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作者:佚名 来源:黄河人 2023-06-28

在中国民营企业界,有一个神秘的商会组织,叫泰山会。它以规模范围小、进入门槛高、组织之严密、入会大佬多而闻名,并鲜为人知地存在了27年之久。因为它的影响力太大,而被人们称为无冕商会。但是,当它逐渐被人们知晓时,它却又神秘地消失了。那么,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它在中国商界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它为什么又神秘地消失了呢?下面就带大家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1

神秘的组织模式。

泰山会的绉型出现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最初不叫这个名字,曾经几易其名;它的最初宗旨与后来的性质也大径相庭,其间经历了一个逐渐的演化过程。

80年初期,随着改革开放的热潮兴起,北京中关村陆续成立了几家经营性的公司,他们分别是从中科院下海的陈春先,成立了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成为了中关村下海第一人;陈庆振下海创办了科海公司,成为了中国电脑买卖第一人;从国营单位辞职的王洪德,创办了北京市京海计算机开发公司;还有从中国航空材料研究中心扔下铁饭碗的段永基,创立了四通电子公司。

他们四人由于出身相同,加上下海的时间都比较接近,因此这四位民营科技的试水者,经常挤在一个办公室里喝茶聊天。 没有老板椅,也没有高尔夫,仅有木桌、清茶,和忐忑迷茫的心境。他们相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但是至于如何经营,茫然不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并互相提醒和学习。

四人约定每周六晚上喝茶聊天,各自说说自己公司的事情。地点一般定在某一家公司的办公室里。这样不成文的聚会进行了两三年,后来,大家越来越忙,就规定在每个月选出一个周六晚上一起喝茶讨论。

后来,随着各个系统下海经商的人越来越多,一批科技企业成长起来,其中包括联想、方正、紫光等。他们的领军人物也开始加入这个小组。中科院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后更名为联想集团的总经理柳传志,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进来的。

1987年,在国家科委牵头下,以这个茶会规模为基础,成立了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此后,全国更多的民营科技企业参与到这个团队,遂改名为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这一年,协会第一任秘书长便是挂职国家科委的华怡芳。

协会成立后,会员人数越来越多,最多时达到80多人。由于企业发展水平不同,会员太多反而减弱了交流效果。在此过程中,其中的一些精英人物们,觉得不好玩了,不愿与普通的创业者们一起了,这些人开始酝酿成立一个适合自己身份的小圈子。

于是,一个极小范围,极高身份,极为严密,极为低调的精英商会组织,从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分离出来,悄悄地诞生了。

当时,入会标准极为严格,要求门槛必须是亿元级以上的公司法人,并且是在商界影响力大、互相私交好的人物。

为不引人注意,商会成立大会于1993年在会员之一的泛海集团总经理卢志强的发迹地——山东潍坊召开。会员们认为,中国的五岳之首泰山在山东,五岳至尊的泰山寓意一种高度,以泰山取名,也代表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高度。于是,起名为泰山产业研究会1998年又改称泰山产业研究院2005年正式定名为泰山会”——这就是这个神秘组织名称的由来。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泰山会会标

泰山会成立后,靠倪光南院士研发的联想式汉卡而迅速发展壮大的联想集团、靠联想而扬名的柳传志担任会长,四通公司掌舵人段永基担任理事长。由此,柳传志就成了这个神秘商会的主谋者。后来,他之所以被媒体称为企业家教父,也由此而来。

现在,我们该让这些神秘的精英们露真容了,大家一起来认识认识这些大佬们吧。泰山会成立时的首批成员共有15家企业掌门人,他们分别是:

联想公司总裁柳传志,

四通公司总裁段永基,

科海公司总裁陈庆振,

横店集团总裁徐文荣,

泛海集团总裁卢志强,

通普公司总裁钱沈钢,

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

科瑞集团总裁郑跃文,

蓝通公司总裁陈志方,

三元公司总裁张晓崧,

东海公司总裁王洪德,

上海中远公司总裁林荣强,

河南四达集团总裁汪思远,

康拓集团总裁秦革,

中发公司总裁陈建。

此后,又先后有万通冯仑、万达王健林、复星郭广昌、远大张跃、百度李彦宏、和光商务吴力、阿里巴巴马云、华谊兄弟王中军等大佬加入。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泰山会顶级会员

