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的启示:软实力要为维护国家安全服务

许华 2022-11-24 浏览:

俄乌冲突的启示:软实力要为维护国家安全服务

自从20世纪90年代初软实力概念被美国学者小约瑟夫·奈(Joseph S.Nye)提出以来,它深刻影响了人们对国际关系的看法,不仅在学界得到深入广泛的探讨,还被许多国家纳入政策轨道,作为一项战略手段和目标来推行。2013年,俄罗斯首次在官方文件《对外政策构想》中提出国家软实力问题,并将其定义为以公民社会力量为基础的融合信息通讯技术和人文交流等方法的非传统外交手段。从这一定义可以看出,公共外交、信息技术、国际传播和文化交流等因素被俄罗斯视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来源,这是俄罗斯对奈提出的软实力三大来源——文化、意识形态、对外政策思想的本土化改造和补充。

近年来,随着国际局势的急剧变化,俄罗斯对软实力的理解和运用发生了重大且根本性的转变,其中的经验教训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具有重要启示。

一、从国家形象塑造转向混合战、心智战

在国家软实力建设初期,俄罗斯的主要目标是向西方求同,希望融入西方文明大家庭,与北约建立真正的战略伙伴关系。在2013年《对外政策构想》以官方文件形式确定软实力战略之前,俄罗斯政府已开始整合资源,积极进行国家形象塑造工程。2009年,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成立国际形象委员会,重组和设立了一批公共外交和对外传播机构,如独联体和境外同胞暨国际人文合作事务署、俄罗斯世界基金会、国际形象委员会、戈尔恰科夫公共外交基金会、RT电视台,等等。2008-2012年,俄罗斯政府花重金聘请美国凯旋公关公司,在国际权威媒体上刊登国家形象宣传片,竭尽全力承办大型国际会议和世界赛事,如二十国集团峰会、APEC首脑会议、索契冬奥会等。俄罗斯希望通过公共外交、媒体传播与议程设置等活动推介本国的发展状况,塑造良好的国家形象,在国际上释放善意、化解疑虑、争取支持。

2013年年底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斥巨资实施的国家形象工程几近失败。不断加码的制裁与反制裁使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持续恶化,仅仅塑造良好的国家形象已不能适应新形势的要求,俄罗斯开始探索、扩展并试图重新界定软实力的含义。信息技术的进步、新型媒体的出现和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打破了国际传播格局,为俄罗斯的软实力战略转向提供了机遇和发展空间。

2016年,俄罗斯发布新版《对外政策构想》,其中设有独立章节阐述信息传播的重要性,视其为能影响国际局势的、与军事和经济力量同等重要的关键因素。与此同时,关注软实力的不仅仅有俄罗斯外交官,还有以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Валерий Герасимов)等人为代表的一些军事理论研究者。格拉西莫夫指出,在当前的国际博弈中,和平与战争两种状态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信息空间和文化领域成为新型战争的重要战场,特别作战部队的军事行动要与文化交流、信息对抗活动融合交汇,才能有效实现政治目标。伴随着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入俄行动和叙利亚战争中的成功,一个具有俄罗斯特色的术语格拉西莫夫战术开始在国际战略界和学术界产生影响。格拉西莫夫主张的把软实力与军事行动融为一体的战略思想被视为混合战争理念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

2021年,俄罗斯国防部长顾问伊利尼茨基(Андрей Ильницкий)提出心智战(亦称认知战)的概念,软实力正是这一战术的核心内容。心智战的目标是摧毁敌国社会的自我意识并改变其心智和文明基础,强调对外文化传播、信息交流等软实力手段的攻击性。伊利尼茨基认为,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不仅要考虑军事、领土、环境等领域的安全,还要考虑建立作为综合指标的心智安全;为此,需建立统一预警体系,对俄罗斯文明在教育、文化、经济、科学、国防和安全等领域所受到的威胁进行预警,并研究心智战反制措施。

二、由助力国际交往到赋能国家安全

2013~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与美西方国家的关系迅速恶化并发生了深刻改变。20141218日,普京总统在年度记者会上把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比喻成熊和铁链。他说,小熊本该静静地坐着休息,吃浆果和蜂蜜,他们却想把熊锁起来,想把熊的牙齿和爪子拔掉。2018年,俄罗斯著名政治学家苏尔科夫(Владислав Сурков)无奈地承认:“2014年因许多众所周知的事件被载入史册。然而,当年最重要的事情时至今日才为人们所意识到——俄罗斯朝向西方的史诗行进已然结束,我们停止了追求成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以及与欧洲高门大户攀亲的徒劳行为。

