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吴 铭 2020-03-25 浏览:

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现在,疫情尚未结束,《中国XX报》已经迫不及待地刊登了《重塑医疗信用 社会办医在路上》一文,置于公立医院的伟大作用于不顾,坚决与人民为敌,明确表态支持以莆田系为代表的医改:——据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0日,全国共有643家非公医院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工作,累计收治确诊病例3419人、疑似病例1627人、治愈出院1484人。

——非公医院抗疫也“硬核”。

——得益于政策红利不断释放办医活力,以莆田籍为代表的非公医院就像野百合迎来春天,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社会办医群体。

——2019年6月10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发布《关于印发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重申“加大政府支持社会办医力度”。

其实,他们对抗疫的贡献,即使满打满算,也仅占2%,而且姗姗来迟。如果“社会办医”能够完成抗疫任务,那么,美国、英国等所谓文明发达的国家,也不会如今天这么手足无措了。可以想见,如果没有公立医院、解放军医院,这场疫情后果,必然和美国、英国等所谓发达、文明、先进国家一样,是不堪设想。

以上,只是从宏观上讲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暗地里配合美国法西斯,在中国制造疫情的可能性。下面,从具体技术细节讲这种可能性。

一是一开始,几乎所有媒体都将病毒的来源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华南海鲜市场,几乎无人提及美国德特里克堡及其所谓电子烟肺炎、新型流行感冒,实际上是刻意隐瞒了美国这个疫情策源地。随着事态的发展,人们发现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国的疫情均早于中国且与中国均无关,尤其是意大利、澳大利亚的疫情,更是与美国有直接关系。那么,一开始时的舆论众口铄金,难道是偶然?考虑到媒体舆论的控制情况,更加让人疑惑。

二是美国军人运动员在2019年10月份武汉军人运动会上的表现,他们居然没有拿到一块金牌,而且美国军人很喜欢到处走动,据说这些美国军人运动员曾经在武汉比赛期间,身患“虐疾”。下情如何?不得而知。

三是关于疫情的预警。这是当前公知最关注的焦点。在中国,按照理想状态,显然预警是可以更早一些,效果会更好;当然,仅仅疫情20多年,便全国动员,仍然比所有西方国家强一万倍。考虑到,专家组最关键的专家,是明知道这个病毒存在人传染人、传染性极强的,但却告诉中国人民,“不存在人传染人,可防可控”。是不是为了阻止中国人民及时预警疫情、采取措施,以期待此疫情进一步扩大,以便让中国疫情“先于”美国爆发,进一步让美国有足够的理由诬赖中国为病毒来源,并为华尔街财阀争取时间,以便他们从股市找出资金!

现在,公知拼命在李文亮“吹哨人”问题上的炒作,但是,对于嫌疑最大的高某人,却不置一词。不值得怀疑吗?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美国华尔街精英,早就知道这是“新型冠状病毒”,早就知道这场疫情即将在全球爆发,他们早就从股市里撤出了资金。那么,在中国某些人的配合之下,蓄意在中国制度病毒,并极力传播这个病毒,掩盖美国疫情,以便为华尔街争取时间,完成从股市全身而退,就有足够的理由了。

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四是关于疫情的舆论战。一个奇葩的现象是,关于中国人民的这场抗疫战争,有两条战线:一条是一线公立医院医疗、公有制企业工人的抗疫斗争,另外一条是反击美国法西斯舆论对中国人民抗疫的抹黑、攻击、歪曲的反击斗争。后者的斗争,更加激烈,高潮迭起,让人眼花缭乱。不完全总结一下,这场舆论战,大约区分为以下几个回合:一是病毒来源究竟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华南海鲜市场,还是美国德特里克堡;二是石某、高某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三是中国抗疫是否侵犯人权、抗疫过度;四是中医中药的效果;五是西药特效药德瑞西韦以及疫苗;六是李文亮事件;七是李跃华事件;八是中国两神山医院和方舱医院;九是美国德特里克堡为什么关闭、美军运动员究竟患的是什么病;十是美国为什么要刻意隐瞒其新冠肺炎疫情;十一是美国政客在其股市暴跌前撤出资金是怎么回事;十二是英国的“群体免疫”文明进步还中国全民抗疫文明进步……可以相见,舆论焦点还会继续增加。

请注意,在这场舆论战中,站在美国法西斯那边的,可不光是美国的政客,而是大量的中国著名人物,有作协主席、前主席、著名作家、著名编辑、著名主持人、著名专家学者、网络名人,甚至还有大批国字号的媒体给予支持。相反,反击对中国人民抗疫抹黑的人物,除了外交部的赵哥、华姐、耿哥外,基本上都是草民,群情激奋、万众一心的草民!他们文章被删除、被限流,甚至,还有人被抓,但是,中国人民顶住了“谣美者抓”的政治压力,创造了新的奇迹!展示了坚定的革命信念!

查看全文
164
1
0
13
1
3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