这里,有人可能提出疑问:我国民企中更有影响力的华为集团任正非和福耀集团曹德旺,为什么没有参加进来呢?原因是:任正非觉得与他们不是一路人,曹德旺感到与他们玩不到一起,而拒绝参加。

好了,在我们认识了这些精英们之后,让我们再来欣赏一下泰山会制定的一些商会的规则和纪律,也很吸引眼球。

一、入会要求:

1、控制商会规模,会员始终保持在20名左右;

2、每年只发展一名会员,并且必须经两人以上正式会员推荐,全体表决批准后才能成为预备成员,预备成员满一年后才能成为正式会员;

3、身价在亿元以上,并且在本行业中要有相当的影响力。

二、会务规则:

1、每年举办一次年会,会议内容保密;

2、不固定会址,每年变换;

3、不邀请当地任何领导;

4、不办刋物;

5、不作任何报道和宣传;

三、会议纪律:

1、会议不录音、不记录;

2、会员请假者,首次交费1万元,第二次交费20万元,第三次交费30万元,以此类推。

3、会员迟到一次,罚款10万元,迟到两次,罚款100万元,迟到三次,罚款200万元,以此类推。

这里给大家补充一个花絮。2013年,泰山会20周年年会,由柳传志带队在台湾举行。由于这些大陆民营企业界的大佬们一同现身,引起了台湾某电视台记者的注意,酒店方欲在餐厅挂欢迎横幅,被柳传志喝令取下,记者跟踪了几天,只拍到了几位高登女郎携手与大佬们进入酒店的视频,引起了一阵哗嘫。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泰山会年会

从以上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到,泰山会从开始松散的、普通的商会组织,到后来完全变成了一个严密的、精英层的商会组织;再后来,按他们自己的话说,它更演变成了一个私密的个人组织

2

神秘的商会运营

在上面,还没有来得介绍泰山会的宗旨,概括起来就是:商会成员之间资源整合,资金融通,信息共享,抱团取暖,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

表面上,泰山会仅是以商人为主体的民间组织,但从深层次分析, 泰山会却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利益群体的高端富豪团队,是资本家的强强联手集结地,是中国民间资本力量的代表。这群人几乎垄断着中国各大行业领域的顶尖资源,涉及互联网、房地产、金融、机械制造、生物制药、商品零售、影视剧等数十个行业,掌控资金达2万亿以上,在中国资本市场几乎可以呼风唤雨。进一步说,这样组织成立的终极目的与资本运行逻辑基本一致:逐利、垄断、排除自由竞争,打造利益共同体,最后控制市场,赢家通吃。

在泰山会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按照柳传志的说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合作对象,关键时刻扶上一把,泰山会的情义就是一种生意。成员有难,互伸援手是泰山会的一大特点。即便外界猜测不断,可置身残酷的商业竞争中,这些商业大佬们几十年来抱团取暖,确实做到了有钱一起赚,有难一起扛。

下面,我们来分析几例泰山会运营的经典案例。

第一起案例:

拯救史玉柱事件。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史玉柱珠海巨人大厦

1994年,史玉柱怀着雄心壮志在珠海打造了72层的巨人大厦,然而这个号称中国第一高楼的伟业,短短三年时间里花了3.8亿,不仅没建成,反而欠下了2.5亿。眼看史玉柱就要穷途末路,这时泰山会出马,由段永基出面以12亿人民币的价格买下,并给史玉柱四通集团20%的股份,帮助他解决了暂时的资金困难,后来还支持史玉柱从脑白金重振雄风,并且获得新生。很快史玉柱重整旗鼓,并成功上岸。

第二起案例:

拯救王健林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项目事件。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王健林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项目

2009年,已坐拥2百多个万达广场的王健林突然启动了一个项目:长白山国际旅行度假区项目。但是由于项目过于巨大,王健林资金不够,随后立马求助泰山会。于是包括卢志强、柳传志在内众多泰山会成员同时出资,与王健林共同组建了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开发有限公司。有泰山会做后盾,当时王健林将这个本来仅值2亿的滑雪场项目,在几年的合力运作后,价值直接翻了100倍,成为当之无愧的巨无霸项目。