苏尔科夫的失望、普京的愤怒和不安全感不仅仅是意识形态冲突和政治矛盾的文学表达,更折射出了俄罗斯的外交、安全、国防政策的转向,这一精神也充分体现在相关官方文件中。2014年以来,俄罗斯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俄罗斯军事学说》《俄罗斯国家信息安全学说》等文件不断强调西方信息攻势对国家利益的威胁,高度关注信息传播与国家主权的关系。这些文件不仅为俄罗斯安全力量的发展确定了方向,对软实力的战略规划同样产生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国家安全战略》是俄罗斯研判国际形势和内外安全环境的重要文件。比较2009年、2015年和2021年发布的战略报告,可以看出,俄罗斯对国际形势和国内外安全环境的解读和判断在这十余年间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在2009年的《国家安全战略》中,俄罗斯尚期待着与美国和欧盟进行透明、稳定的战略合作和经济合作。但2015年的《国家安全战略》改变了与美欧合作的基调,将美国及其盟友定义为军事政治对手,认为其对乌克兰的干涉以及把俄罗斯塑造为敌人的行为是影响俄罗斯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2021年的《国家安全战略》则删除了此前有关与美国建立合作关系、与欧洲开展互利合作等内容,首次设置单独章节论述信息安全的重要性,把发展安全的信息空间,保护俄罗斯社会免受破坏性的信息心理影响列为八项重要的国家利益之一,把信息安全列入九项国家战略优先方向之中。

2014年出版的《俄罗斯军事学说》指出,信息既是一种武器,也是作战领域,在现代冲突中的地位日益突出。2016年出版的《俄罗斯国家信息安全学说》认为,信息安全问题成为世界各国的共同挑战,广播、电视等大众传媒将成为实现政治和军事目的的主要斗争手段;要确保信息安全并在激烈的信息对抗中获胜。

综上可见,苏联解体后,北约持续东扩、欧洲反导系统建设的推进以及境外战略利益受损等严峻形势激发和强化了俄罗斯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在俄罗斯民族文化中根深蒂固,推动俄罗斯时刻保持进攻状态,因此,俄罗斯软实力战略的主要目标从塑造有利环境、促进国家发展转向了赋能军事行动、维护国家安全。

三、俄乌冲突背景下的软实力较量

近年来发生的两次乌克兰危机,为国际政治博弈中的软实力较量提供了独具特色的案例。2013年年底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不仅打乱了俄罗斯复兴的节奏,也暴露出其软实力发展的短板——发展模式缺乏吸引力,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乌克兰民众用示威和颠覆政府的方式表达了对俄罗斯模式的拒绝。但是,俄罗斯软实力中的文化形象、国际传播力、社会凝聚力、领袖号召力等因素在这一时期的索契冬奥会和克里米亚入俄等事件中得到了多层次、多维度的体现,在反击对手的软实力攻击、维护自身内部稳定、维持国家发展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2022年的俄乌冲突中,俄罗斯与乌克兰展开了激烈的软实力较量。乌克兰背后不仅有美国和欧盟的道义声援和外交支持,更有号称第二中情局的美国民主基金会、大西洋理事会等智库和全球顶级公关公司的长期耕耘和强力推进。2013~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中,乌克兰人曾经感慨自己在俄罗斯面前就像一个水滴对抗俄罗斯在全球掀起的反乌宣传洪流。但2022年局势扭转,两国在国际传播中攻守易位。针对俄罗斯在第一次俄乌冲突中的软实力得分项,美国及其盟友进行了重点攻击,还打出一套早有预案的组合拳,国际传播中各种污名化、威胁、封禁、制裁等战术运用达到前所未有的烈度。

(一)英美主导的反俄宣传联合阵线

2022年的西方反俄浪潮中,貌似自发的和随机形成的国际舆论背后隐藏着一个全球性、全链条的产业。据美国媒体报道,反俄宣传战的指挥部位于伦敦和华盛顿,超过150家公关公司、媒体营销公司和水军团队承包了相关业务。英国公关公司PR Network处于这一链条的核心位置,负责组织和协调公关专家与国际媒体的合作事宜。该公司长期为英国保守党工作,其合伙人之一英厄姆(Francis Ingham)与英国政府关系密切,是英国政府通信服务战略和评估委员会委员、国际通信咨询组织的首席执行官。

