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作者:清风AA 来源:其臣观察室 2024-02-12

新华社合肥2月2日电,1日下午,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小岗村迎来第七次分红。记者从分红现场了解到,每人分红700元,实现分红六连增。

此次分红是继2017年度以来的第七次分红,前六次的年终分红额度分别为350元、520元、580元、600元、620元和650元。

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这个曾经带头分田单干、承包的小岗村,又重新走向发展集体经济道路,并七连增分红了。

对此,那些公知、那些极力主张私有化的专家、学者、经济学家们,对小网村的七连增分红,却集体保持沉默。

他们再也没有开始宣传小岗村带头“分田”、“承包”时那份狂热了,当时他们称赞说“是一场伟大的改革”,又是写书,又是拍电影。

现在,小岗村又重回大力发展集体经济,并且七连增分红,原来的那些专家学者们却都不说话了。

你们这样对待小岗村的态度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太小家子气了?

小岗村曾被称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

1978年一个寒冷的冬夜,安徽凤阳小岗村18位村民挤在一间残破的茅草屋里,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在“生死状”上摁下了鲜红的手印,搞起了“大包干”。

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虽然,将集体的田分了,还是“承包责任田”的名义分的,其实,后来发展的与分田单干没有什么两样。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率先分田单干的第一村,居然在多年后又来了一次土改,重新回到了发展集体经济的共同富裕之路。

小岗村的实践已经再一次证明,实行分田单干,解决农民的温饱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要想致富,要想实现村民的共同富裕是不可能的。

中国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化、农民长年单干,都没有实现中国农民的共同富裕。小岗村多年的实践同时也证明,当村民的眼界被局限于一小片土地之上,当“吃饱饭”成为最高理想之时,就很难有更大的作为。同样也走不上共同富裕的路子。

改革开放以后,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家里的地不是荒废着,就是廉价卖给了私企。留在村里的人也被自己一亩二分地束缚住了手脚,迈不开步子。这不仅是小岗村的烦恼,也是绝大部分农村共同的困境。

有人算过一笔账,村民们在九十年代种三十多亩小麦可以获得近两万元的收入,一年盖三间房子不成问题;但进入新世纪后,一年种三十多亩地收入还不到1万元,想要住新房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小岗村人忍不住自嘲“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

小岗村虽然冠以“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但是并没有改变落后的面貌。

用小岗村原党支部书记沈浩的话说:“一朝越过温饱线,三十年跨不过富裕门”。

沈浩作为省财政厅干部2004年下放担任小岗书记,说明了省对小岗的财政支持多年没有实效的责任落实的做法。

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2004年,沈浩刚任小岗村第一书记。当时,这个村庄经济极为贫困,村集体没有一分钱,还欠债四万元,连欢迎沈浩的标语用的墨水都是借钱购买的。

注意这是2004年的状态,20年的经济发展状况真该列个表呀!沈浩所以一开始就做了大量调查,追求根本性原因,终于发现关键在人,在制度,搞个人私有是没有出路的,应该重新走集体化之路。

沈书记看得明白,靠分田单干是永远也走不上共同富裕的道路的。

当年10月,沈浩带领村领导班子成员包括村主任、村会计、村妇联主任及当年最早分田单干按手印的18名发起人中的4人共13人,前往全国著名的集体经济发展得好的村庄考察学习,这些村庄包括山西大寨、河南耿庄、红旗渠、南街村。

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在参观南街村时,南街村的档案馆副馆长张天顺热情接待了来自小岗村的客人,小岗村党支部书记沈浩握着张副馆长的手感慨道:“我们要向南街村学习,把思想武装起来,把农民组织起来,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严宏俊老人是当年分田单干的十八个发起人之一,这时也已经年逾六旬。

他深有感触地说:“当年分的一亩二分地,现在只能管温饱,年轻人全都出去打工了,家里留下来的老弱病残人也照料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廉价卖给了那些私企老板。

村民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被那一亩二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无法迈出发展的步伐。”

通过这次考察,他们对集体经济发展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认识,为小岗村的经济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南街之行让沈浩深感震动,他表示:“我们感到非常惭愧,小岗已经落后了。”回程的路上,他们立即召开会议,决定引入外资,创办工厂,走集体经济发展之路。

沈浩带领小岗人进行了“二次革命”,重拾合作精神,成立了“发展合作社”,从而彻底改变了小岗的命运。

如果沈浩没有在“出师未捷身先死”之前离世,那么小岗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定会更早,也早就成为成为集体经济发展的一个新典范了。

小岗村率先进行了“将改革错了的再改回来”,他们又一次重新走向了发展集体经济的光明之路。

这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任何事物都是曲折式发展、螺旋式上升的嘛,当然,小岗村的再一次回归集体经济,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后的回归。

鼓吹“小岗学南街会死”的专家,您怎么看小岗村这七连增集体分红?

当年,小岗村学习南街村的新闻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广泛讨论,有人表示支持,也有人表示反对。一些专家对此感到非常不满,甚至有人因此而恼羞成怒。

有一位北京的农村研究员称小岗人学习南街村是“犯了迷糊”,并且警告他们:“学习南街村会导致饿死人!”

据传,有个电视台播放《永远的忠诚》专题片时,故意将沈浩带领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去大寨、华西村参观考察的片段剪辑掉了,将南街村替换为华西村,使得南街村看起来像洪水猛兽,这让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小岗村的改革现实,再一次狠狠打了这些鼓吹“私有化”专家们的脸,小岗村这七连增分红,真像是“啪、啪、啪......”打了他们七巴掌。你们不感觉脸痛吗?

请问北京那位曾威胁“小岗人学习南街会饿死人”的专家,小岗人学南街后真的饿死了吗?

请问北京的那位专家,当你看到小岗村的七连增分红时,作何感想啊?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52
0
0
10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