备后路,寻找主子,而丝毫不顾民众喝基层士兵的生活,他们把人民当作劈柴。

  台湾那边的媒体还百般狡辩,说他“只是逃兵,不是投共”。

  说屁话没有用,当年淮海战场上闻着包子香,成建制缴枪投降的“国军”,吃上一口热饭、参加过诉苦大会后,换下军装就能举枪对准他们的反动派“长官”, 你说这是不是“投共”呢?国军的60军,起义之后,来到朝鲜战场上,就成了威名赫赫的志愿军50军,打爆蒋匪的主子美帝国主义......你说他们是不是“共”呢?

  当年在朝鲜战场上,蒋匪帮的特务,也配合美帝搞过认知战。

  在50军的帽落山阻击阵地上,只要战斗一停下来,对面喇叭里就有一个国民党女人嗲声嗲气的声音传来:“50军的弟兄们,你们受骗了!曾泽生、白肇学、陇耀骗你们投共产党,他们有官当,你们吃苦受累、流血送命,你们打不赢联合国军,投降吧!自由世界这边要官有官,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这边漂亮女人多得是,随便你们挑........”

  50军的一位年轻战士实在听不下去,拿起喇叭就怼了回去:“对面的人听着,我叫田文富,以前就是你们国民党部队的,不过,那是被你们抓壮丁抓进军队的,我在你们的军队里受尽了欺辱,要不是共产党,就没有我田文富的今天,如今,我们家里、我们村里每个人都分到了土地,日子也越来越好,你们要是想让国民党再回来,抢我们的土地,我第一个不答应。”“你们的主子,美帝国主义,用飞机轰炸朝鲜的老百姓,烧老百姓的房子,和你们国民党军队有什么两样?我告诉你们,只要我们五十军还在,这个江,你们就过不了!”

  田文富,四川雨城区多营镇上坝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孩子,1948年,被国民党抓壮丁,一根绳子捆进了国民党第60军,在国民党军队里受尽了折磨。

  解放战争中,田文富随部队一起起义,却没有接受回乡的路费,反而加入了解放军,随后接受改编,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中的一名战士,1950年10月,又随着曾泽生将军率领的第50军奔赴到朝鲜战场,在148师443团7连3排当了一名机枪手。

  就是这位“解放战士”田文富,在帽落山阻击战中,一人击退了美军四次进攻,打死了50多名美军士兵,战后受到金日成的接见、被授予“英雄机枪手”称号,荣立二等功。

  人高贵就高贵在,人有尊严,只要尝过了堂堂正正当人的滋味,是不会再怀念做走狗的日子的。

投共一念起,刹那天地宽!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8
0
1
0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