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司马南 2022-03-21 浏览:

先看图片。

1张图片的内容是约翰逊号导弹驱逐舰过台湾海峡并公开炒作:

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2张照片的内容是拜登最新向中国重申的10条内容:

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都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两条新闻放到一起对比着看,什么感觉啊?

两面人嘛,口惠实不至嘛,言不由衷嘛。

这种强烈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但这个认识不能算深刻。

拜登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重复这些?他们根本就不准备兑现的话拿出来重说一遍有什么意义呢?或者再问一句,拜登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跟中国方面沟通,并重复这些老掉牙的、没人信的、他们自己也根本就不准备兑现的话?

当然是需要中国。

需要在这个时候安抚中国。

而安抚中国的目的则是为了乌克兰战事。

这个安抚,准确地说是暂时利用一下中国。

只要中国这个时候走出“三步棋”来,美国就赢了。

海内外所有诋毁中国的势力,特别是致力于扳倒中国的新老公知们都在下这三步棋,尤以体制内的个别策论专家为甚。

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哪三步棋呢?

疏远俄国,制裁俄国,抛弃俄国。

这三步棋其实是一个意思,程度上有差异罢。

只要中国走出一步来,离间中俄的目的就达到了。

而离间了中俄,现阶段便可以专心致志对付俄罗斯,腾出手来再对付中国。

这就叫各个击破。

隔壁王奶奶说同时撵不上两只兔子,一只一只撵。

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拜登现在急于解决乌克兰的问题,对于改善中美关系根本就没有兴趣没有愿望,指望着美国政府登高望远,致力于改善中美关系,怕是要落空的。

不改善也成,不恶化行不行呢?

这个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再有慈悲心再仁至义尽,也不能完全制止住一个玩火拆房的熊孩子任性胡来。

按照美国当政者的意愿,或者更准确地说,按照美国军工复合体、华尔街大佬和犹太资本集团,亦即实际上决定着美国命运的深层政府的意愿,他们是一定要恶化这个关系的,否则不足以维持美国在世界上的绝对霸权。

我们视角看到的这个恶化,从美国政客的角度看,即是美国收拾、搞定中国的过程。然中国怎么可能束手就擒呢?某党校教授的“降美弃俄”路线怎么可能无障碍施行呢?中国怎么能够搁下民族复兴的真诚意愿呢?中国人民怎么可能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呢?就是说美国搞不定中国嘛。美国除了平等对待中国,走互利共赢的路线,其他的路都走不通。

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国与国之间不能走到兵戎相见的地步,那样不符合包括中国两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世界打个稀巴烂,还剩下什么呢?

要避免世界沿着二战的惯性进入混乱和绝望的时代,就不能惯着那些战争的魔狂,不能顺着他们的意愿,必须揭露他们的企图和阴谋,必须针锋相对与之斗争,老虎要吃人,就把他的牙齿掰下来,老虎扑过来撒野,那就把他的屁股打一下,没什么了不起。

你怕他,他要吃你;你不怕他,他也要吃你。起来斗,尚有胜利的希望。毛主席曾经讲过,“如果你怕了,美国就客气,那么怕也好。如果怕了,美国就撤退,那怎么不好?问题是,你越怕它越欺负你,该怎么办?只好不怕,只好干……我看,你越不怕,它就越不敢任意欺负。”

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上个世纪50年代,60年代,我们有拍它的屁股,掰下它牙齿的经验,不打不成交嘛,后来,他们派基辛格博士来示好,又是签约,又是建交,又是做买卖,又是把老蒋从联合国给逐出。我们是就坡下驴,发展经济有什么不好,大家一块吃香的喝辣的,增加一些体重有什么不好?在美国人主导的体系之内,中国人靠着勤劳聪明才智善于学习,汗珠子掉八瓣儿,弄出了一些GDP,他又不干了,低吼嘶鸣发狠搞鬼捣乱,第2张照片里拜登说不准备干的那10条,他们都在干,而且越干越起劲儿,就进入了百年未有之变局呀,这就逼迫我们不得不进行带有许多新的时代特点的伟大斗争。别做美梦啦,起来练吧,再不练没命啦。

