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华盛顿要“抓狂”!

作者:有里儿有面 来源:有理儿有面 2023-11-14

11月11日清晨,美股迎来大涨收盘,美国三大指数大幅走高,标准普尔、纳斯达克、道琼斯分别上涨了1.56%、2.05%、1.15%,其中纳斯达克创出了半年来单日最大涨幅纪录结束本周交易。

还没来得及庆祝,“杯具”就来了。

不久后,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因为美国利率和赤字上升,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已将美国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并维持长期发行人和优先无担保评级为“Aaa”。

“负面”是什么意思?

穆迪是这样说的。

这篇英文公告大意是说:美国财政实力的下行风险已经增加,可能不再能完全被特有的信贷优势所抵消。在更高利率的背景下,如果没有有效的财政政策措施来减少政府支出或增加收入,预计美国的财政赤字将保持在高位。美国国会内持续的政治两极分化,增加了无法达成共识的风险。

说白了,比如你开一家店或者在菜市场内支个摊,但“鬼称”“宰客”时有发生,经常被顾客投诉,所以不被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没有从业资格。

政府也跟市场一样,信用堪忧了。

消息一出,引起舆论密切关注。

美国政府代表纷纷跳出来表示愤怒和指责,“否认三连”说“我没有,不是我,别瞎说”,想要“自证清白”。

比如,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沃利·阿德耶莫发表声明称,自己“强烈反对穆迪的调整”,他说“美国经济仍然强劲”,并强调拜登政府已经在尽力确保美国财政的稳健,包括在6月份与国会达成的超过1万亿美元的赤字削减措施,以及在未来十年内将赤字减少近2.5万亿美元的计划。

评级公司的评级调整,为何能让自诩“世界老大”的美国产生强烈反应?

这家评级公司可不简单。

穆迪于1909年创立,总部设在美国纽约,投资信用评估对象遍布全球,具有“全球金融话事人”之称,是国际三大权威投资信用评估机构之一,其他两家是惠誉和标准普尔。

更扎心的是,这三家机构在1975年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认可为“全国认定的评级组织”或称“NRSRO”。

今天美国政府反对穆迪评级实在打自己的脸面。

事实上,包括穆迪在内的三个机构对美国政府已经够“仁慈”,够“义气”了,还是免不了一顿骂声。

为什么这么说呢?

要知道,三大评级机构并非穆迪第一家发起这种对美国政府“降级”形式。

早在2011年7月,标准普尔就将美国评级从最高一档的AAA降至AA+,那时候的美债危机曾让美国股市成为全球多次暴跌行情的“领头羊”。

今年8月1日,惠誉将美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AAA下调至AA+。

这是惠誉自1994年首次发布美国信用评级近30年以来第一次对该国的评级下调,也是继标准普尔于2011年下调美国评级之后,美国第二次遭到评级下调。

那时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立即对此表示不满,说惠誉的举措是“武断、且基于过时的数据”。

自此,三大评级机构只剩下穆迪仍在“形式上”给予美国最高级别的评级,直到昨天才降级,所以大家说说看,这三大机构是不是已经很给美国政府“面子”?

照常说,三个机构这种给美国政府“面子”应当持续下去才对,为何在这个契机,纷纷“翻脸不认人”了呢?

这还得从美国政府身上找原因。

首先是财政问题。

具体来看,穆迪在公告中表示,美国财政实力的下行风险已经增加,可能不再能完全被特有的信贷优势所抵消。

这相当于我们信用卡透支了,银行认为我们无力还款,于是采取下调额度,甚至冻结用户的方式,保证自身资金安全。

而美国的财政问题历来也一直被人们所诟病。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又陷入“关门危机”了。

报道表示,目前为美国联邦政府提供的资金仅能维持其运转至11月17日。

也就是说,距离可能的美国政府“关门大吉”时间只剩下5天。

想要不然政府关门,不是没办法。

报道表示,国会须就临时支出措施达成一致,并由美国总统拜登在最后期限前签署成为法律。

据新浪财经11月12日报道,新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提出了一项折中的临时融资计划。

