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艳:“文明”与西方文明东进战略

作者:李艳艳 来源:党建网 2015-03-20

 什么是西方文明?理论界对此问题大致存在三种观点:有学者认为西方文明源于西方特殊的城邦社会,另有学者则认为西方文明的显著标志是基督教的宗教取向,还有学者认为西方文明的突出特征是西方社会的工业模式。形成共识的是,西方文明是一个从经济生产方式、政治组织形式、文化价值观角度界定的概念,是指欧美等西方社会历史进程中所形成的包括生活方式、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在内的发展模式,商品经济、民主政治和基督教文化是其基本特征。

  当然,也有流行观点认为西方文明是一种地理性概念。如果从西方文明史来看,起源于古希腊、发展于近代西欧、兴盛于当代美国的这种文明类型当然具有西方的地域性特征,但是,目前我们显然看到,西方文明不仅仅是一种西方独有的地域性文明,它正在向全球蔓延开来。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开始,就连具有鲜明自身特色的“中东——伊斯兰教”世界也受到了西方文明的“政治民主化浪潮”的强劲冲击,一批国家出现了民主化的改革或躁动,有的建立起了半民主的政治制度。20世纪80年代中期,西方文明的政治民主化浪潮涌入东亚,菲律宾、韩国等国实现了向西式民主的过渡。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它又迅速席卷了前苏联和东欧地区,腐蚀了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工人党,使其背离了自身的发展模式,相继走上了西方式的议会民主道路。进入90年代以后,多党民主风潮登陆非洲,一党制政体或军人政权兵败如山倒,仅在数年之间,绝大多数非洲国家转向了西式的多党民主,随着在政治上投向了西方,这些国家在经济上、文化上也逐渐成为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日益丧失了独立性,实质上全面沦为了西方发达国家的附属国。

  1978年以来,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1993年,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指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时隔十年之后,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进一步明确提出,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当前,市场经济体制与社会主义制度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深度融合,这对于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来说是一次重要的历史发展机遇,但是,它同时也是一项难度空前的挑战。这种挑战就在于,借着中国对外开放、有选择性地学习包括西方文明在内的人类文明一切成果之机,西方垄断资本集团的价值观在“历史终结论”、“普世价值论”的话语包装下,打着文明先进的旗号涌入中国的互联网、电视、报纸等媒体,利用吸收留学生、设立学术基金等方式培植西方价值观的代言人,使一些中国人在中西文明碰撞的过程中产生了自我矮化的自卑心理和迷信西方的逆向民族主义倾向。

  在西方文化渗透的过程中,一些西方跨国垄断资本集团的商品在“品牌”的西方文化附加值包装下,不甚费力地以巨大的份额席卷中国市场、以高昂的价格劫掠中国民众的财富,却又以十分低廉的成本掠夺了中国的宝贵物质资源和劳动力资源。不仅如此,在政治领域,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被一些“文明”的西方多党民主国家政府诋毁成了“极权”、“专制”,“军队国家化”、“政党多元化”成为西方政权企图帮助和促使中国进入现代文明的诱人口号,十分具有蛊惑性。

  由此可见,仅仅从地理角度来理解西方文明概念是远远不够的,也是不尽客观的。近代以来,西方文明蔓延全球的历史启示我们,对于文明的理解绝不能停留于抽象概念的阶段,因为越是抽象的东西就越容易被人故意模糊,弄得含混不清、面目全非,成为资本家集团根据自己需要任意涂抹的小丑。为了防止资本家集团以文明为话语幌子,占领所谓的人类进步制高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必须遵循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把抽象上升为具体的基本方法,立足于各国各地区的实际,赋予抽象的文明概念以具体的、独特的阐释。经济分析法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分析方法,在生产力方面,以人类通过学会制造和使用工具、取得对于自然界的主动地位为标志,世界各地区的人类祖先开启了区别于动物的人类文明史;在生产关系方面,“文明时代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上,分工,由分工而产生的个人之间的交换,以及把这两个过程结合起来的商品生产,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完全改变了先前的整个社会”。然而,在西方“建立在劳动奴役制上的罪恶的文明”社会中,“卑劣的贪欲”始终是文明时代起推动作用的灵魂。不难看出,西方文明的存在基石和鲜明特征就是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的社会发展模式。

  近代以来,作为商品经济的发端地和标准制定者,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取得了对于世界历史的主导权。在对于利润无止境的追逐动机驱使下,西方资本家集团及其政府从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开始就将侵略的目光瞄向了富庶的世界东方,认为中国等东方国度就是现实中的天堂。在心理上出于对中国、印度等东方国度财富的渴望,在自由贸易的文明外衣伪装下,近代欧洲开启了海外殖民扩张的历史,1492年哥伦布受西班牙国王派遣,带着给印度君主和中国皇帝的国书,扬帆出大西洋直向正西航行,意外地发现了美洲大陆,不过直到1506年哥伦布逝世,他一直认为自己到达的是印度,直到三百年之后葡萄牙的商队才真正到达印度。继西班牙、葡萄牙之后,18世纪以来,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俄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后继资本主义国家也纷纷加入了对外殖民侵略的行列,侵略的铁蹄踏向了拉美、南亚、西亚、北非、东亚等世界各个角落。他们以自由贸易的“文明”旗号炮轰开了这些国家的大门,然而却从来没有自由平等地与这些国家的人民做生意,相反,亚非拉等被殖民地国家的矿产资源被他们抢劫、市场被他们占领、人民变成他们的奴隶。

  直到今天,“文明”依然是西方资本主义强国试图同化世界其他国家的旗号。以强大的实力为后盾,近代以来的西方文明一直处于向外输出的攻势一方。在西方“文明”话语的蛊惑下,一些曾经饱尝西方殖民侵略之苦的发展中国家人民在急于追寻民族复兴之路的艰难探索中,却正在迷失自身前进的方向。“中国应该再被殖民一百年”、“西方的月亮比中国圆”等出格言论表明,西方文明正在利用我们一些同胞追寻民族复兴之路的朴素感情,充当为西方代言的“意见领袖”,企图诱使这些善良的民众成为西方价值观的忠实追随者和代言人;“共产党的领导就是专制”、“政治教育就是洗脑”等雷言雷语则表明,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所谓的普世价值推广者正在利用我们一些同胞探寻现代化之路的诚挚感情,对其进行西方价值观的灌输洗脑,企图诱骗这些善良的民众成为西方利益集团诋毁攻击我们政府的棋子;中国市场中日渐泛滥的西方品牌获取的可观利润则表明,神化西方品质的国际商业大鳄正在利用我们一些消费者对于西方品牌的崇信心理,企图使这些善良的民众不知不觉地沦为服务于西方资本利润、挤压民族产业发展空间的工具。

  那么,西方国家是如何在东进扩张的历程中成为世界强国的呢?西方文明东进战略的目的是带领人类共同进步吗?西方文明东进战略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们又应该如何应对呢?本书结合西方文明向东方国家扩散的历史与现实,归纳分析西方文明东进战略,从阶段、任务、手段、实质、影响等几个角度进行了探讨,力求帮助读者对西方文明及其东进战略有一个清楚、深入、透彻的基本认识。

  谨以此书献给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期待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在持之以恒的、独立自主的探索过程中,在当代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

李艳艳:“文明”与西方文明东进战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