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就是公知,公知就是胡适!

作者:林爱玥 来源:林爱玥 2024-02-27

胡适在公知的心目中地位崇高。到底有多高呢?有人表示“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理解胡适,也就预示着未来拥有多少自由与文明”。这评价够高了吧,可惜此人只字未提到底该如何“理解胡适”,多少有点虎头蛇尾了。

要理解公知为何热衷吹捧胡适,要从胡适的所作所为入手。

抗日战争期间,胡适是个典型的“精神日本人”。胡适不仅在1935年主张放弃东三省,致信蒋介石建议“承认”伪满洲国,还在1937年建议蒋介石与日本谈判,再做一次“和平的努力”,以期“彻底调整中日关系,谋五十年之和平”,可谓彻头彻尾的投降派。

日本投降后,胡适从“精神日本人”摇身一变成了“精神美国人”,就是这么丝滑。

1946年12月24日,北大女学生在回家路上遭到两名美军强奸。作为北大校长的胡适非但没有为女学生伸张正义,反而呼吁“克制”,并反对将强奸事件与美军驻扎联系起来,12月30日,48名北大教授联名登报谴责美军暴行,身为校长的胡适拒绝署名。

胡适的一生是跪拜强权的一生,谁强就跪谁,日本强就跪日本,美国强就跪美国,这点无疑与公知高度一致,要不胡适怎么会成为公知的祖师爷呢?但凡胡适有一点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怀,他也成不了公知的祖师爷。

当然,公知吹捧胡适不仅仅在于胡适是他们的“同路人”,还在于他们要借胡适的口说出他们想说但又不敢说的话。至于那些话到底是不是胡适所说的,对公知来说,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可以拿胡适做挡箭牌,用胡适做“免责声明”。

如有人借胡适的口说,“中国人从不爱中国人,但却很爱国”。胡适的品格很差,但水平多少还是有的,大概率不会说出如此没水准的话。中国和中国人的利益天然是一致的,爱国与爱中国人怎么可能冲突呢?公知这么说,潜台词无非是他们爱的是人,而不是国,但他们连中国都不爱,又怎么可能爱中国人呢?

又如有人借胡适的口说,“一个肮脏的社会,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的正常社会,道德也会自然回归。一个干净的社会,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那么这个社会最终会堕落成一个伪君子遍地的肮脏社会”。这公知味十足的言论大概率又是公知自编自导然后按在胡适头上的。还是那句话,胡适的人品很烂,但水平多少还是有的,以胡适的水平还不至于把道德和规则割裂开来。先有道德,后有规则,不符合道德的规则是不存在的。如果人人都用道德规范自我约束,那自然人人守规则,怎么可能有人只讲规则,不讲道德呢?

类似的“胡适言论”还有很多。如“文明的核心是制度文明:坏的制度能使人变成鬼,好的制度能使鬼变成人”,无论这话是不是胡适说的,对这话本身我是认同的。美国遍地的“零元购”肯定是制度出了问题,哪有人生来就愿意去偷、去抢呢?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的虐囚丑闻众人皆知,这同样与美国的制度有关,要不然美军怎么会比魔鬼还残忍呢?

公知热衷吹捧胡适,说白了,胡适就是公知,公知就是胡适,公知与胡适在言行上、思想上都是高度一致的,所以,他们才会竭力吹捧胡适,毕竟,他们洗白了胡适,也变相洗白了他们自己,他们吹捧了胡适,也变相吹捧了他们自己,更不要说,胡适还能做他们的“挡箭牌”和“免责声明”,如此,他们自然不遗余力吹捧胡适了。

公知喜欢引用胡适的“名言”,还爱引用鲁迅的名言,但与对胡适的肉麻吹捧不同,公知对鲁迅的态度是复杂的,他们需要用鲁迅来标榜他们自己,但又要与鲁迅的爱国主义做切割,所以,对鲁迅,他们是又爱又恨,毕竟,胡适与他们是一路人,鲁迅是他们的敌人。

实话实说,要是鲁迅还活着,不把他们喷得体无完肤就怪了,作为爱国者,鲁迅的眼睛里可是不揉沙子的。我们自然无法与鲁迅相比,但作为爱国者,喷喷公知,我们还是力所能及的。

跪安吧,一切丑陋却依旧活着的灵魂!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8
0
1
22
1
0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