华盛顿的SKDK政治咨询公司则扮演了乌克兰政要外宣顾问的角色。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美国国会的演讲由政治咨询顾问安德鲁·马克(Andrew Mac)撰写,乌常驻联合国代表基斯利茨亚(Sergiy Kyslytsya)在联大会议上的讲话出自华盛顿政治咨询公司经理斯蒂芬·克鲁平(Stephen Krupin)的手笔,等等。而这些公关公司的背后,是美国民主基金会、大西洋理事会、开放社会基金会旗下的国际复兴基金等组织。当年正是这些组织深度参与了乌克兰的颜色革命,现在通过它们的策划和协调,美国和北约国家对俄乌冲突的媒体报道统一了口径。因此,在信息空间,俄罗斯的对手实际上是美国及其盟友的统一阵线。

(二)平台封锁与国际传播围攻:美西方的压制性优势

在围绕2013~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进行的宣传战中,西方媒体虽拥有优势,但并不具有压倒性的影响力。特别是在克里米亚入俄问题上,俄罗斯媒体打破了西方媒体对全球新闻议程的垄断,带有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标志的视频被世界各国媒体大量转载,很大程度上消解了西方国家关于乌克兰危机的话语优势,为俄罗斯争取到不少国际受众的理解和认同。2022年的俄乌冲突中,美西方汲取了上一次乌克兰危机舆论战的经验和教训,在事件初期立即采取措施,从国际传播和国内传播两方面针对俄罗斯采取了平台封锁、议题消解和舆论攻击等行动。

1.渠道和平台封锁

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在舆论战中展现了强大的实力,给俄罗斯媒体贴上虚假新闻标签,或对其进行限流、封号。俄罗斯的国际传播一度瘫痪,而对乌方有利的新闻则垄断了西方主流媒体和平台。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更是西方各国的重点防范对象。2022228日,元宇宙公司宣布旗下的脸书和照片墙将限制欧盟用户对俄罗斯官方媒体的访问。同日,推特开始对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账号进行特殊标注,并持续删除俄方关于俄乌冲突的表述。苹果、微软、谷歌等公司也紧随其后。苹果将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应用从全球除俄罗斯以外的地区的应用商店中下架;微软不仅下架今日俄罗斯等俄媒的应用,还不再展示相关媒体的产品和广告;谷歌旗下的优图在全球范围内阻止用户访问俄罗斯官方媒体频道。

2.消解俄罗斯反纳粹的核心议题

为了消释和排除俄罗斯提出的反对新纳粹的议题,西方媒体改变了之前对亚速营等组织的定义。在脸书上,亚速营曾经被归为与三K党、伊斯兰国(ISIS)同类的恐怖组织,其在平台上的活动受到关于危险人员和组织政策的限制。但在2022224日,脸书改变政策,允许发布有利于亚速营的帖子。310日,脸书向员工发送内部邮件称,用户可以赞美极端组织亚速营在抵抗俄罗斯方面扮演的角色,同时放宽原来的反仇恨言论规定,允许用户对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和俄罗斯、白俄罗斯领导人发起死亡诅咒及其他暴力言论。在这种选择性的舆论框架下,乌克兰的宣传得到西方媒体和社交网络的大力支持,几乎垄断了英语媒体。乌克兰人被塑造为抵抗外敌的浪漫形象,而俄罗斯则是造成平民死伤惨重”“丢盔弃甲举手投降不堪一击的形象。

3.用科技手段甄别俄罗斯的虚假信息

针对俄罗斯在网络上的潜伏与暗战,推特、谷歌等美国互联网公司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活动。推特的鸟观Birdwatch)软件可以从平台上搜集用户的政治光谱信息,发动推特社群去发现和澄清虚假信息。谷歌拼图Google Jigsaw)利用搜索引擎和优图视频平台设定具有俄罗斯国家宣传特征的典型参数,然后应用重定向模式来阻止俄罗斯的信息干扰。值得一提的是,谷歌拼图的负责人贾里德·科恩(Jared Cohen)身兼技术精英和政府官员双重身份,先后在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和谷歌智库部门“Google Ideas”任职。在他的策划下,社交媒体为美国在阿拉伯之春”“叙利亚战争中的行动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文化软实力:国际文化舞台上的去俄罗斯化

丰富的文化资源是俄罗斯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上,名为俄罗斯之梦的开幕式吸引了全球观众,文化内容正是其中的华彩乐章,数十位蜚声世界的艺术大师的名字根据字母顺序逐次呈现,让观众在短短几分钟内感受到俄罗斯文化的丰沛与深厚。在反映国家形象美誉度的安霍尔特捷孚凯国家品牌指数排行榜上,俄罗斯在文化和文化遗产参数上多年位居前十,这也是其综合形象中贡献最大的得分项。

