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谈张文木所述关于人才战略布局问题

司马南 2021-10-09 浏览:

谈张文木所述关于人才战略布局问题

司马南

司马南:谈张文木所述关于人才战略布局问题

  【编者按】本文根据作者司马南解读张文木教授《要像毛泽东那样为未来中国早做人才布局——从梁家河里的“大学问”说起》(见【附录】)一文的三次谈论视频整理,现经审核授权“昆仑策研究院”综合成文发布,以供研究参考。

  最近召开了一个规格很高的大会讲人才问题,会中涌现了很多新鲜的想法。这个人才大会开完以后,我回去找张文木此前写的关于人才的文章拿出来读,正巧“昆仑策研究院”公众号又发了一篇文章。张文木目前是航空航天大学战略学方面的教授,也是我们国家研究战略问题的人才和学者,他比我年轻,但是学问比我多得多。所以我读了这篇文章之后呢,非常想把张文木讲的这些观点跟各位说一说。

  

  为什么讲人才?因为治国需要人才。治国没人才怎么可能长治久安呢?人才不是单单指某一些学科或者在某一方面技术性很强的人。讲人才,首先涉及到的是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培养能治国理政这样的人。毛主席就接班人的问题早早便开始布局。毛主席的反和平演变,本质上讲的就是我们的人才不能在人家的战术面前叫人给降了,叫人给拿了魂了,讲的是这样的道理。治国理政需要专门的、能通天接地的人才,这其实也是古今中外在谈到教育时所希望实现的。专业人才固然需要,但是大学更需要。

  中国古代只有大学和小学,咱们后来才有了中学。大学就是培养治国理政人才的地方,课堂上讲的最多的不是具体知识,而是什么是政治。政治是什么呢?政治就是所有的具体的学问都解决不了的东西,最后才变成了政治,因此它很复杂也很难。也因此是提纲挈领的,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这话出自毛主席,被张文木所引用。治国理政就是要抓住国家中的政治问题。张文木先生有个判断,他讲苏联亡国太远,只要看看目前。现在香港稍微好一点了,前段时间香港动乱时那些年轻人那种无知的表现其实不难理解,教育脱离政治,在历史上往往是亡国灭种的开始。毛主席的教育思想是和我们党的成长经历有关系的,贯穿其中的核心就是辩证唯物主义。现在很多年轻人不太理解“辩证唯物主义”,但你上了年纪,经历的事多了,你就知道了。毛主席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是多么重要,党的历史进程中其实每次失败都是惨痛的,可以说是灭顶之灾,十之有九失败了,被人家打垮了,牺牲了。我们党每次失败都有一个最明显的规律,那就是失败是唯心论盛行的结果。

  最近恰逢建党100周年,有很多电影和文章是讲我们党的早期干部南陈北李的,也就是陈独秀同志和李大钊同志。像陈独秀这样的同志,革命性能说不坚定吗?觉悟能说不早吗?但是陈先生有陈先生的问题:脱离实际。咱们且不说他点火就着的个性,就谈实际工作能力。他做学问可以,但实际工作能力太差,没法跟别人搞到一起,脱离实际更是大毛病,所以就带来了1927年我们党的大灾难。开始的时候,以为只要听苏联就肯定能取得胜利。后来才知道,盲从他国经验,脱离中国实际,那是要失败的。失败都是轻的,那是要掉脑袋、要前功尽弃的,那是要多少人头滚滚落地的。老蒋在上海又杀了多少人呢?不止杀共产党,国民党左派被杀的更多。今天被很多人、被民国粉吹捧得无以复加,甚至是成了最人中豪杰的杜月笙,当时帮着老蒋干脏活,又杀了多少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这些事情当然是蒋介石和杜月笙的罪。但是我们也犯了大错误,我们的理论没有和实践统一起来,这是大教训。所以张文木的文章里面也写道,我们第一次学的党课是蒋介石上的,由他给共产党“上党课”。蒋介石是共产党的对立面,他怎么给我们上党课?他告诉你,如果你的路线错了,理论不联系实际了,就会人头滚滚落地。

