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高薪养廉”论的破产说明了什么?

作者:张志坤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3-06-28

张志坤:“高薪养廉”论的破产说明了什么?

如何反腐败,现在人们都知道要“不敢腐、不能腐和不想腐”一体推进,大多数人也认可、认同这样的办法。但人们依然清晰记得,曾几何时,在中国相当热烈地鼓噪了一阵子“高薪养廉”的神话,当此之时,“高薪养廉”论被引经据典,从古至今、从内到外地反复论证诠释,哄抬得十分张扬,似乎除此之外别无良策一般,其影响之深远,直至今日仍余音袅袅,还不是冒起一些泡泡出来。

“高薪养廉”论其实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理论建树,只是一些观点的大杂脍,主要内容,一是说中国官员工资待遇低,入不敷出,这是导致他们搞权力寻租、要额外捞钱的重要动因,二是腐败成本说,认为只要给官员以高薪,他们就会衡量保持清廉与走向腐败的效益关系,就将在相当程度上自我约束、自我警醒,从而做到自动拒绝腐败,等等。这些观点堆积在一起,使得“高薪养廉”论看起来并非什么理论逻辑,而似乎是一个经验主义的神话。

经验主义的东西主要靠现实经验来驳倒颠覆,“高薪养廉”论也是这样。不断曝光出来的反腐败大案要案让人们看到,腐败官员的涉案金额动辄就上亿元,有的甚至达几十亿、上百亿,堪称富可敌国了。人们在咋舌震惊之余,不禁联想到“高薪养廉”神话,不由得发出这样的诘问,如此这般贪得无厌,得怎样的高薪才能养得住他们的清廉呢?所谓欲壑难填,得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填满他们欲望的鸿沟呢?

在这等严酷的事实面前,“高薪养廉”论已经完全破产了,现在,除了个别另有所谋的人还偶尔挥舞这个破旗子招摇一下外,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将其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高薪养廉”论的破产给人们带来深刻的启示,也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其一,欲望泛滥之下,信仰与理想必然崩塌

古人云,俭以养德,奢能败德。凡贪奢者无不败德,信仰与理想也就无从谈起了,剩下的只是无尽无休的欲望。一个人是这样,一个社会也是这样,如果任由欲望泛滥下去,其结果将不是发展而是堕落。一支腐败的官僚队伍不可能造就出积极向上的政治生态,同样,一支腐败的武装力量也不可能有多少战斗力。正因为这样,所以人们在武装斗争的丰富实践中得出这样的经验,那就是有钱未必能打胜仗。

欲望泛滥之下,所带来的就是多种多样的堕落,历史当然要继续前进,但社会则难免礼崩乐坏,信仰与理想自然崩塌,变得支离破碎,只能等待下一个轮回并在新的轮回中予以重塑再造。

其二,欲望泛滥之下,一切离奇古的事情皆有可能

古语云,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笔者认为,这不是迷信,而是古人政治与社会经验的总结凝练。

欲望澎湃之下的社会,情形大致上就是这样,也是各种离奇古的事情都成为可能。一些人在不可遏制澎湃欲望的驱动之下,要挖空心思地作妖造孽,要想方设法把无耻的堕落渲染成鲜明的个性,创造出层出不穷、匪夷所思的社会怪现象。在这方面,一些官僚与学者具有独特的优势。

有关这方面的社会热点焦点新闻事件层出不穷。前些日子有报道说,江西省安远县的县长因为猥亵中央挂职干部而被撤职。人们对这则消息的关注,不在于县长猥亵他人,这样的事或者比这更严重的事,普天之下再常见不过了。人们震惊的是这个县长欲火中烧的严重程度,居然把魔爪伸向中央下派的挂职干部,这在中国的政治场上真可谓惊天动地之举了。

问题是这还只是曝光出来的一件,类似的事情不得曝光或没有曝光的还有多少呢?

类似的事情不能不让人们认识到,一个集团、一个社会大体上还是要用革命或改良来加以改造,发财从来对此并无助益,越有钱越要坏事,所谓的“高薪”就只能是助纣为虐。

其三,欲无止境,对欲望要不要踩刹车,什么时候踩刹车,是个重大的政治问题

挣钱发财还有止境吗?

无数事实证明,这件事真的没有止境,越有钱越想发财,在这条道路上一味地狂奔下去,不但没有终点,而且还将不断加速,越跑越疯狂。

不能不承认,人们争相发财,这的确是一种社会与历史的动力机制,没有这个动力不行,不利用这个动力也不行。

但与此同时,几千来人类的文明史还证明,不约束与限制这个动力同样更不行。有钱万岁、发财至上、堕落有理,终究是一条可怕的不归路。正因为这样,所以古往今来的圣人或思想家,都致力于怎样约束和引导人们的欲望,从来没有任何伟大人物只知一味地释放欲望,相反,他们都懂得如果一味地释放欲望的话,结果就是灾难,就是自我毁灭。因此无论是思想实践还是政治实践,古圣先贤们一概都力求在两种社会动力之间找平衡,其中一种动力是欲望下的驱动,另一种动力是理想信仰的驱动,两种动力譬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把哪一种极化、绝对化都不行。“存天理、灭人欲”固然不行,而“纵人欲、没天理”更是不行,而只能在不同社会历史条件下有不同的取舍。

因此,对人的欲望包括发财欲望应该踩刹车,这在理论逻辑、精神价值以及文化伦理上都没有争议,即便在今天的中国也是这样,但现在是不是到了该踩刹车的时候了,则争议十分巨大。其中,中国的富豪们坚决予以反对,虽然当今中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也最为富有的富豪群体,但他们仍然没有得到满足,尽管亿万富豪们已经十分有钱了,但他们进一步发财的欲望却更加强烈,如同汹汹烈火一般在更加猛烈地燃烧。

未来究竟应该打造有一个信仰的中国,还是打造一个欲望的中国,这个问题迄今还混沌未明。

话已经说得太远了,还是让我们回到“高薪养廉”论破产这个命题上来。据说毛泽东主席曾讲过这样的话,“我早就说过,绝不要实行对少数人的高新制度。应该合理地逐步缩小而不应当扩大党、国家、企业、人民公社的工作人员同人民群众之间的个人收入的差距。防止一切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享受任何特权。”果真如此,那可真是高瞻远瞩了,如果“高薪养廉”论者能认真而不是肤浅地理解领会这些话的政治与历史涵义的话,一些人也许就不会犯幼稚的历史错误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6
0
0
18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