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作者:申鹏 来源:平原公子 2024-02-25

讲一件大家可能已经忘了的往事:说起来你们可能不太信,今天网络上骂俄罗斯的这群人(特别是年纪大一点的),其实在2010年之前,甚至更早的时候,还吹捧过俄罗斯,有闲工夫你们去搜一搜,网络上估计还有痕迹。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这些公知言论包括“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的幸福感”、“拥抱自由民主之后,俄罗斯人生活水平提高”、“红色帝国倒塌后,俄罗斯民族迎来新生”。

“俄罗斯、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以及东欧国家,无不在放弃苏联意识形态后欣欣向荣,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升。反观东大、朝鲜、古巴,依然顽固的不肯拥抱进步。”

他们甚至拿变色的俄罗斯来贬低过中国,比如吹俄罗斯“免费医疗、免费住房、人人一套小别墅、教育先进、物价低廉、人民生活水平高”之类,就和当年他们吹日本一样。

亲美反共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甚至被公知们吹成伟人、圣人,只要倒向美国、肢解祖国 、颠覆社会主义,都会被他们吹成“拥抱文明世界”。

这些人甚至至今都不承认,苏联解体后,人民过的更差了!

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世纪末,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年下降了52%,而在卫国战争期间,苏联的国内生产总值仅仅下降了22%。经济的停滞带来的是货币的贬值。卢布迅速贬值,导致物价飞涨到6000多倍。

苏联1991年粮食产量3.2亿吨,2008年左右俄罗斯粮食产量8000万吨。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世纪末,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年下降了52%;同期工业生产减少64.5%,农业生产减少60.4%。出生率从苏联时期的14~17‰锐减至8.3‰,死亡率由苏联时期的8~12‰增至14.7‰,最高时达15.7‰。在苏联解体后的头几年里,人均预期寿命较苏联时期相比突然急速下降了4岁,这源于解体之后的社会组织崩溃、经济凋敝、黑帮横行、吸毒人口增加……

一开始公知们其实也不反对普京的,因为普京是索布恰克的学生,是丘拜斯的小弟,是叶利钦的接班人……这三位都算是亲西方的自由派,丘拜斯还是俄国“休克疗法”的总设计师。

普京上台后,和西方的关系也不差,他和小布什关系很好,俩人经常谈笑风生,美国911发生的时候,普京也是第一时间支持美国的。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你觉得当年普京“硬汉”的人设是谁吹出来的?“大帝”的绰号又是谁起的?那可不是左派网友,反而是那些自由派媒体人和一些奇怪的“民族主义者”,甚至还有果粉……事情是什么时候起变化的?是普京开始“反思”的时候,当普京说出“苏联解体是20世纪地缘政治上的最大灾难,对俄罗斯人民来说是一个悲剧”,当普京说出“忘记苏联的没良心,想要回到苏联的没脑子”……然后在各种场合揭露西方对俄罗斯的各种欺骗、打压,并且开始反抗的时候,“独裁者”、“暴君”的帽子就一个接一个扣上了。

普京这个人其实是复杂而拧巴的,一方面,俄罗斯这个国家是建立在苏联解体的基础上的,“苏联”是必须被批倒批臭的“前朝”,所以他经常在公开场合批判列宁和斯大林的政策,否定布尔什维克的事业。另一方面,他又非常需要苏联给俄罗斯民族带来的强盛、光荣和骄傲,反法西斯战争是苏联打赢的,伟大的航天成就是苏联带来,俄罗斯现在用的武器还是30年前苏联带给他们的遗产,现在俄乌冲突中,俄罗斯士兵和东乌人民还经常打着镰刀锤子旗互动……

他既想要苏联的强大和骄傲,又不想要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他对列宁、斯大林的感情也是复杂的,他虽然经常批评列、斯当年的政策,但他并不否认他们的历史贡献,有一次视频会议他还怼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你办公室里为什么不挂列宁画像?我办公室都挂着列宁画像”。这就是他尴尬和拧巴的地方。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目前俄罗斯前四大政党,都是主张开战的,其中第二大政党俄罗斯共产党、第四大党公正俄罗斯党更加激进,主张总动员……第三大党名字叫做“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其实也是“皇俄”,就连刚刚死掉的那个反对派领袖,也是个“皇俄”,这些组织哪个都比普京“激进”、“极端”,毕竟普京是俄罗斯的“鸽派”。

有些人天天骂普京,如果真如你所愿,普京下去了,俄罗斯左右合流,镰刀锤子和“皇俄”民族主义者站到一起,那时候欧洲怕不是更好看?当然,这是他和俄罗斯的事情,轮不着我们操心,无论他们信仰什么,好歹他们是美国的敌人,好歹他们在反抗旧的世界秩序,我们也不需要什么“盟友”和“附庸”,我们需要的是独立自主的国家和站着说话的人。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如今反俄舔美的公知们当年是怎样鼓吹俄罗斯?

俄罗斯变成什么样我们管不着,我们只希望我们的敌人焦头烂额,我们可以过上好日子。最可笑的,还是今天那些骂俄罗斯的人。因为他们骂的不是俄罗斯,而是一切不肯老老实实当西方的狗、站着反抗的人。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9
0
0
1
1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