  1927年给共产党上了最好的一课,所以说敌人是最好的老师。就像咱们今天一样,我们的爱国主义课谁来上的?是特朗普和蓬佩奥上的。所以沙场就是最好的课堂。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所以共产党第一次党课上完了,就脱了西服拿上枪上山了。当时临时中央的那帮人呀,连同周恩来同志、博古同志和张闻天同志在内,临时中央都待不下去了,只好去苏区。苏区是毛主席在山上一点点发展起来的,所以脱了西服拿枪上山,这个话太生动形象。我们党的历史的逻辑,就是这么由对立面展开的。

  开展武装斗争刚好一点,王明又带着斯大林同志的“圣旨”来了。年轻的同志们的革命性一直无比坚定,但是实际斗争经验,同志们听不进去。所以毛主席后来再讲到人才的时候,经常讲他们最有远见,最坚定,不怕牺牲,他们没有风头主义,而是有着实际精神。博古同志听不进长期坚持实际斗争的同志的经验,把李德(奥托·布劳恩)那小子用于欧洲平原作战的经验用于中国东南的山地,结果呢?根据地丢了个干净,红军被迫长征。红军长征这个伟大的史诗,是魏巍说的“地球上的红飘带”,但我们必须认清这是我们党犯了错误的结果。红军被迫战略转移又死了多少人?十之有九都牺牲在了长征路上。红军大转移的时候,他们还死守那一套,结果出发的时候8万多人,湘江战役就只剩下3万多人了。李德这个外国军人机械地把欧洲军队那些打法搬到中国来,那是碰得头破血流。每一个机枪的位置他都画好,拿尺子量地图,告诉你几点几分哪支部队必须达到。毛主席说,李德不知道人要吃饭啊,不知道那个地是会打弯的,那山地丛林走起路来能跟大平原一样吗?所以最后在李德同志的指挥之下,在山地作战又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付出了五万多人的生命代价,我们党才终于明白了,张闻天同志清醒了,博古同志也觉悟了。

  为什么马列主义原理跟中国社会实际相结合那么重要?为什么说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第一批的产物?毛泽东思想的本质就是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张文木先生的文章里面讲到马克思主义必须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这是不断地付出血的代价才明白的道理,如果不流血,谁也不承认自己是错的。1964年3月24号,毛主席跟薄一波同志谈到《毛泽东选集》的时候,毛主席有一句话,薄老后来多次讲过。毛主席说,这哪里是我的著作呀,这是“血的著作”,死了多少人才有的著作。

  当时共产国际是世界革命的灯塔,中国共产党的是共产国际的中国支部。我们家对门104岁的郑爷爷,原来是建国之初五十年代的国家商业部的老局长,他老跟我说:你知道吗?我入党的时候,上边告诉我们中国是共产国际中国支部。那个时候大家都富有牺牲精神,自觉服从共产国际领导。但问题是,你唯心主义不了解情况怎么能带领革命?当时很多领导岗位上都是年轻人,像博古当时才20多岁,就是党内一把手。但是这年轻人缺乏实际的工作经验和历史的自觉,没有道路自信,什么都听上面的。所以毛主席那时候写了一篇最重要的文章,叫做《反对本本主义》。小平同志后来说,这篇文章写得好,它好就好在这篇文章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唯物论打倒了曾经在中国革命实践中盛行的打着“马克思主义”幌子的唯心论。

  在毛主席看来,中国的问题需要听中国同志的意见。中国对世界革命的贡献取决于中国革命取得的胜利,制定方针政策必须与中国革命利益为最高原则,不能机械地服从其他国家的革命经验。这是毛主席和其他教条主义者争论的一个核心的焦点,而教条主义的本质是唯心主义。前两天我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他们那个省里面一个新领导上任后,他们服气得不得了。我问,服气什么?他说,我们这个新领导有三个跨学科博士学位,还有两个博士后研究。在下是十分佩服,如若不是天才,那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文章?生活当中当然有天才,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平庸。但是我也不是说他的学历是假的,只是说:切记!不要以为讲人才问题,一定是从一大堆头衔当中去讲的。当年从上海,从共产国际派回来,把毛主席的位置给顶替的人,都是学历高的留学知识分子。但是实践证明,毛主席是对的,他们是错的,因为他们是唯心主义。后来到延安整风的时候,全党都充分认识到毛泽东同志的思想对中国革命有生死攸关的意义。毛主席到延安之后为什么整风,就是要解决学风问题,世界观问题。整风是什么呀?张文木说整风就是教育革命。好的学风就是实事求是,不纸上谈兵。你光想我们一定,我们要怎么样,这都是动机,你只从动机考虑问题,那就是唯心主义。毛主席说,我们共产党是动机和效果的统一论者。因为实现这个“效果”,还要有正确的战略战术,还要考虑到力量的对比,要审时度势。所以毛主席反复说,学问只有为中国革命的实践服务,才是重要的。

