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Q大 nylb 2021-06-11 浏览: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Q大 nylb

一、“控评”的定义及其由来

“控评”,就是通过非正常手段操控评论,以呈现操控者图谋的热度指向。

早期的“控评”多是娱乐圈行为,用以控制明星新闻的评论倾向。“控评”行为蔓延到时政领域后,便成为有组织制造虚假舆论倾向的意识形态斗争工具。

普通网民在网上浏览时,除了主题内容(如新闻正文、视频、微博等),评论区也是重要的浏览项目,其设计定位为“阅读者对于主题内容的反馈”。读者在阅读前可以借助评论区“评论数”来预判话题的受关注程度,也会在阅读正文后去评论区观察了解大众对于该话题的态度或直接参与该话题的讨论。

实际上,不光媒体、网络意见领袖的观点会影响大众,各种网络新媒体(微博、贴吧、豆瓣、论坛、微信公众号等)评论区呈现的内容和热度指向,也能在几乎同等程度上影响大众。评论区的呈现,会给新的阅读者营造“人群中持各种观点的人是以何种比例分布”的观感,而这种呈现的观感,反过来又会影响更多人群的观点。

于是,就有人会想钻空子在互联网中尝试人为“构建”对其自身观点和立场有利的传播环境。而由此发展产生的,就是以“控评”为代表的一整套基于“数据作弊”(“数据作弊”是大数据治理领域的概念,本文不做展开)手法,在网络空间人为虚构群体观点的系统性操纵舆论行为。

近年来,以2016年特朗普上台及蔡英文2020年连任过程中的操控舆论行为为代表,利用互联网“控评”手段营造和扩大政治影响力,出现了新变化新趋势。

也正因此,近年来发生在简体中文互联网环境中的众多案例,则不得不令人担心台湾“1450”网军已经深度介入大陆舆论的政治风险。

二、“控评”原理及主要手法

各大互联网平台的用户行为显示 :绝大多数网民只会阅读评论区排序前5位的内容,各互联网平台对评论区内容的排序规则,多是根据“发布时间”“点赞数”“再评论数”“最近一段时间新增点赞数”等多个因素制定,最终由机器算法完成自动排序,而非简单的时间排序或点赞数排序。

一旦吃透这些机器规则,通过干扰评论区的言论排序,就可以人为虚构“大多数人是这么看待XXX事件的”“大多数人是支持XXX观点”的假象,并借助人群时常发生的“从众心态”,悄无声息地诱导更多的受众接受虚假的“事实真相",进而掌控舆论导向。

以微博为例,一条登上热搜榜的主题(如某个热点社会事件),一般的“点赞数”为数万至数十万,“评论”及“转发数”通常为数千到数万条。那么从逻辑上就很容易得出如下判断:对特定网络话题进行人为操控只需要能组织起数千人的规模就可以实现。通过下文关于“控评”组织方式的叙述可以看出,实际上“控评”所需的组织人数比这个规模还要小很多。

控评的主要手段,一般是组织一批人员专职蹲守各大网络平台,持续查阅、捕捉具备网络爆点的话题事件。一旦确定目标,即可迅速逐级分发任务指令进行热度炒作。

具体手法包括:依靠短时间人为增加“点赞”“评论”“转发”等手段组合,将相关主题推上热搜(或其他形式的反映网络关注度的榜单),同时在评论区前排控评,用巨量的评论区同质性言论刷屏,对相反意见的刷屏式反驳或谩骂等。通过这些手法,就可以成功虚构出大多数人都是持某一观点的舆情,以冲击乃至于压制反向舆论。

在部分情况下还会使用“定向爆破”式的手段,对发表澄清事实或者相反意见的部分网友账号(通常是粉丝数量众多的账号)集中性大量举报,利用系统规则使该账号被短时间禁言、甚至部分言论遭网络平台删除。

网络“控评”的核心传播学原理是:最大程度上利用各互联网平台的统计运算规则,实现一般情况下难以达成的"回声室"效应,即某一种或几种倾向性、情绪性明显的舆论导向快速占据几乎所有互联网平台,形成压制其余声音的效果。