不忘初心,还要不忘斗志,不忘我们曾有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屈服的精神。

就像一个人多少年不运动,养尊处优,身子骨都不灵了,跑几步就哈哧,面对一个几乎没有停歇过战争杀伐的黑大个儿,一些人大气不敢出啊,尤其是在黑大个儿家里练习过端盘子、摆叉子、递纸巾、打下手的人,其习惯了的认定了的价值是在黑大个儿下边传话做高华,这些人急头掰脸地教导国人快快跪下,其地缘政治国际政治理论嘛,也很简单,跪下了黑大个儿不杀你。

这些人,心里未必有多坏,只是被人家洗了脑,吓破了胆,贾桂黄金标,站惯了。怕就怕这些书生之议不时生产策论误导大政。

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19601028日,毛主席与拉丁美洲十二国文化代表合照

195933日,毛主席同拉丁美洲一些国家共产党领导人会谈时说,在我们这里,过去亲美、崇美、恐美的人很多,特别是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也有许多劳动群众,他们不喜欢美国人,但是怕美国人。要做艰苦细致的工作,帮助他们逐渐消除这种恐惧心理。

目前的重要任务,不是要建立政治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体制自信么,我看不治好亲美、恐美、崇美的带状疱疹,一个啥子自信也建立不起来。

现在美国拉着北约国,迫我们投降,体制内露脸的不露脸的有人主张投降,大大小小的汪精卫们异常骚动起来,我们必须开展两个方面的斗争。就像经济要国际国内双循环,以国内循环为主一样,在政治斗争意识形态斗争方面,我们也必须庄敬自强整肃内部振作精神聚精会神。那些神气活现“皇军让我给你捎个信儿”的学派,如果他一定强调学术自由的话,那就不妨让他自由些,但绝不能主导我们的政治决策。

江大人说过,亲美、媚美、崇美、恐美往往是一体的,多种症兆一个病根儿,就是奴隶思想。这话蛮深刻的,所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这一句话,像一团火,点燃了伟大的斗争。

司马南:美国离间中俄“三步棋” 

这几天看美国的一些所谓战略学者的评论,他们说中国最近这关不好过,中国要崩溃。崩溃论威胁论他们交替使用,一点都不觉得别扭。是的,中国要崩溃,已经崩溃到世界第二了。只要我们自己不犯颠覆性错误,可能很快就会崩溃到世界第一。

中国的GDP当然是我们的对手忌惮的,但需指出,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井冈山的时候,瑞金的时候,杨家岭的时候,西柏坡的时候,刚建国的时候,GDP在哪儿啊?

红色文化网上,最近读到江涌先生的文章,《论毛泽东对美斗争思想》,是一个系列,有若干篇,其中谈到毛主席与苏加诺的对话。

1956930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印尼总统苏加诺。

苏加诺:刚才主席说,美国不怕中国。其实不是这样,美国是怕中国的,但这并不是因为中国已经工业化,或者有原子弹。

毛泽东:它是怕我们的政治。

苏加诺:是的,怕中国的政治,怕中国的思想意识。

毛泽东:怕我们去散布,对它不利。

……

我们曾经是有极强的政治优势的,这种优势从茅坪镇八角楼一直到丰泽园菊香书屋,生长着,保持着。

这是一个大话题,今天不讲了,值得我们好好想一想。

我们的政治优势究竟是什么?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政治优势,究竟体现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们的对手包括美国人都怕?后来他们为什么不那么怕了?2012年以来,他们为什么又怕了起来?

2022320日早饭后,整理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据本人在居委会中心理论组学习会上关于乌克兰战争的发言整理。前几天写了两篇反驳某教授降美弃俄的文章,文章被删了,来人表情严肃直接念稿儿,没有批评我,只是说我的文章如果不删的话,有可能会被别人利用。突然想起据传是杜月笙的话,不要怕被别人利用,被人利用,说明你还有价值。这篇文章,希望有人拿去利用一下。)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33
0
0
2
1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