  我们要懂得历史唯物主义的大道理。在今天这个大道理是什么呀?是中国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强国之路,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为什么毛主席讲教育需要革命呢?为了出人才。知识分子本身不就是人才吗?那是不一定的。教育革命就是告诉我们知识分子不能脱离实际。毛主席就找到了一条路。这条路就是知识分子要到人民当中去,和工农相结合。1939年毛主席纪念五四运动时讲“青年运动的方向”。毛主席说,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就看他是不是和广大的工农在一起。今天我们的一些“人才”,致命的毛病就是不在老百姓人堆里混啊,只读书,当个学生干部,然后就到组织部门里面去,后来又是处长、局长,最后直接了当就进入到中管干部的行列当中去了。你不能排除有些人年纪轻轻就当了大官,能说会道情商高,学术还一流。但是这种“人才”接受实际考验了吗?他们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了吗?有老百姓的思想感情吗?这样的人能够成为我们治国理政的人才吗?这是不一定的。

  张文木说,正确思想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昨天不是从克里姆林宫掉下来的,今天也不是从华盛顿白宫里掉下来的,它是从中国的革命实践和建设实践当中产生的。如果没有长征,如果党没有经历那么多的生死考验,毛泽东思想能成为全党的思想吗?这共识能生成吗?能确立毛泽东思想是全党的指导思想吗?什么叫人才?夸夸其谈的不见得是人才,学位高的不见得是人才,外语好的不见得是人才,只有了解中国革命实际并且能够带领中国革命从危险的境地慢慢地走出来的才叫人才。毛主席领导了一群文化水平虽然没有那么高,但是善于学习中国情况并与实际相结合的同志,是这些人治国治党,最后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二

  张文木先生认为这个人才问题,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毛主席关于培养人才,早早地布局,并讲了很多重要的原则和方法,今天依然管用。比方说,1958年9月19号,党中央国务院发了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把毛主席的指示提升为党的教育方针,指出党的教育方针就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与教育生产劳动相结合。今天还可以这么讲吗?

  教育如果为今天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服务,与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这话今天难道不合实际吗?毛主席在总结宋明以来亡国教训的时候说,“繁琐哲学,总是要灭亡的”。作为干部制度改革的配套措施,他要求教育革命。他认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繁琐哲学是要死人的,是要亡国的。毛主席在南昌对负责同志有一个谈话,毛主席说:“那些死读书本,不从事工业,也不从事农业,不搞商业,工农商学兵,实际工作都不搞,造就不了人才,知识分子脱离了群众就没什么用。”

  1958年,毛主席率领中央的高级干部,到明十三陵参加义务劳动,毛主席就那么席地而坐,毛主席午休的时候实在太累了,就随便找一个板子往那一躺,就这么睡觉,完全是个老农民的习惯。毛主席一辈子就是和农民和工人和最底层的老百姓打成一片。

  1964年6月16号,毛主席发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讲话。我要把张文木这篇文章里面讲的意思跟大家说,就是毛主席讲的那个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这和我们今天造就人才,在人才方面及早布局,有异曲同工之妙。

  本来就是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只不过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毛主席在讲话里把义务劳动的地点、讲话地点放在明朝十三陵。在明朝十三陵讲这个话,因为明朝十三陵有明朝的故事呀,明朝灭亡和宋朝灭亡有相似之处,这两个朝代灭亡都是学风有关系,学风严重脱离实际。

  毛主席在十三陵讲话,主要是讲干部培养,讲人才培养。国家教育的目标要培养什么人呢?老话叫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今天加上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在古代,讲四书五经,在今天,讲毛泽东思想,讲唯物辩证法。打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党就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开始有侯隽,有邢燕子,再后来形成上山下乡的一整套的方针政策。

  这个运动非常深入,前后有两千多万青年学生下乡。它形成的那种巨大的效应,直到今天还在延续,它的一些效用正在显现。他们带来城市的文明,有些人说:“让我当农民,我痛苦,我控诉,我伤痕,我咒骂那个时代。”那我跟他们感受不一样,他们知青下来受的那个苦,比起我们当地的老百姓受的苦,那还是我们的生活更艰苦。所以,所处的位置不同,感受是不一样的。大批知识青年下乡所形成的巨大的效应,让这些孩子有机会接触农村实际,在基层生长。

  知识分子上山下乡,不论你怎么骂,怎么嚷嚷。密切联系人民群众,了解中国社会实际,你得到了知识分子终生不可替代的那份受教育的机会,这个机会是其他不可替代的。

  你说我又读了一门学科,那能替代上山下乡吗?你能替代和农民那种密切的接触吗?

