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红二代”,一个太值得商榷的词汇

陈先义 2023-01-06 浏览:

陈先义:“红二代”,一个太值得商榷的词汇

关于红二代,这是这几十年才有的词汇,这个词汇,怎么出现,为什么会出现,是非常值得研究的政治文化现象。

对这个词汇,我思考很久,总觉得它是一个非常不准确不适宜的概念,甚至有时候觉得,它就是一个“伪命题”。按照当今一般人们的理解,这个红二代是特指那些父辈身居高位,为革命做出过贡献的开国功臣们的后代。

但是,如果这样把一代人都用什么“代”去区分一下,会不会还有什么其它什么“代”?你是红色,那么其它改用什么色来表述,棕色、粉红、黄色、橙色、黑色?其实,完全用这个概念来对一代人或一代特定身份的人进行概括和表述,有百害而无一利。

如果如此理解,那些为了革命牺牲生命的千千万万的先烈,那些为了革命胜利付出巨大代价支援支持红军八路军,包括在历次革命战争中已经牺牲或做出巨大贡献的父老乡亲,他们的后代算什么身份?该算什么色?是不是只有后来当了官的活下来的才算二代?这个问题不能细想。

如果一定要对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进行概括的话。在我看来,应该做出一个这样的定义:凡是在新中国红旗下出生成长的新一代人,在共和国的红旗下,在共产党的红色革命教育下,沐浴着新中国的阳光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不管他是工人阶级、还是农民阶级,还是其它什么阶层,都是在共和国的红旗下成长的红色二代,而不能特指他的父辈一定担任了什么领导职务才算是“二代”。

你说前几天刚刚去世的那个渡江战役送解放军第一船过江的那个马毛姐,以及她代表的无数革命烈士,那些大多数因为支持红军已经被国民党杀害的井冈山乡亲,各个根据地被敌人残害的父老们,他们的后代是不是红二代呢?毋庸置疑,今天我们表述红二代时,是对这部分人忽略不计的。毛主席在为人民英雄纪念碑撰写的碑文说得非常明确:“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如果这些牺牲的先辈们有后代的话,毛主席概述的这些千千万万的英雄,无疑是地地道道的红二代。

把一代为革命曾经做出贡献的老革命的后代单列出来称为“红二代”,这绝对不符合毛主席和我们党的初衷。这样做坏处极多,第一它助长了因其地位特殊的那种极强的优越感因而脱离人民大众。当年毛主席他老人家最为担心的就是我们共产党是否能够战胜历史周期率的考验,而在战胜这个考验中,怎么教育子女,成为他列为重要内容之一。1965年,他在谈到干部子女教育时曾经亲口对自己女儿李敏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后来,在同湖北省委秘书长梅白谈领导干部子女教育,毛主席再次非常担忧地说:“现在有些高级干部的子女也是汉献帝,生在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中央、省级机关的托儿所、幼儿园、部队的八一小学,孩子们相互之间比坐的什么汽车来的。爸爸干什么,看谁的官大。这样不是从小培养一批贵族少爷吗?这使我很担心呀!”

毛主席正是出于从来就有的担心,先是把儿子毛岸英送到朝鲜战场牺牲了,后又把大女儿李敏送到内蒙草原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再把小女儿李讷下放到井冈山五七干校。这就是毛主席以身作则的榜样。这也表现了毛主席对二代教育的最大担心。如果今天毛主席依然活着,他老人家知道革命后代现在已经以红二代一个族群自居而脱离群众,我相信毛主席会勃然大怒。当然,他老人家如果健在,这样一个群体也就不会那么容易出现。

正是因为有毛主席这样一种引领和倡导,所以那个年代,所谓干部子弟是否非常注意的,他们确确实实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他们是要虚心向工农子弟学习的。当年我在黄海岸边某部服役。我们一个师上下有十多名高干子女,那可是真正的高干,都是省部级以上领导。但是就是这样一批官位显赫的子弟。一直到他们退伍或调走,我们一个师并没有人知道他们出身都是北京高级干部家庭。原因在哪里?因为你如果把这种身份暴露出来,意味着你一下子会跟群众拉开了关系,意味着你无论入党提干升学将需要比之工农子弟更多的更加严格的锻炼和考验。这就是那个时代,与今天绝然不同。今天如果一个高干子弟,已经成为炫耀的资本。

第二,“红二代”作为一种概念提出来,并且不排除相当一部分人以名列其中而沾沾自喜,这样做坏处很多。它在今天这个语境和社会氛围下,很自然地让人会把它与“官二代”“富二代”等老百姓所鄙视的概念列为一个语境系统,恐怕这里边多为贬义成分,听起来很不好。老百姓是不把这些人列为自己人的。

第三,今天我们所说的红二代,实际大家都很明白,这样一个很不确切的称谓,指的就是出身高级干部家庭的子弟。而这个干部子弟,又特别容易让人联想起大清王朝的“八旗子弟”“纨绔子弟”,这个概念又大多更是贬义。特指那些享受父辈官位、无所事事且为所欲为的一个官宦群体。这样一个群体,与大众百姓又是隔着鸿沟的。在我们崭新社会主义共和国体制下,我相信单列这样一个群体,与我们社会主义价值观,与官民一致、官兵一致、干群一致的上下级关系及其优良传统,也是格格不入的。

