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间谍培养基地,上海东亚同文书院

周伯通 2022-12-07 浏览:

两国互相在对方国家建学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增进交流的需要嘛,但用建学校来搞别的事情,就让人不得不防。日本就喜欢用学校来掩饰,搞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比如1901年,日本在上海搞的学校,叫东亚同文书院,培养了大量的间谍,为后来日军入侵提供情报服务,这学校1945年停办,回日本后在东京建了东亚书院,开设有中文班,80年代,重新来到中国,做一些教育交流的工作。

日本间谍培养基地,上海东亚同文书院

日本对中国非常有执念,几千年的执念,一直放不下,在汉朝的时候,岛上面有100多个国家,一个个地抢着来上贡,他们朝贡带来的东西是小鱼干,然后对汉光武帝说:我很好得,你一得就能得到我!” 光武帝说:我不想得到你!架不住他们死缠烂打,光武帝只好说:我承认你们是中华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总行了吧?他们还不相信,于是光武帝刻了一个金印给他们,上面写着:汉倭奴国金印,正式将日本纳入大中华圈。

古代皇帝对周边这些国家很烦的,谁想藩属他们呀,都是上杆子上架主动要求我们藩属,这藩属和现代殖民完全是两码事,殖民能搞很多钱回来,藩属呢,要送很多钱出去。特别是日本,每年带着小鱼干来朝贡,小鱼干在路上被他们吃的都差不多了,汉朝皇帝还得赏赐大量金银给他们,有一次日本人自己也觉得送这样的礼丢人,于是他们就把自己随行的女人和男人,挑出个头高一点的一些送给光武帝,后来光武帝把送来的男人都退给他们了。

日本间谍培养基地,上海东亚同文书院

日本人从来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常常以中华正统自居,所以1901年在上海建学校的时候,提出的口号是:拯救中国。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对中国的侵略。当时东亚同文书院的创办人荒尾精看到的大清是满目疮痍、民不聊生,与往昔书本上看到的天朝上国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当很多人都去西方求发展的时,荒尾精却要来中国,日本陆军大臣大山严就问为什么?荒尾精说:中国要被西方人祸祸完了,我们应当取得他!” 他都想好了年号了,就叫宋朝,定都东京,就是河南开封那地方。

为什么国号叫宋朝呢,而不叫唐朝呢,虽然日本来唐学习的人很多,但大唐总看不起他们,三天两头揍他们一顿。而宋朝呢,是公知治国,对世界都很友好,谁揍他他就给谁银子。日本人在宋朝得益最多,日本很多中华宝物都是宋朝时候搞去的。

在宋朝时,日本还带了很多妇女过来借种,当时叫度种,宋人周辉记录如下:偶遇倭国一舟漂泊在境,一行二三十人,至郡馆,妇女悉披发,遇中国人至,择端丽者荐寝,名曰度种。

后来南宋亡了,日本上到天皇下到平民,全国穿孝服,朝西跪了三天。《心史》记载:彼知大宋失国,举国茹素。所以日本人认为中华文明没了,只有他有资格来拯救中华文化。

日本间谍培养基地,上海东亚同文书院

都承认你是中华一份子了,他还不行,他非得要把全部的土地拿到手。于是在清末搞了这个东亚同文书院,这书院只招收日本学生,外人不得进入,为了刺探情报,这些毕业的学生,都留起了清朝人的辫子,装扮成中国人,书院的历届学生对中国进行的长达四十余年实地调查,旅行线路700余条,遍及除西藏以外的中国所有省区,内容涉及地理、工业、商业、社会、经济、政治等多方面,在当时,日本人比中国人还了解中国人。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里写道: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教给学生几年的奸细之术,然后把学生分配到政府机关或各个公司。有些人扎根于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终身做奸细。

日本赋予了自己的行为以极强的正义感,培养了大量的职业间谍,他们的校歌是这样的,日本少年向中国远航,一百五十人弦诵一堂。若问吾辈何所思,将见东亚万里无云乾坤朗……,后来爆发侵华战争中,这些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学校教务的根津一说道:诸君通晓华语,又多少熟悉中国事,所以希望诸君暗察敌军军情及其他内情,为天皇效力。

客观上说一下清末的日本,那时国内老百姓并不仇日,可以说是相当的亲日,日本也为中华进步青年提供了不少帮助,很多留日之学子后来都回来救国。这也反映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谁得到群众的支持,谁就能赢。

当时干的是朝廷的清军,老百姓已经对朝廷彻底失望了,巴不得有外人干翻它呢!后来全民一致抗日,是因为日本屠杀平民啊,失去了中国的群众,他变的啥也不是,最终必然是失败。

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最后一任校长是本间喜一,回日本后办了爱知大学,他将书院遗留资料全部移至该校,爱知大学官网在学校介绍里,自豪地将校史追溯到1901年的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本间喜一希望这所学校专门培养国际视野的人才,他对中国念念不忘,说中国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给我们一顿猛夸。这个学校除了孔子学院外,还有东方哲学,中国历史,当代中国,中国研究等专业,附属机构有: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

日本间谍培养基地,上海东亚同文书院

日本这个国家是世界经济的照妖镜,一旦他要学习哪个国家了,就等于默认了这个国家已经是世界老大,如今他们又提出认真向中国学习,现在在中国的日本学校,他们学习中国古代史、中医、诗词歌赋、以及孔孟之道,然后深究,比我们的孩子还厉害,在这一点上,我是钦佩他们的,但是你学习归学习,你总不能老走这样的路:我学谁,我就想弄死谁。

虽然战后,日本一直在搞中日友好文化,每年有专门的经费给到中国文化人,让他们写文章、写书,参加各种文化论坛活动,宣传日本人的温柔善良可爱大方,日本是个礼仪之邦等,但是谁信呢?

日本给中国人民造成的创伤实在是太大,再加上战后死不认错,把一些战犯供奉起来,这种行为是得不到中国人民原谅的。以后还是少搞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吧,再惹众怒一次,地球上就没有这个国家了。

有人问,和平时期不打仗,日本间谍还能干啥?我的答复是:他们随时准备打仗!因此我对国内的二狗子告诫一句:一日之纵,数世之患。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5
0
0
2
1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