  张文木说:“看了苏联的教训,你就能有深刻的体会。”苏联解体,多少有才华的人流离失所,惨痛的教训,教育了曾经“把自由的幻想的欢欣”当作宗教的俄罗斯人。那些人最后又把普京推到历史前台。苏联亡国的历史,说明一个道理,即使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治理国家的能力跟不上,最终还是要垮台,还是要被开除球籍。

  苏联,世界上第二大帝国,轰然解体。问题出在哪?美国作家写了本书《来自上层的革命》。来自上层的革命,就是苏联的上层那些人,他们的唯心主义盛行,他们只想着个人享受,完全不考虑底层老百姓的利益。所以,他们自觉地背叛了革命,因此人们就嫌弃了他们。结果苏联轰然倒塌之后,苏联的经济就变成那样了,人均寿命就变成那样了,就被美国人欺负成那样了,直到现在,这口气还没缓过来。

  今天我们处在什么样的历史阶段?处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阶段。2012年以来,的确是个新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取得胜利,意味着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实现了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飞跃,要向强国迈进了。

  但是正因为这样,所以遭遇了真正的挑战,这个挑战来自于西方国家,人家不愿意让你富起来。你想和平崛起,他不让你和平崛起,你说个大天来人家也不让你和平崛起,请问怎么办?邓小平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就穷下去吗?那当然不行啊。不能和平崛起,不论克服什么样的困难,我们也要崛起。

  美国刚刚呛了法国大单,给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潜艇。2040年才形成战力,什么感觉?这么长的距离,20年之后才交潜艇,那个时候他们还惦记着用核潜艇来对付中国,这就是我们可能遭遇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的阻力的一部分。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今后的任务更为艰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培养政治经验成熟的干部人才。推进“一带一路”也需要国际人才,国际视野、国际眼光、参与世界治理能力,这都要考验我们的人才具备不具备这种能力。如果我们培养出来的人才满脑子都是唯心论,都是形而上学,都是为美国白宫马首是瞻,那你不是把白宫当故宫了吗?这种形而上学唯心论盛行!

  王明、博古同志犯过的错误,我们难道还要接着再犯吗?湘江战役的惨痛教训,不就在眼前吗?甭说强国,富起来的成果都保不住。张文木先生这个判断,我是认同的。我觉得是这么一个理。

  当年,毛主席提倡推行教育革命,当代中国开花结果,让我们中国赢得了自从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的历史。对新中国前30年成就有些人不认可,对后40年成就也有人说中国什么都不行。但是全世界的评委不含任何偏见,差不多满分,不得了呀。

  1949年我们赢得了民主革命胜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20世纪50年代,我们和苏联结盟,迅速奠定了工业化基础,走上了独立的、自主的发展道路。60年代苏联领导人治国能力严重下降,频频出错,而我们坚持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因为长征路上有血写的经验,我们遵循这些血写的经验,没有唯老大哥是从。1972年,我们转向西方国家,寻求新的发展机会,我们再次获得了更大的发展。回顾这些历史,大家想想,21世纪初的时候美国领导欲极度膨胀,其治国理政能力在不断地下滑。“9·11”事件后美国又全面扩张,我们还是坚持独立自主,当然也没有唯美国是从,而是中国和俄罗斯结好。2016年6月25号,中国国家主席同俄罗斯的最高领导人共同签署中俄联合声明,双方决定携手维护全球战略稳定,使我们又获得了更为广阔的安全环境和更强劲的发展势头。

  张文木先生有个判断,他说:“我们这代人真幸运,我们是历史上少有的幸运的一代,我们有幸见证了两个超级大国的陨落:前面有苏联解体,后边看着美国的衰落;我们还见证了中国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在对手们的唱衰中迄今还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