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文化迅速成为西方第一波制裁和打击的对象,大量西方文化机构掀起了去俄罗斯化的浪潮。在文学、音乐、美术、舞蹈等领域,与俄罗斯有关的组织、艺术家、文物、文化产品等受到广泛的排斥和制裁。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卡内基音乐厅、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等音乐团体拒绝上演柴可夫斯基、肖斯塔科维奇等人的作品;意大利米兰比可卡大学从课程表上删除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分析课;戛纳电影节宣布不欢迎俄罗斯官方代表团或与该国政府有关的人,马赛宣布取消第26届俄罗斯戏剧节;芬兰海关扣押经芬兰转运回国的俄罗斯外借展品,阿姆斯特丹关闭俄罗斯前卫艺术展;欧洲猫科动物国际联合会宣布制裁俄罗斯的猫,欧洲年度树木评委会拒绝屠格涅夫手植的橡树参赛;等等。

文化软实力是以文化资源为基础,通过传播、交流、互动而产生的一种影响力。美国和欧洲采取的文化去俄罗斯化的政策,意在通过删除文化符号、拆毁文化桥梁等手段污名化俄罗斯,削弱其软实力,这不仅减少了俄罗斯在国际上获得道义支持的可能性,也使其文化失去与世界交流、对话和融合的机会,试图令其在孤立和隔离中走向封闭和衰落。

(四)平台替代:俄罗斯能否绝地反击?

2022年的俄乌冲突舆论战中,俄罗斯虽被重重封锁,但并非陷于绝境。一方面,俄罗斯对美国社交媒体展开反击,限制其在俄罗斯的传播。俄罗斯出台刑法修正案,规定将严惩传播有关俄罗斯军人虚假消息的行为。在这一法案签署后,英国广播公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彭博社等多家西方媒体宣布在俄罗斯停播,部分媒体在俄罗斯搜索引擎Yandex上的音频号被删除。元宇宙公司被俄罗斯特维尔地方法院裁定为极端组织,其旗下的脸书和照片墙被禁,俄罗斯公民购买其广告或以其他方式向脸书注入资金可能导致以资助极端组织为罪名被起诉并承担刑事责任。今日俄罗斯、《观点报》等俄重要媒体纷纷在网页上删除了照片墙、脸书等应用图标。

另一方面,由俄罗斯人杜洛夫(П. Дуров)开发的软件电报Telegram)的影响力激增,其新闻频道新增订阅量在俄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一周内达到1950万。电报几乎成为俄罗斯硕果仅存的对外发声平台,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Дмитрий Медведев)、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Мария Захарова)、俄罗斯车臣共和国领导人卡德罗夫(Рамзан Кадыров)、俄罗斯航天局前任局长罗戈津(Дмитрий Рогозин)等人以及外交部、国防部等政府机构在电报上的账号成为国际社会了解局势发展状况的重要俄罗斯信源。全俄舆论调查中心20224月的调查数据显示,电报的各项数据大幅增长,在俄罗斯市场普及率上升至第四名,取代美国社交平台照片墙位置。照片墙的市场占有率从20219月的53%下降至25%,日活用户从33%下降至9%。同期脸书和推特也遭遇用户流失的情况,分别从21%11%降至11%7%

2014年起,俄罗斯开始在科技、经济、金融、信息等领域实施替代战略。20211月,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Алексей Пушков)宣布,联邦委员会的信息政策委员会正在致力于加速创建和发展国内互联网平台的工作。普什科夫强调,如果没有在数字领域实现独立,俄罗斯就不会拥有主权2022年,梅德韦杰夫在电报上表示,将大力支持建立本土社交网络,以对抗西方彻底抹掉俄罗斯,将其从网络上删除的企图。从俄罗斯近期的经验教训来看,建设一个能为其所用的国际社交媒体平台,是在未来的信息战中取胜的重要条件。