“控评”信息的具体言论特征,是措辞极具情绪煽动性。互联网活跃用户为年轻人群体,而当代年轻网民普遍成长在物质条件相对富足的时代,具备更强的共情能力。因此,在社会热点议题面前,更容易被这种挑动性的语言所感染。这种操纵规律被网民俗称为“带节奏”。

例如,在近期发生的成都49中事件中,各大网络平台评论区前排多见的一个典型言论是“未来的每个母亲节,她都要在花店看着别人送母亲鲜花,而自己却要买花去墓地哭泣”。这种语言表达因在人群中极具心理穿透性而被大量网友主动复制传播。而这样的现象规律,是非常容易在互联网舆论场中被注意并被利用的。

三、“控评”的一般组织方式

事实上,因为类似下图的"手机机房"相关技术早已成熟(借助一台计算机同时控制数百乃至数千台手机,每台手机又可以操作多个的网络账号),至少1:100以上的现实人数和网络账户配比还能进一步降低对组织人数的需求。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一般来说,进行“控评”操作时,如单纯依靠“点赞”来抬升评论区特定言论的排序位置,其实只需要依靠一套“手机机房”就可以完成。

如果需要发布各种不同言论“混淆视听”,则需组织更多的人手编写不同的“说法”(也叫做"话术""语料"),再通过不同网络账号发布出去,这种情况对组织人数会有更多的要求。但因为实际上平均每个人提供10条“说法”很容易实现,组织一百人就可以至少输出上千条措辞不同的评论,所以对组织人数的要求并不高。

此外,就算不借助“手机机房”技术,每个人注册维护数十甚至数百个网络账号(俗称“养号”)亦属常见现象。如臭名昭著的“饭圈打榜”现象,即仅组织数百人,就可以较容易的控制数万网络账号,通过统一的下发指令及任务回复流程,进行诸如评论、点赞、网络投票刷票、淘宝刷单之类的网络操作,来完成多种“控评”类任务。

简而言之,仅需组织数百人到上千人规模的“网军”,就可以通过“控评”手段,影响互联网舆论议程,操纵舆论倾向。

在现实的网络“控评”产业链中,还存在部分“雇佣军”角色,即只负责提供实施环节的服务,至于具体在哪些地方进行控评,取决于“给多少钱”。虽然有一部分人出于自保不愿意涉足时政类话题,但在当下的商业环境下,“得加钱”“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的现象恐则难以避免。

“网络控评”还有一种小把戏,就是身份伪装。典型事例是2019年疑似“港独”分子在互联网上反串“大陆北方的网友”被揭穿。如下图所示,有网友测验质问其是否知道“宫廷玉液酒”的下一句。这取自赵丽蓉老师的经典小品中的台词,下一句是“一百八一杯”,因该小品早年曾被各大电视台反复播放,真正的大陆民众几乎无人不晓。该境外人员答曰“不懂你说的啥,我年龄比较大”,致其身份被当场揭穿。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在被网友揭穿后,该账号自行申请了关闭账号。

因为这个事件极具戏剧性和传播性,“大陆北方的网友”一词至今仍是网络流行“梗”。

四、台湾“1450”网军控评的主要特点

“1450”是台湾人对民进党网军的戏称。2019年3月,台“农委会”的“2019年度加强农业讯息因应对策计划”遭指控编列1450万元新台币预算,以每月4万元以上薪资,招募人员在网络论坛等社交平台进行“讯息实时澄清”等工作。岛内各界质疑:“是否只要不利于民进党当局的消息都会被归为“假消息”?这是拿台湾人民的纳税钱养网军。”“1450=民进党网军”的说法由此而生。

实际上,蔡英文伪政权在台湾的执政过程中,所谓“1450网军”在境外互联网(新闻、推特、脸书、instagram等)上以控评为代表的系列操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下图来自微博用户“台湾傻事”,是疑似“1450”网军下发任务和结算的信息系统截图。在因笔者能力有限,无法核实真伪,但依据笔者从业经验判断,整个系统界面的设计逻辑合理性很强,此截图可信度比较高。

图中信息非常丰富,比如每条任务可获得2新台币的奖励,控评任务的时间段采用“民国纪年”(109年对应2020年),任务内容还包括了攻击政敌“马英九”在内。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1450网军”的“控评”行为包含如下典型特征:

高敏感性:快速捕捉具备引爆网络舆论的负面社会事件,并迅速展开“控评”工作。

高组织性:(1)能多层级下达、分发任务。(2)控评操作在时间上具有高度集中性。事后追溯时可以很容易观察到评论区同类言论的发布时间,往往集中于数分钟到数小时不等。(3)“撤退”迅速且行动统一。笔者做过实验,在某热门事件的评论区内做出辩论姿态回复了一百个疑似“控评”性质的言论,无一得到再回复。

高成效性:短期内(以小时计),主流舆论平台(如微博、百度贴吧等)特定热点事件的评论区排序前排的言论可以被“控评”方“占领”,致使之前排在前列的热门评论会被冲刷到难以被新读者阅读到的程度。

隐蔽性:在互联网这种虚拟空间中,很难快速判定一个网络账号背后的人具体是什么情况。比如在成都49中事件里,也是当出现了线下聚集行为时,普通话喊话暴露外地口音等行为被广大网友敏锐识别出了异常,再反观线上舆论时,才判定有“控评”现象。

高针对性:部分网络意见领袖的网络账号会被针对性盯梢,一有新内容发布,评论区就会出现大量的“控评”迹象,典型如胡锡进、方方(目前方方的微博评论区已关闭,但大量疑似控评痕迹的历史信息仍可见)等。

专业分工特征:舆论策略研究及制定,多种文案话术撰写,制图绘图(包括漫画,表情包)等事宜均存在专业手法,显示了在高度组织下的专业分工特征。

偶发性的穿帮错误:如不同的账号发布一模一样的文案(基于组织发布信息的情况下,难以避免的任务重复完成现象),或历史信息多用繁体字发布,而任务型的发布信息则刻意切换成简体中文,或者文案中使用了港台地区才普遍习惯性使用的措辞(如“网路”“讯息”)。

多使用“反串”策略进行抹黑操作:典型案例,如通过PS伪造“共青团中央”的知乎账号截图四处传播,后被网友发现系反串文案。如下图中箭头所指的逗号处于正中位置,这是港台地区常见使用的输入法软件的特征。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五、疑似“1450”网军“控评”的实例分析

2019年至今,疑似境外势力在简体中文互联网内进行“控评”操作已被众多爱国网友广泛关注到,实际案例非常多。在此仅简单列举两个近期的典型案例:

实例 1:成都49中事件引发的网络舆论风暴

在事后追溯时可以发现,在该事件之前半年内,网络上就出现过多起“学生在校坠亡,家人网上控诉求公道”的类似事件,但只有49中这一事件引发了辐射全网的舆论风暴。从原始信息发布到舆情席卷全网登顶各大网络平台的热门话题榜,速度之快,远非正常状态。

同样,引发舆论反转的转折点,也不是官方发布全面的辟谣信息,而是49中校门口有人群异常聚集手持鲜花并集体高喊“真相”口号,这一现象被报道出来后迅速引起了众多网络意见领袖和网民的高度警觉。有了这个拐点的铺垫后,一边倒“声讨校方和政府黑幕”的声音迅速衰落,并在官方权威信息发布后,快速收场。

在事后的网络讨论中,最具代表性的四类言论观点如下:

1. 本来我也气的上头,但线下在49中校门口聚众抗议的画面,让我不由得想起了2019年的香港,然后迅速冷静下来了。

2. 一开始其实我就怀疑网络上的叙事有问题,但各个评论区都是一边倒的在骂,我也不敢说我的怀疑。

3. 我在事件刚开始的时候被当时的舆论“带节奏”了,我承认错误,对于这一点我要反思。

4. 大家看看这个微博账号是不是有问题,因为XXX等原因,我觉得很不正常。(广大网友多是微博的重度用户,非常熟悉微博的信息发布及展示规则,所以也更有能力自行分析异常现象)。