  最近的大事是孟晚舟顺利回国了,美国人绑架1000多天放回来了,为什么放回来了?美国人战略上、外交上让步了。美国人为什么让步了?这是个标志啊,不让步没法收拾啊。中美之间结了死扣,美国拜登总统想要推行的东西没法办,世界大事没中国不行呀。

  张文木说:“我们赢在哪里呢?我们赢在人才,尤其是战略性人才。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的胜利发展,应该从毛泽东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思想及其实践那里找源头。”我严重同意这个说法。

  今天,我们讲人才,从根上说,我们今天应该从毛主席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思想及其实践当中去找人才。如果没有毛主席当年为今天所做的深谋远虑的人才布局,我们中国今天说不定像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一样,重蹈苏联的覆辙。

  苏联垮了之后,世界上很多人,包括我们自己内部很多人说,眼看着中国崩溃,眼看着中国颜色革命,眼看着中国要重复苏联的路子。苏联东欧解体了,中国解体没有?当然没有,我们大踏步地前进。

  苏联当时有强大的军队,有强大的工业能力,但是缺政治人才。结果戈尔巴乔夫那种喜欢夸夸其谈的,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的,喜欢别人奉迎的人,连撒切尔都看出来这种人华而不实,这种人执掌国家,严重脱离实际,唯心论盛行。

  毛主席说过,说:“研究党史上的错误,不应该只恨几个人,如果只恨几个人,那就把历史看成少数人创造的。”当时在苏联,戈尔巴乔夫不是个别人的作为,而是弥漫于若干领导集体当中的一种思潮。这种思潮是他们相信美国,相信美国人跟你兜售的所谓普世价值,相信美国那条路是正确的路,丧失了政治自信、文化自信、历史自信。

  苏联战略能力下滑的现象,张文木先生说在美国又开始发酵,今天的美国人才也严重脱离实际。

  在1901年有个奖设立,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一共有71个美国公民,单独或者联合分享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梳理2007年到2012年,美国经济学家几乎包揽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贝尔奖在美国堆砌的结果是什么呀?堆砌的结果是美国经济这样,大炮在手上,美元在手上,在全世界收割韭菜,一茬一茬。所以那些经济学家,包括在美国回来的,唯美国马首是瞻的那些中国的经济学家,我看这帮人现在说话,相当程度上不靠谱。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脱离实际的教育最终要使国家和人民付出血的代价。中国共产党通过长征的血的教训,找到了政治自觉,找到了历史自觉。正因为有一大批经过革命斗争考验的干部,他们保持了联系实际、联系人民群众的优良传统。改革开放当中,相当批量的干部经受住了考验,所以保证了我们国家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张文木先生说:“历史经验同样告诉我们,权力可以交接,但是经验极难交接,运用权力是需要经验的。”

  干部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是党和国家的家底儿。1957年11月12号,毛主席对印度来访的共产党总书记高士说:“经常改变领导是不利的”!

  为什么不利?不能积累经验。一条路线的正确,必须要能够在客观上见效。

  列宁说:“铁的纪律是建立在正确的政治路线上的,正确的政治路线是慢慢形成的,因为人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是逐步深入的。”

  

  张文木先生认为,应该从毛主席培养的无产阶革命事业接班人入手,培养今天的人才,培养治国理政的人才,和培养那种具体的、专门的人才不是一回事。我非常赞成。

  毛主席从60年代开始,就着手推行在实际当中培养青年学生的经验,尤其是以政治经验为核心。政治经验为核心的教育革命,为未来中国做人才布局。直到今天,我们还在享受毛主席这个红利,没有毛主席当年为我们做出人才布局,我们的人才哪里来?