其实,如果仔细研究时下的所谓红二代群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这个群体有很多复杂成分。从总体来说,我认为,这个群体大多数或者主流,应该予以充分肯定,他们毕竟经历过良好的革命家庭教育,毕竟是打江山那一代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比较来说,他们有充足理由比之其他人更加热爱我们的党,更加热爱社会主义,更加热爱珍惜父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红色江山。所以,他们相当多的同志百倍仇恨那些站在美帝国主义一边、吃里扒外危害国家的一些社会公知。他们因为受过父辈革命传统的言传身教,所以更加笃守我们党和军队的光荣传统,更加具有革命理想和信仰。他们大多数人,因为受父辈耳濡目染和口口相传,对革命历史比较熟悉,他们或写书撰文,或研究学术,成为研究党史军史不可缺失的重要力量。我们现在的八路军研究会、新四军研究会、井冈山精神研究会、延安精神研究会等等,很多退下来的这样一批所谓红二代,就有不少。这是传承革命历史的力量。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甚至成立合唱团,用这种形式,张扬革命历史,宣传革命理想,提醒我们的社会不忘我们的光荣传统,这是中国特有的文化现象。这部分人,是我们国家宣传红色革命史的骨干力量,因为他们对历史的熟悉和浓厚感情,因此成为研究革命历史的十分宝贵的财富和依靠力量。

其次,也还有另外一种人,这种人我称他们是精神上的“啃老族”,他们自己无甚作为,喜欢夸耀父辈的功劳,爱在群众中夸夸其谈,不务实际。特别不好的,他们特别喜欢谈自己父辈过五关斩六将,从来不提父辈走麦城的经历,把这些东西想办法写书撰文,用与历史不太相符的东西作为历史流布社会,实有危害。他们到了一起,也爱争历史问题,还有时争个脸红脖子粗,但是细细听去,很多时候都在争父辈功劳谁大谁小。喜欢拿父辈的功劳显摆。这种情况相信绝不是他们父辈希望的。虽然这样的人为数不多,但是实际上也影响着这个群体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精神上的啃老不是对优良传统的很好继承。

第四,在这个群体中,也确确实实还有另外极少数人,这些人人数很少,但却影响很坏,这些人属于既得利益者。他们利用父辈的光环,捞足了好处,得到了几乎想要得到的一切,官位要,权也要,钱也要,什么都要,甚至为此干起了违法乱纪的勾当。他们认为有了父辈光环,便可以目空一切,便可以无视一切纪律和约束,便可以为所欲为。这些人,人数虽极少,但是危害很大,从根本上已经完全背离了父辈倡导的价值观和理想,就像很多老红军当年背叛了自己的剥削阶级投身革命一样,比如像澎拜同志。如今有个别所谓红二代也背叛了自己的阶级,背叛了自己的革命出身,由父辈为了人民走向革命道路,现在这些人为了利益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这些人,影响极坏,最遭人民大众的痛恨。这些人,不仅影响着他们自己父辈形象,也影响着整个干部队伍形象。他们的父辈九泉有知,我想会痛断肝肠。这些人有的甚至与内外垄断买办做朋友,与西方世界沆瀣一气,什么样的事情都敢干。对这些人,广大人民群众最为痛恨。

基于此,我认为,作为社会主义新时代,对于红二代这样一个概念和词汇,应该剥离我们的政治生活,所有这样一个出身的阶层,已经步入老年,现在三代四代已经出现,我们应该鼓励所有这样出身的一代人,按照毛主席当年教导我们的,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同工农子弟交朋友,不要再想着脱离群众,高高在上,大家都是生活在社会主义的制度下,本不该享受那些属于先贤们的光环,更不该那这些东西作为捞取利益的资本。我想,每一个对父辈对历史对我们的党负责的出身革命家庭的后代们,都应该毫不掩饰地拒绝别人称自己红二代的提法。如果我们的历史现在叫二代,我们的孩子叫三代四代,如果一代代这样叫下去,是不利于真正继承我们党的光荣传统的,只会增加一些莫名其妙地优越感,如果这样,更加不利于孩子们及其下一代的成长。这一点,是有榜样可以学习的。比如像我们的毛泽东主席,他对后代们要求“少说空话,与工农打成一片”,李敏、李讷不显山不露水,像工农子弟一样深入简出,成为真正工农一员。不像有些人唯恐人们忘记他(她)的出身,介绍时少说一句他是某某领导的儿子女儿就会给你摔个脸子。什么红色公主、什么二代,其实有些叫法都是旧社会的影响,没有任何健康和进步意义。

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影响,要靠自己的拼搏,而不是躺在父辈的功劳薄上享受先辈荣耀,坐吃爷田是没有出息的子孙。这是历史给我们的淳淳教诲。所有新一代都该牢记。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陈先义
陈先义
25
0
2
58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