实例2 :广州荔湾区中南街道居民物资求助贴遭控评

微博网友“爱吃肉的小胖瑶”居住在广州市荔湾区中南街道。因疫情防控需要,该街道进入封闭式管理。当地政府开通了物资采购小程序app,但送到居民手中的物资数量、质量、价格均不能让街道居民满意。部分居民在6月2日出现聚集,并向参加防疫工作的公安民警和志愿者反应物资不充足、药品不足和部分人员就医困难等问题。微博网友“爱吃肉的小胖瑶”将他人录下的聚集视频以“实事求是不吹嘘造假”为题目发布在自己的微博主页上,以期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这属于正常的群众反应政府工作中存在不足。

微博网事件发生前,网友“爱吃肉的小胖瑶”仅关注不超过200人,共发微博33篇,是典型的网友自普通用微博账号。2021年6月3日一天内,账号“爱吃肉的小胖瑶”的粉丝数量在没有大V介入传播的背景下急剧增长到超过2000人。原主题“实事求是不吹嘘造假”的“点赞数”迅速过万,评论数也超过快速1000。

由于担心造成舆情事件,网友“爱吃肉的小胖瑶”很快动将“实事求是不吹嘘造假”这个主题设置为““仅自己可见”的状态。其后,该网友于6月3日发布个新的主题““感谢广大网友的关心,...希望大家明天可以顺利吃到肉”,见如下的截图。可以看到,短时间内,这条微博仍获得了超过8300“点赞”和1500“评论”。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以微博的信息展示逻辑,每个用户接收的信息主要来自于其关注的微博账号的发布内容。但在这个事件里,“爱吃肉的小胖瑶”的微博互动量数据在短期内增长2000粉丝的情况下产生了数千乃至上万的互动量,属于非常罕见的互动量和粉丝数比例异常的情况,人为操纵痕迹明显。

近年来,通过微博表达以期引起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注意的行为在事实上已经非常普遍,并且往往在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后就能快速结案。而这种异常传播和关注的现象很快也引起了网友的注意和警觉。下面截取了该主题评论区的典型疑似“1450“控评情况,共有4个截图,均属于具有很高"点赞数"的"反串"型评论。

下图中来自账号"顶8住"的评论获赞343次,由于"反串"过于明显,博主和其他读者进行了大量的反驳对峙。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下图中来自网友"Feel46831"的评论获赞44次,也由于"反串"过于明显,博主和其他读者进行了大量的反驳。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下图中来自网友"Dewwww"的评论获赞228次,由于"反串"过于明显,其他读者进行了大量的反驳。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下图中来自网友"気玄"和“某倪先生”的评论获赞205次和145次,同样由于"反串"过于明显,其他读者进行了大量的反驳。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这些“反串”评论的语料,与2019年香港废青打砸抢烧、2020年武汉抗疫和2021年成都49中舆情事件期间的语料,基本相同。短时间内非常高的点赞数明确指向“控评”操作,即力图通过“控评”捏造出如下虚假“事实”:政府工作不利造成普通群众不满,另外的“爱国”群众又试图打压正常反映政府工作中存在问题的群众,群众之间存在严重的撕裂。

一旦“控评”言论被其他不明就里的读者注意到,很容易导致上述被塑造的“事实”进一步传播和加强。而心存正义感的读者发出来的评论,由于人为"控评""点赞数"和"评论数"都较低,导致在排序竞争中被置于评论区较为靠后的位置而难以被看到。下面的截图给出了一个例子。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自干五”自发反“控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自干五”,是对应收钱发帖的“五毛党”而产生的称谓,全称为“自带干粮的五毛”,指那些自觉自愿为社会正能量点赞、为中国发展鼓劲的网民。

如前所述,面对网络空间的敌对“控评”势力,部分网友已经自发自觉地展开了初步的“反控评”斗争。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种形式:

1.自发向更多群众宣传敌对势力“网络控评”的存在,提醒周围的人对此现象提高警惕。在线下的现实环境中,警惕性较高的人群属于人民群众中的少数,所以当某些热点事件爆发时,评论区里会出现一些网友的自发言论,提醒其他网友警惕某些异常言论,不要上当。如下图所示,5月台湾发生大规模停电事件时,这类讨论在部分网络平台就发生过小范围传播,其中特别提醒网友注意:台湾停电后,舆论环境迅速改善。