  现在半个世纪过去了,毛主席当时在教育思想、教育方针上培养的,当时的那些娃娃们、青年学生们,走上了党和国家领导岗位。这件事啊,保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长久立于不败之地,那现在再往后看呢?再往后看,未来30年,未来50年会怎么样?张文木提出这个问题。

  他认为,我们需要思考会不会出现苏联和美国那样的国家人才断层,会不会出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即人才败絮这样的危险呢?国家的命运和有没有人才密切相关,这个事儿是个现实的问题啊。人才问题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前途,关系到历史的起点。

  做教育要从实际经验、政治经验出发,而不是单纯以知识传授为核心任务,这是事关国家实现两个100年战略目标的天大的事。人家就是某一个程序编得好,人家就是干一个什么具体的事情干得好,这当然也是人才,包括又考证出多少个甲骨文了,这都是专门人才。但这种人才和我们所说的治国理政的人才,那不一样。张文木是站到国家长治久安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强调从毛主席所说的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角度,来培养新时代的治国理政的人才。

  今天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好多事情最后发现毛主席早就说过了,而且毛主席说得那么彻底呀!我们在反对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革命斗争当中,再次找回了毛泽东思想为代表的文化自觉。有了这种文化自觉,才有了新中国诞生,新中国诞生的思想基础是扎根于中国大地的先进思想。这个先进思想来源于延安整风,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实事求是,这是认识路线,是我们党的思想路线。建国以来,毛主席是汲取了苏联领导人治国理政的不足的那些教训。毛主席高瞻远瞩地搞了教育革命,意在为未来造就一大批推进国家前进的治国理政的人才。

  今天咱们的教育,不是今天这么改,明天那么改吗?今天不能怎么着,明天又要这么着、那么着吗?大家觉着教育这件事,为什么这么重要啊?关系到孩子们,所以重要啊。孩子是明天,孩子是未来呀。

  现在我们又站到新的历史起点,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开展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一带一路”推进,不仅要提升用资本的能力,还要提升驾驭资本的能力啊;不仅需要提升治国理政的能力,还要提升治理世界的能力啊。今天的资本主义治理世界、美国人治理世界的方式,你看看,就治理成这个德性,他的治理能力下降。

  今天的共产党人要给我们、给世界一个证明,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共产主义事业是能够站得住的,并且是为人类做出较大贡献的。有人听共产主义不舒服,那我们不用这词,用“人类命运共同体”这词,好吧?中国治国理政的经验,那对人类、对世界治理是不是有参考价值?这当然是一场伟大斗争。

  在这个伟大斗争当中,我们亲眼见证两个超级大国解体和衰落。现在美国在衰落,前苏联已经解体了,见证中国富起来,强起来。现在我们要考虑的事是:现在中国发展的势头不错呀,特别是疫情以来老百姓对我们这个体制认识得更深刻了。但是,未来中国会不会出现苏联式的失败?

  我们这一代人继承了共产党经过长征得到的基本立场、基本观念、基本方法,继承了毛主席的思想,那如果从今天开始,我们高度重视这个问题,像毛主席那样为二三十年人才布局早做谋划,我们的国家(按照张文木先生的说法)才可以行稳致远,实现两个100年。

  现在我们共产党100年,第二个100年刚开始,而且第二个100年在若干次会议上强调“共同富裕”是重中之重啊,这就意味着在内部改革。有人不舒服,你以为他有了钱以后,他真愿意带动后富呢?有觉悟的人愿意,但是也有人不痛快。你说要共富,他就在那兹拉巴拉乱叫说:你杀富济贫,你民粹主义,你敢对我外国人怎么样?我是外国护照。遇到这么一批人很棘手,这绝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而且再过30年,治国理政的这个领导核心、领导团队换人啦。所以张文木说,我们要从毛主席对人才布局,从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那个角度汲取政治营养,考虑到今天的人才培养,才能长治久安。所以他提了要重提教育革命,要肯定毛主席领导的教育革命的成就。这个教育不是指一般的知识教育,而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服务的,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共产党不能回避的大问题。

  我说到这儿,我都不怕得罪人。其实我认识若干这样的人:学历很高、人极端聪明、人情练达,学生会干部、团委干部挪了两个位置之后,就变成了相当高级别的干部了。这种干部的特点是:你一看,谈吐得体;你一看,人情练达;你一看,没毛病,水光溜滑。但是就有一条缺陷——没在实际工作部门锻炼过。工人农民没当过,村里没干过,镇上没干过,县上没干过,一直浮在上面。挂职倒是到某一个地方去了,但是大量的时间还是跑回到京城里边去。人脉非常广啊,说话得体啊,滴水不漏啊。缺少实际工作经验的这些人能不能担大任?

