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旗帜鲜明反对新八股

陈先义 2023-01-17 浏览:

陈先义:旗帜鲜明反对新八股

194228日,毛主席发表题为《反对党八股》的著名讲话。

毛主席在讲话中说:“旧社会统治阶级及其帮闲者们的文章和教育,不论它的内容和形式,都是八股式的,教条式的。这就是老八股、老教条。揭穿这种老八股、老教条的丑态给人民看,号召人民起来反对老八股、老教条,这就是五四运动时期的一个极大的功绩。”

毛主席接着说:“到后来就产生了洋八股、洋教条。我们党内的一些违反了马克思主义的人则发展这种洋八股、洋教条,成为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东西。”于是,反对主观主义、反对宗派主义和反对党八股,成为延安整风的三个重要文献。

我们或许诧异,毛主席为什么把《反对党八股》一篇文章,作为极其重要的问题提出来,并且还作为整风文献呢。因为在毛主席看来,“这三种东西,都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都不是无产阶级所需要的,而是剥削阶级所需要的。这些东西在我们党内,是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这种东西,一害革命事业,二害党的建设,对夺取革命胜利影响巨大。

什么是党八股?毛主席认真总结,把它列为八条:第一条就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毛主席用一句俗语概括:臭婆娘裹脚,又长又臭。二是装腔作势,借以吓人。毛主席说这样做法不但幼稚,“简直是无赖了”。三是无的放矢,不看对象。毛主席说这样的人讲话写文章就等于是“对牛弹琴”。四是语言无味,像个瘪三。说这样受八股风毒害的人写的文章面目可憎,活脱脱就像个小瘪三。五是甲乙丙丁,开中药铺。毛主席称这样甲乙丙丁、子丑寅卯、一二三四这样的习惯行文,是“最低级、最幼稚、最庸俗的方法。”认为这是形式主义的最为典型的表现。六是不负责任,到处害人。毛主席说这样的人写文章连洗脸照镜子的道理都不懂,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的文章都可以公之于社会。七是流毒全党,危害革命。八是传播出去,祸国殃民。毛主席还认为,党八股如不改革,其结果是害党害国。因此,反对党八股,中央作为延安整风的重要内容之一,把它与反对主观主义、反对宗派主义并列提出。

以上八条,毛主席用非常形象生动和逼真的语言,为党八股画出了一幅精彩的素描像,可以说这是我们党改进文风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里程碑。毛主席关于刻画党八股的一些形象语言,至今都在影响着我们党的文风和作风。从毛主席发表这样一个讲话,至今整整八十年过去了。然而,毛主席批评的现象和他为党八股的画像,至今依然存在。这说明八股文风具有多么样的顽固性。不过,因为时代毕竟不同了,党八股的表现形式也有了新的形态。但不论怎么变换,归根揭底,基因传承的还是当年的那些八股调。如果细细分析,我大致也列为八条,不同的是,今天更具有特别的意味。因为毕竟处在21世纪二十年代。所以,我们姑且称其为“新八股”。

新八股表现之一,空洞无物,言不及义。

说了你或许不信,我们很多干部同志,现在不仅不会写文章,而且不会说话。有人质疑,说话是干部的基本功,哪有不会说话的。有,不信你听他们怎么说话:我曾经被邀请参加一个大单位的会议,有幸听一位级别不算低的省部级干部给群众讲话。给部下提工作要求时,他说:我们要求大家切实做到“四学”“五做”“六确保”的规定,严格履行“五重三大”程序,做好机关的顶层设计,履行好各级职责的“四个不变”,要守住初心、明确信心、坚定决心。请问,你能听懂这位官员讲话的内容吗?当听众如坠云里雾里,已经犯困的时候,他的这些云里雾里的话还没有讲完。你说这样的胡诌乱扯的讲话,又怎能保证大家把上级精神贯彻好呢?

新八股表现之二,穿靴戴帽,离题万里。

有外交人士曾尖锐批评国内有的代表团到外国招商,国家花了那么多的外汇,开了那么隆重的会,可一上来根本不知道直奔主题谈招商说合作,而是先说一通无关的话。前些年,据说一个国际城市论坛在我国南方某城市召开,面对全世界的市长们,我们的市长们发言很有意思,一上台几乎千篇一律,讲一大段在什么什么的关怀下,在什么什么形势下,在什么什么指引下,一下子弄了好长时间,半天才讲到“我们迎来了什么什么盛大会议召开”,等等,一大段让人不着边际的鸟语。一些老外市长听之如同云里雾里,向会议提要求说:“中国朋友,来点干货,我们来向你们取经来了”。说实话,这样的事,不仅都大大影响着干部形象,也影响国家形象。另一个被人民日报点名批评的事情更是离谱,一个出国招商的团队,到了德国,人家要求我们发言,我们的人上来就是一大套:“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来到了风景旖旎的德国。”于是开始长篇歌颂德国的风光如何如何,听得代表们以为是个旅游团来了。同样,在国内,这样的一些现象几乎成了规律,什么“秋高气爽”、什么“阳春三月”,什么“冬日融融”,等等,已经成为官员们的流行的会议开场白。在国内,老百姓听惯了,已经见惯不惊了。但在国外,老外们却很不习惯,常常被催问,赶紧说正题啊。

