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仍旧需要进行新旧社会对比的教育

作者:胡懋仁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2024-02-29

今天仍旧需要进行新旧社会对比的教育
图片为万恶的旧社会吃不饱烦的百姓

『潍北县在张灵甫治下,我们全县老百姓的牲口粮食被政府抢了个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恐怖虐杀,两年多来潍北县居住的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民国政府残杀人民的方式令人闻之毛发耸然。有的居民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用钳子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浇上油活活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后再用火烧的枪条插入私处活活搅死;有的居民被剥光衣服用开水浇到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活生生把皮刮去;有的人被用剪刀活生生一点点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县里很多嗷嗷待哺的婴儿被劈开两腿后丢在烧红的锅里挣扎烫死,还被戏称为“穷小子翻身”。』

上述内容的描述来自1946年,中共山东潍县县委写给华东野战军九纵队的一封信。从时间的节点来看,这个惨剧应该发生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当时,国民党反动派派军队侵占了山东抗日根据地,对根据地人民犯下了极其残暴的罪恶行为。这其中有那么一股匪徒叫做还乡团的。他们在占领根据地之后,立刻向贫苦的农民反攻倒算。还乡团的所作所为,是对抗日根据地军民进行土地改革的报复。现在的新一代人们恐怕都没听说过还乡团这个词汇。在那个年代,还乡团代表着封建地主阶级最猖狂、最反动、最凶残的极恶势力。他们残害广大农民的罪行罄竹难书。如果上述这些暴行是国民党正规军所为,那么这样的军队就纯粹代表着最反动的封建大地主阶级的利益。这样的军队只知道欺压和残害人民,应该说他们是禽兽还是说他们禽兽不如? 这样的军队是不是早就应该被打败,早就应该被消灭?

以上这一幕幕惨剧发生后,有一个民国记者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拍摄了一些照片作为罪证,将这些情况报告当时国民党的地方政府,报告给了当地的军事指挥官张灵甫,希望政府能为百姓做主,叫停这些残酷的虐杀。而张灵甫看后则哈哈大笑地批示到:“我下面的人也要适当出出气嘛,这个记者简直就是个书呆子!” 随后,就不再理会此事。(以上内容摘自文章《2024跨年随笔:忘记昨天的人,不配抱怨今天》)。

什么叫作令人发指? 什么叫作毛骨悚然? 这几个字用来描述国民党反动派的倒行逆施我都觉得太轻飘飘的了。我甚至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更为适合的词语来描述国民党反动派当年的滔天罪行。从这段文字中,我们看到张灵甫这个反动军官,他在孟良崮被消灭完全是罪有应得。有人说,他当时已经投降了。但还是被打死了。如果参加孟良崮战役的解放军战士对张灵甫在潍县的所作所为是非常了解的话,那么开枪打死他也很正常。他的罪恶又岂是一枪毙命就能救赎的?

这些年来,一些所谓“果粉”拼命在为国民党反动派当年的反动统治叫好,对国民党在对日抗战中避战、无能和失败也极力涂脂抹粉。在抗战时,张灵甫不过是一个团长。他没有战略决策权,只有局部的战役指挥权。至于他是不是一心真的在为抗战杀敌,还真是不好说。就从我们看到在山东鲁南他对人民群众的那么冷酷的态度,他参与抗战到底是为了救国救民还是为了自己能战场立功,以便将来可以升官发财,也实在不太好说。但是看他在潍县对百姓的态度,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根本不把百姓放在心上的一个昏官。这么一个昏官,如此践踏自己的百姓,他的心目中怎么可能还有国家? 他怎么可能会爱这个国家?

近些年来,网络上没少出现为国民党统治下的民国涂脂抹粉的帖子。他们极尽全力来为所谓民国时代歌功颂德,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极尽美化之能事。诸如现在有人说要回到三十年代的上海,还说什么这不过就是怀旧。怀旧是分阶级的。对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统治下的上海,今天只有什么样的人才会怀那个时代之旧? 可以肯定地说,这种怀彼时之旧的人,一不是革命者,二不是穷苦人,三不是有良知的人。

那些历史虚无主义者,过去是给中国革命抹黑,给中国革命中献身的英烈抹黑。这一套现在已经不太吃得开了。他们就变换方式,开始给国民党反动派徐脂抹粉,为旧中国虚构所谓繁华和美好。这包括为旧中国的大学和那些大学中的头面人物评功摆好。甚至以此来否定新中国不断蒸蒸日上得到发展的教育事业。蔡元培为北大可能做了一点事,但是他也是赞同蒋介石清党反共,支持蒋介石屠杀共产党人的帮凶。虽然我们对历史人物进行分析的时候,不应该一棒子打死,但更不能将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捧到天上去。

有一首歌中唱道: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仇。今天对于旧社会的万恶,对于穷苦人们的血泪仇,有些人就是要故意要今天的人们都遗忘掉,就是要故意把这些记忆全部抹掉。他们就是要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他们的不良居心显而易见。他们一方面为旧社会大肆吹捧赞扬,另一方面又竭尽全力为今天的新社会抹黑。他们的险恶用心不言自明。

过去人们常说,新旧社会两重天。现在有人要有意抹杀这个事实,无非还要为那个万恶的旧社会大唱赞歌,从而以此来抹黑和诬蔑新中国。这依然是历史虚无主义的鬼把戏。

要打破历史虚无主义玩弄的这一套鬼把戏,就需要今天的们认真地对比一下新旧社会的优劣与善恶。我们不需要编造任何空话,只把新旧社会存在过、出现过的大量事实都摆出来,再加以对比,用事实来说话。同时我们还要分析旧中国出现的这些丑陋现象的根源。还要讲清楚新中国是如何铲除这些罪恶和丑陋的。只要在事实面前,大多数的人们很容易辨明是非。

中国的今天并不完美。但中国毕竟还在以较高的速度在发展,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发展来逐渐解决。当然,在发展过程中也会有曲折,弯弯曲曲;道路也并不平坦,坡坡坎坎。但是中国人民现在走的这条道路还是能让中国人民看到更光明的未来。中国人民能够从这条道路看到更为光明的希望。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有些人们对于当前存在的一些问题有着一定程度的抱怨和不满,这也是很正常的。道路既然不太平坦,那么要走到我们的目的地就需要克服很多困难。只要道路的方向是对头的,那么中国人民一定会坚持走下去。中国人民曾经走过的道路一直就是如此,今天继续走的依然还是这样的一条道路。,中国人民内心非常清楚,惟有坚定不移地走现在正在走的这条道路,才会给中国人民带来光明,带来辉煌。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9
0
2
1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