  张文木先生没讲,我觉得作为一个问题是可以考虑的。不是说这些青年干部不好,而是说这种干部的培养模式,常常让人觉得,他是不是可以考虑再多一些实践锻炼呢?比方说,窑洞里住些日子,山上住些日子,实际工作部门历练一下,领导一个村啊。以前我跟某些公知接触得比较多,特别是大学里面当教授的,他就是天天牢骚满腹,为什么?他一天实际工作也没干过,大学毕业之后就读硕士,硕士毕业读博士,博士读完了就留在学校里,就指点天下。他总觉得他更高明,总觉得白宫可以替代故宫,总觉得人的正确思想不是从实践当中来的,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他脑子里面固有的,而是白宫直接掉下来的。

  那这种人不要了命吗?他祸害学生倒还在其次。这种人的公知思想,对中国的发展成就不承认,老觉着我们是土的,人家是洋的。这种人作为我们的人才,特别是骨干人才,这种人靠得住靠不住?这种人行不行?大家想一想,当年从共产国际回来的那些俄文讲的滴沥卢拉达、尤其流畅的那些人,将马克思主义原版的经典著作熟读的那些人,他们还是有坚定的革命理想的啊,但是实践证明,和毛主席比起来,他们缺少实际,他们唯心主义泛滥,他们把中华苏埃共和国彻底糟蹋掉,红军被迫长征。

  在这之前,更大的教训是1927年,连陈独秀先生这样的人才都犯错误,一切拥护国民党,让人家高兴满意嘛,血的教训。所以毛主席说,他的著作是血写出来的,不是他个人的著作。失败都来自唯心主义,今天要让我们的思想符合客观实际怎么办?那就要到实践当中去,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啊。

  前几天有个事,我讲了两遍。北京有个年轻的副处长,跟着快递小哥跑了一天,挣了几块钱,哎呀,腰酸腿疼啊,辛苦啊。再一问,这帮小哥连“五险一金”也没有。多少万人?1000万人。过去夏衍还写《包身工》,过去我们深入实际了解农民工人的实际情况,我们的干部下去搞土改,但是今天有这么一个副处长跟快递小哥跑一天,这已经是全国爆火的大新闻了。

  很好啊,好就好在他深入一点实际了,但是还不够啊,回去之后开始进行各种政策说,他们应当有“五险一金”。但是人家美团的老板不高兴了。美团老板说:“你这样的话,我股价也受影响,如果真要‘五险一金’,而不是劳务公司派遣的合同的话,那我这个就挣不着钱了。”情况还是真的很复杂。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深入实际,和工农打成一片啊。毛主席说,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分界,就是看其是否与工农相结合。在苏德前线战场上有战功的,受过斯大林接见的毛主席的亲儿子回来以后,毛主席让他去老乡家里,跟老乡滚在一起,一身虱子学种地。毛主席说,这个农业大学你得上,你吃了洋面包、喝了洋墨水,回来要干这个。解放北平的时候,毛主席的这个大儿子到部队去,他是扫雷部队的一员。那时候扫雷哪有探雷针啊,哪有现在的条件,战士们一起拉着手,地毯式的,随时就可能被国民党埋的雷炸死。接下来到北京一家工厂去做最基层的工作,然后去抗美援朝前线。

  现在好多机关里面都是文牍往来,但是有一个部门的工作特别实际,那就是发改委。发改委那个地方,那就是真刀真枪的一个一个项目,要项目论证的,要对全世界产业发展的大事有了解的。所以,如果我们今天的干部要政治上的坚定、实际能力的提高,仅仅靠看学历、靠水光溜滑是不够的。还有很多很多干部,基本上是推一推、动一动,上面交代的我讲了,下面反映的我上传了,然后呢做一个太平官。这样的太平官和我们人才会议上强调的要造就千百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需要的人才,那是南辕北辙,差得太远了。

  张文木先生主张,要从毛主席培养千百万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那种人才布局的高度,来理解今天的人才问题。毛主席关于干部的问题,关于人才的问题,确实是讲得太多了,有些话我们都耳熟能详。共产党的干部政策,应该是以能否坚决执行党的路线,服从党的纪律,和群众有密切联系,有独立工作能力,积极肯干,不谋私立为标准。这个句子长吧,这么长的定语,共产党的干部标准是什么呀?不谋私利吧,积极肯干吧,独立工作能力,和群众密切联系,服从党的纪律,坚决执行党的路线。这是毛主席1938年讲的。