(五)内部凝聚力:俄罗斯抵御心智战

2013~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中,西方的遏制和制裁激发了俄罗斯民众普遍的爱国热情。201410月全俄舆论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认为俄罗斯民族团结状况良好的受访人比2012年同期增加了一倍,那些希望以制裁在俄罗斯内部制造政治矛盾的人未能如愿,西方制裁反而起到了团结的作用2022年,美国及其盟友也把消减内部凝聚力作为对付俄罗斯的手段。除了采用常规的颜色革命手段,如利用培植多年的第五纵队组织反战游行,煽动民众与政府对立等方式来制造政治危机外,还不惜破坏私有财产不可侵犯”“艺术无国界等原则,用敲山震虎的方式公开向俄罗斯精英中的第六纵队进行威胁和利诱,意图利用他们的影响力打击俄罗斯经济,撕裂俄罗斯社会和左右政治决策,为煽动内乱和颠覆政权创造机会。

俄罗斯思想家杜金(Александр Дугин)提出的第六纵队,是一个由体制内的自由派、政府官员、寡头及所谓的开明爱国者等组成的精英群体。杜金认为,第六纵队表面上支持普京,其实与第五纵队的深层目标一致,都是亲美、亲西方和反普京、反俄罗斯的。他们信奉西方中心论、大西洋主义、单极世界等理论,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思想道德和信息领域阻碍俄罗斯的复兴,损害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杜金特别指出,第五纵队的影响力由于其坚持的反俄罗斯立场而减弱,很多代表人物移居国外,但第六纵队的精英们手握权力且具有较强的迷惑性,危害性也更大。

为充分利用这一股力量,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及其盟友立即组织力量对相关群体采取行动,REPORussian Elites, Proxies and Oligarchs,即俄罗斯精英、代理人和寡头的首字母缩写)多边工作组为其代表性机构。来自美英德日等西方国家的金融和司法官员、情报人员对俄高官、寡头及其家属进行跟踪、定位、制裁,对其资产进行扣押、没收、出售等。美西方国家希望这些精准的制裁能迫使寡头们出面影响俄罗斯政局和俄乌冲突。

在文艺界,美欧对那些拒绝谴责俄罗斯的艺术家进行惩罚,指挥家捷杰耶夫(Валерий Гергиев)和索基耶夫(Туган Сохиев)、歌唱家涅特列布科(Анна Нетребко)等人被西方音乐团体解职、解聘。在经济和金融领域,众多俄罗斯商界人士因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密切被西方制裁。俄罗斯前首富阿布拉莫维奇(Роман Абрамович)的资产被英国政府冻结,寡头乌斯曼诺夫(Алишер Усманов)的游艇被德国扣押,莫尔达绍夫(Алексей Мартошов)的豪宅被意大利政府没收,等等。西方针对文化和商业精英的施压确实产生了效果,众多社会知名人士纷纷出面与政府进行切割。如搜索引擎Yandex的总经理布宁娜(Елена Бунина)辞职出国,《新报》总编穆拉托夫(Дмитрий Муратов)拍卖诺贝尔和平奖奖章以支持乌克兰儿童难民,大剧院和马林斯基剧院的部分艺术家辞职,以及多位俄罗斯科研机构的学者在媒体上发表反战声明或公开信,等等。俄罗斯铝业公司的负责人杰里帕斯卡(Олег Дерипаска)曾被称为普京的坚实支持者,但他批评特别军事行动是愚蠢的冲突,呼吁在俄罗斯进行一场根本性的变革:不能像2014年一样静观其变,必须改变经济政策,必须全面结束国家资本主义。互联网银行廷科夫银行的创始人廷科夫(Олег Тиньков)表现得最为突出,他把俄罗斯军事行动称为一场大屠杀,希望西方集体给普京指出一条生路,此后西方取消了针对廷科夫的制裁。

在俄罗斯国内,美国展开了分化社会、扩大分歧和招募内应的行动。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各大社交媒体上仅在两天之内就出现了约1200条传播虚假新闻和呼吁民众反对政府、上街集会的广告,这些广告精准地面向社交网络中的俄语受众。脸书、推特和谷歌上通过特殊的地理定位精准投放反俄信息以及反俄网站和应用的广告,美国联邦调查局则通过互动情况定向识别持反政府立场的俄罗斯用户,以便进一步开展信息投喂活动和招募内应。

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的态度出现较大差异。数据显示,持支持意见的社会群体以执法机关工作人员、退休金领取者和公务员为主,而85%的科研工作者强烈反对这一行动。另外,公关、媒体和文艺行业的反对情绪也比较高。一些演员、音乐家、作家、记者、科学家在媒体上纷纷发表抗议政府和反对军事行动的消息,并攻击对军事行动持支持态度的人。