新八股之三,脱离群众,不切实际。

对这种假大空的讲话,群众很反感。比如,有那么一位县的书记,到下边给老百姓动员春耕春种,对着一大批文化水平不高的村队干部和庄稼人,他开口闭口就是“互联网+”,大谈什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弄得这些乡下务实的百姓急眼了,说书记你别耽误我们种地了,我们可要等播种哩,别整这些没用的啦!这样的事情,你如果听农村群众讲一讲,会让你笑掉大牙。很多话语,在干部那儿习以为常,让群众听了却极其反感。比如,有人屁大点事儿都说是什么“工程”,那个菜篮子工程百姓已经听着不习惯,结果啥都跟工程联系起来,就是缺少干实事的动作,动不动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芝麻粒子点事儿就跟互联网+联系起来。老百姓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让俺知道你说的啥。

新八股表现之四,照抄照转,不看对象。

这个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当干部的,传达文件是常态,但是,现在很多地市级干部,照抄照转已经非常习惯。比如中央关于切实贯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个什么文件,到了基层也就是按照文件精神,该怎么干的问题。但是很多地方已经不是这样,省里发个文件“关于贯彻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通知”,到了市级,就简单的很,再加一个“关于贯彻省传达的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通知的通知”,到了县市级,比葫芦画瓢,再加一个“通知的通知的通知”,如此这般,这样的情况早已不是个例。唯一看不见的就是根据中央精神,该怎么干。这样的奇葩现象,一害百姓,二害国家。

新八股表现之五是胸无点墨,只会念稿。

这个现象,已经非常严重了,我们各级干部,有相当一部分人离开稿子不会讲话,芝麻大一点事,都要机关给准备讲话稿。比如,有些机关部门,根据分工,一年四季就是写讲话稿,各部门都是这样,干部说都写烦了。不断有部局级干部到下边走一走,这一走,就得先准备讲话,于是科处人员便开始点灯熬油。这一路讲下去,就有数不清的稿子。机关科室,一年到头就是写领导讲话,于是写讲话稿,已经成为现在机关的一项巨大的负担。高级别层次这样,怕讲错了犯错误,现在县市级七品八品官甚至乡镇干部也学会了这套作风,一讲话,也让人准备写稿子。于是,过去一个乡也就十个八个干部,便把工作干得很欢实。现在可好,乡级干部有的已经达到一两百人,已经有了机关。吃财政的人多了,成为百姓更大负担。有人这样说,什么时候干部都学会脱稿讲话,讲出水平来,我们的干部水平将会上一个大大台阶。

新八股表现之六是不学无术,让人嘲笑。

现在我们的有些干部,学历不低,但却能力不高。还不愿认真学习,毛主席历来强调,当干部的要学会与百姓对话,密切联系群众。可我们有些干部经常发生让群众笑掉大牙的事情。比如最近网络上就披露这么一件被嘲讽的事情。一个干部大概是想要讲一讲关于疫情的相关问题,一上来,他信口开河,滔滔不绝,抑扬顿挫地讲了起来。他是这样说的:“我们说,眼下工作很多,当务之急是找到关键的问题,那么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呢?是我们要找到问题的关键。那么如果我们在关键的问题、关键的领域、关键的这个环节上,我们找不到那个、那个问题的关键,我们把握不住、抓手不在关键上,那么我们等于、就是说无法解决和找不到关键的问题,那就解决不了问题的关键。”这样车轱辘的话颠三倒四讲了老半天,群众一头雾水,引来笑声一片。因为开场白这么长,群众还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而他自己还以为讲的不错,很流利。于是群众嘲讽这样的干部叫“关键同志”。听来好像笑谈,但却是干部作风问题的真实反映。

新八股表现之七是满足现状,不求进取。

正因为一些干部满足现状,不求进取,因此对读书已经毫不在乎了,业余就是吃饭,上班应酬也是工作。对理论上知之甚少,对上级的指示只是满足于鹦鹉学舌。因此遇到关键问题,不知怎么说,更不知怎么干,常常闹出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荒唐事情。比如,在处理群众与政府部门的关系,或者发生矛盾时,有的干部居然发出这样的质问:你是在替老百姓说话,还是替政府说话。这样的话,听着很是惊奇,以为这是说走嘴的错话,但是这样的事情已经被舆论批评多起,证明这些人在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这样的讲话,大大影响了政府干部形象。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非常值得各级干部注意。

新八股表现之八是丧失了与人沟通的基本能力。

党中央一位领导曾经公开批评我们很多干部不会说话,说这些干部与新群体对话,说不上去;与困难群众说话,说不下去;与大学生说话,说不进去,与老同志说话,被顶了回去。这样的情况其实也是新八股的典型表现。

毛主席的《反对党八股》发表已经80年了,但是八股顽症似乎依然没有断子绝孙。根治这个顽症,其实要难也不难,那就是要增强与老百姓的感情,切实解决为什么人的问题,找初心要从增加与老百姓情感做起。认真地而不是敷衍地读点马列毛著作,切实提高自己,切莫以为你当个什么长,水平就一定比别人高多少,特别这些年,很多干部都很浮躁,很难说你一定有多少水平。我看不妨从根治自己身上的八股风做起,端正一下执政为民的根本态度。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陈先义
陈先义
22
0
0
3
0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