警惕台湾网军以“控评”手段操控舆论之风险

2.用脚投票推选出了一部分抗衡政治“控评”势力的网络意见领袖,以期提高人群的组织度。以微博为例,已经形成了一批基于爱国共识的网络意见领袖,粉丝数在几十万到数百万不等。

3.“用魔法打败魔法”,即使用敌对势力所采用的招数制衡对手。如著名的“帝吧出征”就是此类现象的早期表现,但相较而言属于松散组织下的群体行为。此外,也会有人使用反串的方式博出位以期获得关于“1450是存在的”一类信息的传播,有时候这种反串行为甚至还会闹乌龙导致“被友军误伤”。比如成都49中事件中,有一位成都的网友在注意到异常现象后,前往现场围观“想见识一下那股奇怪的势力到底是不是真的”,结果被另一位出于同样动机的网友拍下照片发到网上,之后不得不求助网络大V帮忙澄清“我是友军,别开枪”。

3.网上抱团分析讨论对策,多见于部分网络意见领袖的评论区网友互动交流。前述的那张疑似“1450”网军任务分发及结算系统的截图,就来自于笔者某次浏览微博评论区的网友讨论时获得。目前的网络共识是,政治“控评”多发于负面社会时政新闻(恶性突发事件、房价、婚育、“996”话题等),女权(被戏称为“女拳”)、婚姻及同性恋、环保、动物保护话题等,核心特征的制造人群割裂,挑动人群对立。

从整体上而言,目前虽有人民群众自发形成的反“控评”的努力,但整体上仍旧处于“被动反击”局面。这部分“自带干粮”进行反“控评”的网友,对这一现状也多有“王师何在”一类的怨言。

从各个环节看,各大互联网企业作为各种网络平台的运营方,本是有能力可以所作为的,但实际上,“控评”现象对于这些企业而言并没有充分的利益驱动力,不仅如此,“控评”势力的各种操作还有助于提升各个互联网平台的“用户活跃度”指标,这一指标正是企业在面向资本市场时要考量的核心指标之一。

相较于“1450”网军在组织过程中有明确的物质利益驱动,网友们“用爱发电”形成的弱组织的反“控评”力量,则显然处于不对等竞争的劣势中。

不仅如此,正因前述的网络“控评”的各种特点,单纯的封堵行为也难以达成较为明显的成效。

中国共产党是靠走群众路线起家的。如今,在互联网这一意识形态斗争主战场上,众多年轻网民主动投身反“控评”斗争,他们“王师何在”的呼唤,期待得到回应。

七、掌握“控评”与反“控评”斗争主动权的建议

总的来说,“控评”与反“控评”的斗争属于信息技术发展背景下出现的新问题、新挑战。系统性的解决问题需要面对大量的难题。简而言之,我们认为只有把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力量有效整合起来,走高技术条件下的群众路线,才能有效应对敌对势力的“控评”挑战。

具体来说,可能需要在对现状进行充分的调查取证之后从以下四个方面着手应对,以期争取斗争的主动权:

1.技术支撑反“控评”:有组织的网络行为必然存在一些行为规律,这就为技术层面提供了识别和反制的可能。换言之,“控评”与反“控评”的斗争与反黑客入侵的斗争存在很大程度上的相似性,其实质是资源投入的成本与收益的竞争。

2.制度创新反“控评”:因为这是系统性的风险,所以需要探索制度创新的可能,构建疏堵结合的反控评机制。如监管机构对各互联网企业的“反数据作弊”能力建立信用评分等。

3.组织引导反“控评”:发动、组织并引领群众开展反“控评”斗争,如提供易使用的反“控评”网络平台,提供反“控评”物质及荣誉奖励,正面宣传反“控评”的典型案例等。

4.智库升华反“控评”:如研讨反“控评”方案,拓展反“控评”领域,修补“控评”问题暴露的市场监管漏洞,深入研究营建新时代互联网新秩序时如何发挥并彰显中国的制度优势。

八、小结

限于笔者的学识、能力及可调动的资源,本文不排除存在错、漏之处,抛砖引玉的目的,是呼吁警惕敌对势力网军通过“控评”等手段对简体中文互联网的言论环境进行政治侵蚀,以期尽早建立系统性的应对措施。

2021年6月10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0
0
0
0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