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乳肥臀》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作者:张丽波整理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3-04

《丰乳肥臀》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讨论综述)

《丰乳肥臀》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莫言的《丰乳肥臀》去年刊载于《大家》杂志,并获得1995年“大家·红河文学奖”,今年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这部小说发表以后,即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赞扬者有之,批评者更有之,气愤者也有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云南分会还两次召开研讨会,评论此书。现将争论的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莫言自己的解释

关于《丰乳肥臀》一书的讨论首先是从其“扎眼”的书名开始的。莫言说,他“并无借此‘艳名’哗众取宠的意思”。“为了消除误会”,他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丰乳肥臀》解”文,对其所以将小说命名为“丰乳肥臀”做了以下三点解释,其一是为了“重新寻找这庄严的朴素,就是为了追求一下人类的根本”;其二是“我决定写一篇大文章献给母亲,写一部长篇小说告慰母亲在天之灵”,而这个题目是“富有象征意味的”;其三,“‘丰乳’与‘肥臀’是大地上乃至宇宙中最美丽、最神圣、最庄严、当然也是最朴素的物质形态,她产生于大地,又象征着大地。”总之,“这部作品是写一个母亲并希望她能代表天下的母亲,是歌颂一个母亲并企望能借此歌颂天下的母亲。”

二、赞扬者说:这部小说是“史诗品格的作品”、“丰厚性作品”

赞成把“大家·红河文学奖”颁给《丰乳肥臀》的一部分人对此书给予了肯定。

首先推出此小说的《大家》编者认为,“无论从小说的思想内涵、历史跨度、故事内容、时空容量都进行匠心独具的架构”,是“史诗品格的作品”。白烨认为(丰乳肥臀》“是一部有生活厚度和思想力度的长篇力作。”刘震云称《丰乳肥臀》“是一部在浅直名称下的丰厚性作品,是莫言在文学情感与世界通道上的总结性和伸展性的富于大家气派的作品。”余华认为,“这部作品是非常成功的”,“书名很美”,是“莫言所有作品中最美的”。刘毅然认为,这是莫言的“呕心沥血之作”,“写得非常成功”。《大家》主编李巍肯定:这部作品写出了“两个层面的母爱”,“从而表现了更深的主题,即我们这个民族怎样才能更有希望,更有发展”。

三、批评者认为,这是一部“歪曲历史、丑化现实”、“对中国共产党嘲讽诅咒的有害作品”

与莫言和赞扬者的观点相反,有更多人从作品的思想流向方面批评此书,认为它是一本有害的作品。主要观点可以概括为以下几方面:

第一,莫言的笔锋投向的是领导中国人民翻身得解放的共产党人,而对那些革命的敌人则进行荒诞的吹捧,作品隐含着“半殖民地思想”。母亲的“丰乳”也有着鲜明的政治倾向。

莫言在作品中运用了大量的篇幅刻意描写性变态者金童的色情活动,彭荆风说,“这是莫言的一种障眼法,用色情、性变态掩盖他的投枪所指!”“他要写的是在中国近当代历史中,起主导作用的中国共产党对以母亲为代表的中国人民所造成的苦难”。“作者用了交叉对比手法,来写国共两党的来来去去;奇怪的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母亲过得颇为顺心”,“八路军打回来了,母亲却又开始了苦难,三女儿被八路军班长孙哑吧给强奸,她们全家被关押、吊打……”。唐振华说,“读遍全书,我仍难识别书中所写到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事,有哪一椿、哪一件被小说作者予以赞扬和肯定;书中所写到的倾向跟着中国共产党走的人,有谁又被写成真正的仁义君子,又有谁得到了好下场。”彭荆风指出,“过去国民党反动派污蔑共产党是共产共妻,灭绝人伦,也只是流于空的叫嚣,难以有文学作品具体地描述,想不到几十年后,却有莫言的《丰乳肥臀》横空出世,填补这一空白。”

肖荣认为,“在小说的具体描写中,作者又借小说人物之口说土地再肥沃,种子不好也是长不出好苗来的”,“联系小说中鲁氏到处借种也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而在小说的最后才写到这块饱受摧残的大地只有洋人才能医好她,才能赏识她,才能由衷地赞美她,也才能在这肥沃的大地上播种可以结出金童玉女般佳果的优良种子。”张之一认为,“用这种半殖民地思想相似的视角去揭露中国封建残余现象,就出现了书中所写的与洋牧师私通成了荣幸之事”,“与中国女人私通的瑞典牧师倒有几分羞耻之心,相反中国女人却把与洋人野合当作荣耀,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半殖民地思想吗?”