简单说,就是打钱,续命。

该提案将一些政府机构的资金延长至一月,其他政府机构的资金延长至二月。比如退伍军人事务部、能源部、农业部、交通部以及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资金将延期至1月19日,其余部门则延期至2月2日。

约翰逊声明说:“该法案将阻止圣诞节休会前推出的荒谬的节日综合传统,即大规模、超额支出法案。”

共和党领导人计划11月14日在众议院对该计划进行投票,这可能会结束约翰逊与党内保守派反叛者的短暂蜜月期。

其次是美国两党撕裂。

报告还特别提到,美国国会内部持续存在的政治两极分化,可能导致美国无法出台有效的财政政策,这使得美国存在未来出现债务危机的风险。

最后,穆迪还给美国说了几句“漂亮话”,像是在说“好好干,你还是很优秀的”。

报告说,“美国的制度和治理实力强劲,特别是货币和宏观经济政策的有效性”。美元和美国国债市场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独特和核心作用提供了不错的融资能力等等。

而这些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但穆迪高级副总裁威廉·福斯特并不看好,他说随着2024年美国大选的临近,国会两党达成共识只会变得更加困难。

小伙伴们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今年我们欢度国庆节时,美国政府就面临可能宣布“关门”的局面。

麦卡锡成为美国史上首位被罢免的众议院议长,众议院进入瘫痪状态。

虽然10月25日迈克•约翰逊当选新一任众议长,但国会很快又面临美国政府“关门危机”。

美国财务问题、两党撕裂、债务问题、美联储加息等一座座大山,就决定了每次发生“关门危机”,只能靠打钱、续命的方式,治标不治本,早晚崩盘。

第三,这跟美国自诩“世界老大”作死离不开关系。

2000年以来,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每年的支出都大于收入,又遇到2008年金融危机、新冠全球大流行等致使美国债务持续增长。

2019财年到2021财年,美国财政支出增加约50%。

2023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高达33.17万亿美元。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经济发展委员会认为,对于美国来说,债务占GDP的比例为70%才是比较健康的水准。

当美国债务已经占其GDP高达123%的比例。

这不是美国政府自己作死的结果吗?

并且老美还没停下来的意思,全力支持俄乌冲突一年多无果,10月7日巴以冲突爆发,美国又转向全面支持以色列,“冷落”乌克兰。

一场场战争,一次次拱火,注定把本就疲惫不堪的美国政府骨头拖到散架。

对此,全球利率策略师Ed Al-Hussainy表示,市场应该意识到(美国的)财政风险正在上升。

当地时间11月10日,美国密歇根大学发布数据,美国11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为60.4,为连续第四个月下降。

这一个个数据和现象无疑是在“有力打脸”美国财务部副部长的“美国经济依然强劲,国债是世界上最安全、流动性最强的资产”之说。

这种情况下,就连穆迪撑到现在也没办法再“偏袒”美国,否则“金字招牌”还要不要了?

并且,穆迪特别指出,由于财政实力的削弱,政治分歧可能进一步限制政策制定的有效性,阻止采取措施减缓债务可承受性的恶化。

穆迪此举有力给美国资本市场重重一拳,也将给国会共和党人带来压力。

总的来说,美国政府备受争议的这些问题,是长年累月下来的“老病”,随着2024年大选临近,两党斗争撕裂只会加剧,“老病”并不会得到缓解甚至解决,那些“权宜之计”只不过是饮鸩止渴。

还有一个不得不承认的客观存在:将来无论谁入主白宫,债务问题持续恶化并不会改变,这种“信用降级”事件还会发生,华盛顿再“抓狂”再“暴躁”,也只是“无能的狂躁”,改变不了什么!

还是那句经典口号,天佑美利坚!

图片源自网络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0
0
2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