第三起案例:

柳传志与卢志强上演的串手游戏事件。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柳传志与卢志强

这起案例是柳传志与卢志强共同玩弄的利益交换的精彩戏码。

2005年,卢志强的泛海集团因吸收土地过多,遇到“8·31”政府收地大限,需要大量资金启动。紧急时刻,柳传志斥巨资出手相助,帮助卢志强度过了难关。

于是,卢志强知恩图报。到了2009年,卢志强为了密切配合柳传志实施联想集团民变私的图谋,出资27.55亿元,以其执掌的泛海控股买下了联想控股29%的股份。然后,泛海控股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 把9.6%的股份转让给柳传志等几位联想控股高管 ,又把8.9%的股份以同样的方式转让给了柳传志控股的另一家公司联恒永信

经过这一番串手操作,柳传志和卢志强成了最大贏家:柳传志成了联想控股的个人股份最大持有者,实现了民变私的目的;卢志强一番转手赚了12.68亿元。

除了上面几起典型案例外,泰山会几十年来还操作经营了无数个商业事件。比如,1993年首届泰山会,大佬们商议筹划首个民营银行,董文标,冯仑、罗志祥等人联合成立民生银行,成为泰山会元老们的资本后盾的事件。还比如,1995年,第三次泰山会上,大佬们敏锐地发现房改商机后,柳传志、卢志强、段永基等人抱团成立光彩事业投资公司,大捞了一把房地产市场化第一波红利的事件。

除此之外,泰山会还染指了一系列商界丑闻事件。如三鹿奶粉事件、鸿茅药酒事件、赵薇股市割韭菜事件、范冰冰逃税事件等等,这些恶劣事件中的一些当事大老板、大明星,因为受到泰山会的影响和庇护,而毫发无损。这里因为利益牵扯面太大,我们不能一一列举。

综上我们看到,泰山会对会内成员互助作用之强,涉入领域之广泛,在中国商界的影响力之大,已经达到了呼风唤雨、无孔不入、无所不能的地步。它的形象完全可与美国商界的骷髅会相纰美。

3

神秘地突然消失。

泰山会在二十多年的时间,在中国经济领域中创造出的经典杰作,以及这些商界大佬们的成功神话。但是,任何事物都会经历由盛及衰的必然规律,泰山会也逃不过这个规律。

但是,要真正分析泰山会神秘解散消失的原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情况非常复杂,它涉及到政治、经济、社会、经营等方方面面。那么,我们只能简而化之,从内因和外因两方面,试图作一下剖析。

先说内在因素。

泰山会组建成立的时间正是我国民营企业开始逐步发展的早期。当时,由于各方面条件并不成熟,民营企业发展环境较为脆弱。因此,成立泰山会这样的商会有助于民企团结发展,遇到问题互相帮助,共渡难关。但随着时代发展,我国市场环境愈发成熟稳健,各行各业均涌现出大批优秀企业家。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泰山会年会

商会形成的圈子可以为圈内的人提供人脉和资源,商人之间可以强强联合,也可以互帮互助。抱团后的商人也会相应地提高了在行业内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不过,成也聚合、败也聚合。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圈子也不例外。

一个完全封闭的组织既代表内部的团结与联合,也意味着封闭和排外性。

古话讲: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不与外界流通的池塘需要定期换水,长久不换水的池塘会变成一潭死水。商会也是如此。尤其是像泰山会这样的商会组织,严刻的商会规则、陈旧的帮会观念、庸俗的人情关系,已经注定了它的结局。

天下之事,以利而和者,亦必以利而利。利益所在之地并非完全是什么福地洞天,外人看着热闹,内部却是江湖。在外界看来,同气连枝、谈笑风生的商界大佬们,内部必然也是钩心斗角、利益纠葛。