第二,作者赖以驾驭全书的历史观是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因此作品便不可避免地走入了歪曲历史、丑化现实的歧途。

肖荣说,“作品对它所作为时代背景的、长达半个世纪中的几个重要阶段都不能给予正确的反映”。汪德荣指出,“小说所描写的胶东半岛高密地区的历史、胶东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是极其谬误的,极端违背历史真实的”。汪德荣以其亲身经历指出,莫言作品所写的17团正是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胶东地区的鲁东游击队这支英雄队伍的一部分,“打了很多漂亮仗,歼灭了很多目伪军。还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地雷战,出现了民兵爆炸英雄于化虎”,“至于解放战争时期,胶东更是整个华东野战军的可靠后方”;“但是,十分令人失望的是小说却把这支由知识分子和农民相结合建立的军队写成乌七八糟,一群毫无目标,毫无政策,毫无纪律的人,甚至竟然说他们共产共妻,滥杀无辜,不讲政策,毫无战斗力”,“这是对死难烈士,对我们这些老战士们的极端不负责任的侮辱和污蔑。”肖荣认为,“小说一直写到改革开放,但笔下出现的改革者都是靠欺诈哄骗起家的人,从他们身上根本反映不出现实生活的真实面貌来。”汪德荣说,“作者把整个抗日战争,把根据地人民,把人民军队都有意地放在一个被嘲弄、被讥笑的地位上”,“不是足以证明他对历史的无知吗?这种历史虚无主义,民族虚无主义的荒谬观点怎能不走进茫茫歧途?”张焜认为,“这部标志献给母亲与大地品牌的作品,是一部严重歪曲历史的小说,是一部绝望于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民族的小说,那书中尼采的狂妄、叔本华的阴暗,弥散着强烈的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化,一种虚无主义的伤感!”

第三,作者极度渲染反人伦的非理性主义,将人性简单归结为“兽性”,以荒诞不经的调侃和肮脏的语言贩卖色情、性变态等丑恶形态,“放出一些有毒的东西来污染我们青少年的心灵”。

彭荆风说,“莫言小说语言之脏由来已久,这是与他的崇拜兽性厌弃人的理性有关,从他的一部又一部小说来看,是积习难改了”。“莫言一向宣称不愿让自己的思维纳入理性的轨道,对人类也充满了嘲弄,他就说过,人不要妄自尊大,以万物的灵长自居,人跟猪狗跟粪缸里的蛆虫跟墙缝里的臭虫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人类区别于动物界最根本的标志就是:人类虚伪!”朱晶说,“作品的主旨被说成赞美母亲和大地。可是这位生育了8女1子的母亲,与命运的抗争几乎全可归结为性和本能。她所有的孩子都不是丈夫的血肉,她信佛祖而与和尚私通,慕基督却与瑞典牧师相恋,为报复丈夫不惜与姑父乱伦或把自己随便交给江湖郎中、光棍汉糟蹋。对儿女,一方面为他们忍负重,一方面又为女儿偷情守门,鼓动儿子与独乳老金上床。这样描写母亲对人类道德的反叛,究竟是赞美还是丑化?”汪德荣说,“关于性描写一般是不应该反对的,但作者对于自己的母亲、姐妹,为什么竟这么和常人不同,缺乏了先天就应有的那种纯洁的眷念、尊敬、关心、护恃,却一律以一种色情的心理来欣赏、猥亵、戏弄、亵渎。这种反人伦的东西纯粹是兽性”。张焜认为,“作者说要歌颂母亲?!但他浇向母亲的却是一盆污水!表明了这是一部反理性、褒渎母亲的作品。”

第四,对此书“也能获重奖”,不少人表示愤懑——“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的天下?!”

肖荣认为,“像《丰乳肥臀》这样歪曲历史、丑化现实,以兽性取代人性,用卑微来嘲弄崇高,将严肃全化解成调侃的东西,与时代和人民对文艺的要求,能有任何协调的可能吗?”汪德荣说,“像这样的作品也能够获什么大奖,真是不能不问一声:请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的天下?”有的作家还愤懑地表示:“不看《丰乳肥臀》,不知小说的堕落!”“《丰乳肥臀》的出现,是与某些人倡导告别革命、躲避政治,远离崇高,消解主流意识的反社会主义思潮有关,我们应予以关注。”

(本文原载《内部文稿》1996年第12期)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1
1
1
5
3
2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