  毛主席还强调,必须坚持干部参加集体劳动的制度。按这些标准来看,我们今天的干部,我刚说了,北京一个主管部门的副处长骑自行车跑了一天,这事儿成大新闻,这个大新闻本身就有让人心酸的内容。按照毛主席的说法,必须坚持干部参加集体劳动的制度,“两参一改三结合”,鞍钢宪法我们现在很少讲了。

  毛主席说,我们党、国家干部啊,是普通劳动者,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现在我们的干部老爷作风好一些了,但是还有人老爷作风啊。毛主席说,干部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这是什么呀?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件带着根本性的大事。

  为什么要强调这件事?毛主席说,这有助于克服官僚主义,有助于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啊。毛主席从苏联赫鲁晓夫假马克思主义的教训当中,专门强调这一条。那这个干部有出息没出息?什么样的干部是和我们党同心同德的?什么样的干部是真心实意的?要在关键时刻靠得住的,而不是两面人。抓出来的那些腐败分子,不个个都是两面人吗?

  所以毛主席关于怎么识别干部说得太透彻了。毛主席说,不但要看干部的一时一事,而且要看干部的全部历史、全部工作,这是识别干部的主要方法。今天我们改革开放年代,大家日子过得好了,有条件了,手里有权利审批了,这怎么考察干部,他的政治观念你也很难考察呀。但是你把他在2012年之前的政治言论、政治倾向拿出来和今天比一比,是不是两面人,其实周围人都知道。考察干部要专业路线与群众路线相结合,这是毛主席强调的。

  你光靠干部部门的几个人,那他把干部部门那几个人搞定了,他就可以带病一路提拔,对不对?那他能把全体的群众都搞定吗?不可能吧。所以人民群众对于他,一撅屁股拉什么屎,是看得清楚的。对不起哈,这是隔壁王奶奶的词,话虽糙但理不糙。因此要敢于让老百姓来评议干部,而不是你们干部部门那几个人。他有本事搞定你们几个,没有本事搞定所有的老百姓。

  毛主席还强调,对于干部要善于使用,领导者的责任归结起来主要是“出主意,用干部”两件事。毛主席以前说过,领导就是预见性领导,你没有预见性,别人看到你才看到,那怎么可以啊。但是领导有了预见还要出主意,接下来第二件事是用干部。领导就是出主意、用干部,一切计划、一切决议、一切命令都属于出主意,还要使这一切主意、意见实行。谁去推动啊?干部推动。所以必须团结干部,推动他们去做,这属于用干部的这个行列。

  大家知道,毛主席那时候领导工农干部,小学四年级就算高小毕业,叫高级小学毕业了。我老爹在韩先楚的部下,林彪的部队里面,小学四年级文化,刚一入伍就当文书,为什么?有文化啊。所以毛主席讲这些道理给他当时那些部下,给工农干部讲,这道理都特别平白。但是大家想一想,这些平白的道理在今天是不是依然有生命力啊。

  毛主席也强调爱护干部。第一,指导他们。让他们放手工作,使他们敢于负责,同时又适时地给予指示,使他们能够在党的政治路线下发挥创造性。第二,提高他们。给他们学习的机会,教育他们,使他们在理论上能够提高一步。第三,检查他们的工作,帮助他们总结经验,纠正错误。有委托而无检查,以及犯了严重错误方才加以注意,这不是爱护干部的办法。

  所以今天很多干部不是犯了错误吗?有的干部就自己感慨:当然是我的错,但是那个时候都这样,我要不这样,我就被他们逐出去啊,谁知道现在突然间标准这么高。这个说法,的确有推脱自己责任之嫌,但是说的是不是实际?我看也沾点边啊。按着毛主席的说法,这不是爱护干部的办法呀,对不对?

  毛主席还强调,对于犯错误的干部怎么办呀?一般的,采取说服的办法帮助他们改正错误。只有对犯了严重错误而又不接受指导的人,才应当采取斗争的办法。在这儿,耐心是必要的。轻易给人戴上机会主义大帽子,开展斗争的方法是不对的。

  毛主席还强调对干部要关心,有病、家庭生活困难的必须给予照顾。所以从人才的角度来说,从培养接班人角度来说,毛主席从培养千百万革命事业接班人角度讲人才问题,在今天依然有生命力,依然是我们的指导思想。张文木先生讲得好,我深有感触,深意为然。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1
0
0
1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