形成不了共同的价值观、利益共同体,圈子早晚要走向衰亡。

泰山会的大佬们,确实依靠抱团取暖的宗旨,互相帮扶,大赚了改革开放初期的红利,实现了资本积累,尝到了不少甜头。但这些所谓成功的企业家,他们大多是经营性的企业家,而不是研发型的企业家,他们是因为抓住了某个机遇,或者说是钻了某项政策的空子而发了不义之财。这些人大多都认为钱这么好赚,所以往往比较膨胀,有的走上了盲目扩张的路子,有的走上了低端经营的路子,以致最后的景况都不怎么好。

这里,我们就把他们梳理一下:

会长柳传志,执掌联想后,坚决摒弃了为联想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倪光南院士主张和坚持的技、工、贸路线,而执意走贸、工、技路线,把联想带入了毫无技术含量的境地,虽然当下营销能力不错,但在依靠技术支撑天下的时代,联想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弃儿,企业发展举步维艰,负债率达到90.5%,已经到了破产倒闭的边缘,之所以出现去年联想科创板主动终止事件,就是最好的注脚。尤其是所谓企业家教父的柳传志,这些年把联想国变民、民变私,已经成为国人们口诛笔伐的众矢之的,早已失去了教父的光环。

我们再来看看当年为柳传志两肋插刀的泰山会元老卢志强。

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的高才生卢志强,一路踏准了改革开放的政策风口,从教育培训行业开始,涉足房地产业和金融业,旗下成立了多家以泛海命名的公司,被称为泛海系。但是,之后的泛海借用高杠杆一路高歌猛进,疯狂收购,快速膨胀、大规模扩张,形成一种虚假繁荣。以致造成流动性危机,债台高筑,欠债达上千亿元,仅利息年付达20亿元。多处资产被法院迫卖或冻结,即使这样,还有巨额债务无法偿还,成了巨额老赖,昔日风光无限的山东首富、最牛泰山会大佬之一,如今落得一个老赖的名号,让人始料未及。

除此之外,王健林也是债台高筑,拆东墙补西墙,隔三岔五被法院强制执行,他的日子也不好过。还有电影业王子王中军,也自曝曾卖香港豪宅和字画解决现金流问题。

那么,上述这些大佬们遇到的难处,作为当初以互相帮扶、抱团取暖为宗旨的泰山会,已无能为力、无力回天了。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

由此看来,一个以利益最大化的商会组织,当利益不能满足于每个人时候,矛盾会自然而生,商会的价值作用也会自会降低。所以,泰山会因利而聚,因利而散,在利益冲突面前,看似十分严密、铁板一块的泰山会,其实十分脆弱,不堪一击,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也是一种必然。

揭开“泰山会”的神秘面纱

泰山会大佬们

下面,我们再剖析一下外在因素。

如果说泰山会早期成立时,是民营企业家们一起求生存、求发展,是一种必然的话,那么到了它的中后期,已经完全改变了性质,渐渐形成了一个资本圈子,把手伸向各行各业和资本市场,以互帮互助取代市场竞争,以抱团取暖形成市场垄断,达到了呼风唤雨、决定国家政策和经济走势的地步。这个局面,已经完全违背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也违背了社会公平竞争、共同富裕的道德准则。所以,在国家决心整顿金融资本野蛮生长、坚决打击行业垄断的大环境、大气侯下,泰山会的宗旨正好与国家政策相违背,泰山会大佬们的所做所为,正是打击的重点目标。这些过去风光一时的大佬们个个如惊弓之鸟,要不自顾不暇,要不拼命自救,要不夹起了尾巴。与此同时,当人们逐渐认识到泰山会的真面目后,它所留下的帮会形象、爆发户形象、资本家形象、贪婪的形象,为人们深恶痛绝,为人们所指责,为人们所抨击。所以,在国人们千夫所指之下,泰山会己无处隐身,己失去了生存的气候和土壤。因此,它突然解散消失,也是其明智的选择。

社会前进的步伐谁也无法阻挡,属于泰山会的时代已经过去,一切与我们这个社会制度不相适应的社会组织和团体,都将会被人们所咩弃,所抛弃,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更加公平正义的社会,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更加纯净美好的明天。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31
0
0
3
2
6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