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知识精英、文化精英凭借在传播领域的优势地位,对社会舆论和社会心态的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在俄乌冲突初期,他们也一度引领舆论,呼应西方对俄政府的谴责之声。为凝聚共识、增强社会向心力,俄罗斯先后采取措施,一是出台刑法修正案,严惩传播有关俄罗斯军人的虚假消息、极端思想和恐怖主义信息的行为;二是加强防范外部渗透的工作,关闭反俄宣传媒介和非政府机构,加强爱国主义和俄罗斯价值观的宣传。随着事件的发展,俄罗斯社会对于美国及其盟友挤压俄罗斯发展空间、引发和深化国内危机等行为的认识逐渐清晰,支持政府行动和支持普京的意见占据了上风。这也许就是俄罗斯在战事开局不利和被西方全面制裁的情况下,社会信心和凝聚力非但没有崩塌,反而越来越牢固的原因之一。

全俄舆论调查中心、民意调查中心等机构的民调显示,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在特别军事行动开展后不断走高,对政府的信任度也在提升。20223~5月,对特别军事行动的支持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反对的意见不断下降,截至20225月底的调查数据分别为72%18%。绝大部分受访者(73%)对当前国家形势满意,认为发展方向是正确的。

四、总结与启示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场变局不限于一时一事、一国一域,而是深刻而宏阔的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伴随世界之变,国际政治中思想舆论斗争和软实力博弈更加激烈。面对美西方的围堵和遏制,中国和俄罗斯面临着许多相同的挑战和风险。对此,两国应保持高度的警惕并汲取俄罗斯在与美西方较量中的经验教训。

(一)辩证处理好发展与安全的关系

俄乌冲突以及美西方对俄罗斯的封锁和制裁对现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产生巨大冲击。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成为大国遏制和打压异己的工具,国际公共产品被私有化、政治化和工具化,维护世界稳定和促进发展的一系列经济、金融规则,反而变成进行混合战的利器。随着中国国力的发展,中美竞争的结构性、根本性特征越来越突出。中美之间发展与遏制、开放与围堵的斗争不断升级,而软实力较量更是贯穿于各个领域。中国的发展为现有国际秩序的稳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但是中国始终被美西方视为他者。在国际局势大动荡、大调整的形势下,我们应准确把握形势变化,掌握历史主动,抓住机遇,重新审视和调整国家软实力的战略目标和实践方式。

(二)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共同发展过程中涵养国家软实力

俄乌冲突绝不是美国宣扬的民主与专制的冲突,而是反抗和维护美式霸权的两种力量的角力。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逐渐识破美国策划战争、谋取霸权的伎俩,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势必得到更多的理解与认可。俄乌冲突之后,追求自主发展的国家将越来越多,中国将赢得更多反帝”“反霸的同路人,这将为我国软实力的增长提供新的机遇、注入新的动力。中国应联合世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积极参与制订新的国际规范和规则,推动建立公正、平等、互惠的新型国际体系。

(三)聚焦科技实力驱动和商业模式创新,提高中国软实力的国际适应性

互联网空间无国界,但是网络高科技公司却有国籍归属或资本属性。美国互联网公司在社交媒体应用软件开发方面居于全球领先地位,也为国家软实力的投射提供了重要的基础设施和技术平台。如果一国对他国信息渠道存在较强的依赖性,就先天性地存在战力短板,在激烈的国际博弈尤其是混合战中难以维护本国的网络主权。美俄互联网产业差距悬殊。由于缺乏高度国际化的社交媒体,在2022年的俄乌冲突中,俄罗斯过去行之有效的舆论战手段屡屡被美西方破解和反杀。中俄面临的挑战和困境类似,国内媒体平台的国际化之路并不顺利。因此,要应对未来国际舆论战、心理战、信息战,应发挥政府主导作用,抓住机遇,下大力气改变中国在国际层面媒体平台的弱势地位。

(四)强化内部凝聚力,把控、引导舆论宣传方向

舆论主导权是重要的软实力资源,与国家安全紧密相关。古语有云:足食,足兵,民信之矣民无信不立民信,即民众对国家的信任和认同,这不仅是一国政治的基础,也是一国软实力的基础。对中国而言,在抗击中美贸易战、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未来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等历史关头,需要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言论空间,必须在意识形态宣传中采取创新方式,既要有宏大叙事、口号,也要有与民众共情的叙述和表达,以在最广泛的人群中激发爱国主义思想;要强调家国情怀,号召先天下之忧而忧;要增强全民的国家安全观念,运用各种政策、法律和技术手段防止敌对势力的渗透和冲击。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0
0
0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