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间:“假洋鬼子”表演“绣红旗”

作者:山水间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3-11-09

山水间:“假洋鬼子”表演“绣红旗”

鲁迅说:“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这艺术的可贵,是在于两面光,或谓之‘中庸’——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表面上是中性,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然而如果不扮,还成艺术么?”

这“男人扮女人”的“两面光”艺术不光京剧会玩,社会方方面面都会玩。鲁迅那个年代就有“一面交涉,一面抵抗:从这一方面看过去是抵抗,从那一面看过来其实是交涉”“一面做实业家,银行家,一面自称‘小贫而已’”“一面日货销路复旺,一面对人说是‘国货年’……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而大都是扮演得十分巧妙,两面光滑的。”

虽然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但把这“两面光”的祖传本事承前启后发扬光大玩得出神入化“扮演得十分巧妙,两面光滑的”仍大有人在。仅以制造手机的公司为例:

华为是百分之百的中国公司——中国注册,100%中国人所有,盈利100%造福中国。

苹果是百分之百的外国公司——外国注册,100%外国人所有,盈利100%便宜外国。

而某些“友商”公司则不伦不类——号称是中国公司,却在外国注册,享受外国公司的税务优惠,公司股东一大堆外国人,也就是说公司大部为外国所有;一切设施在中国,在中国捞中国人的钱,赚的油水却都大都流向外国,流进少数大亨的腰包,真正留给中国的寥寥无几,惠及普通老百姓的更是微乎其微。

这样的“中国公司”跟中国“男人扮女人”这“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有的一拼:艺术是“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表面上是中性,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公司则又像是中国的,又像是外国的:表面上是中国的,骨子里却是外国的。

山水间:“假洋鬼子”表演“绣红旗”

这“表面上是中国的、骨子里是外国的”手机公司最大特征有三:

第一,外国公司的打工仔

说是中国公司,却必须靠外国公司的关键元器件和外国的操作系统才能生存。每年的“新品发布会”,重头戏必是介绍“外国新品”如“高通新品”。这样的“新品发布会”实际是“外国元器件新品发布会”。自己的“新品”离不开外国的“新品”;没有外国的“新品”,就没有自己“新品”。这种靠外国恩准才能生存的“中国公司”实际是外国元器件厂商在中国的代理,或曰外国公司的打工仔。

第二,死心塌地给外国公司当打工仔

最大荣幸就是获得洋大人的垂青,能捷足先登拿到外国新品,作为自己“新品”的卖点好狐假虎威。每年“新品发布会”最大的重头戏就是用上了最新的洋玩意。一旦获得“首发”“首次”的殊荣,能激动得手舞足蹈,台上台下活蹦乱跳,比打了鸡血还亢奋,如同香客抢上了大年初一的头柱香、叫花子抢上了阔佬施舍的头碗剩饭。不仅物质上依附外国,精神上也彻底奴化,不折不扣“黄香蕉”,黄皮白心,给外国公司当附庸当得浑身欢畅。哪怕挨了洋大人当众一嘴巴,也能洋洋得意夸耀这嘴巴是与众不同的嘴巴,干脆利落,准确优雅,不同凡响,能当众埃这一洋嘴巴是莫大荣光,三生有幸,别人想挨这样的嘴巴还不够格呢……

第三,客观上的“皇协军”,帮“太君”对付中国人

华为总是枪口对外:“干翻苹果”“干翻三星”“干翻BBA”“干翻特斯拉”“干翻摩托罗拉”“干翻西门子”“干翻思科”“干翻诺基亚”“干翻北电”“干翻爱立信”“干翻甲骨文”“干翻高通”“干翻微软”“干翻英特尔”“干翻谷歌”……

而“友商”们从来枪口对内——“干翻华为”。

华为被制裁、全力以赴突破重围、急需鼓舞斗志之际,“友商”们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扰乱军心瓦解士气:“不自量力,以卵击石”“华为不是真正的高科技公司”“华为不行我们行,我们不行就是不需要”“不要脸,4G手机卖8千”……

对外国公司的专利费如“高通税”之类,从来二话不说及时正点乖乖如数奉上,再巨额再苛刻也心甘情愿毫无怨言,从不敢怀疑,更不用说挑战。而对华为的专利费,则心不甘情不愿,能赖就赖,甚至不惜对簿公堂,甚至道德绑架蓄意白嫖:“由于非技术原因,手机卫星通话功能未能开通”……

国内手机元器件厂商因华为被制裁和被踢出苹果产业链而濒临破产之际,“友商”们无动于衷见死不救,宁可坐视这些厂家垮台倒闭,也坚持只用洋器件,肥水偏流外人田,用实际的“行为艺术”帮洋大人实现消灭中国高技术元器件产业链的战略图谋。

说是“友商”,却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专门窝里斗,专以中国公司为敌手,事实上充当了“以华制华”的工具。这令人想起《亮剑》里李云龙的一句话:“老子防的就是这个‘友军’”。

对这种“表面上是中国的、骨子里是外国的”公司,不管说它是“中国公司”还是“外国公司”都有点名不副实,称之为“假洋鬼子公司”或“二乙子公司”才更贴切。

山水间:“假洋鬼子”表演“绣红旗”

然而等华为突破重围、形势改观、“轻舟已过万重山”、举国振奋、民族自尊自豪感爆棚之后,“假洋鬼子”们就突然一反常态演起了“绣红旗”——“满怀激情”表忠心:自己多么中国,多么爱国,多么中国心,为中国人民服务多么完全彻底全心全意,多么货真价实如假包换,多么忠心耿耿天日昭昭……

“假洋鬼子”们的“绣红旗”里的“硬货”大体有三:

1.“性价比高”——多么实惠亲民。

2.“积极使用国产元器件”——多么支持民族工业。

3.“自研操作系统”——多么技术过硬爱国情怀。

如果光看演技,真会以为人家确是“含着热泪绣红旗”,要“一针针一线线绣出一片新天地”。

然而“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只要认真分析,就能发现这声情并茂念做俱佳背后全是套路,猫腻套猫腻的套路。

第一,“性价比高”的背后

所谓“性价比高”的意思是性能好,价格不高。但根本不存在的性能如何有“性价比”? “假洋鬼子”的手机有如下性能吗?

1.卫星通讯性能;

2.手机操作系统自主独立、不会被国外势力控制秒变“板砖”的性能;

3.软硬件绝无后门、不会被国外势力暗中远程操控变成“隐形的移动窃听器”的性能。

华为的一些手机价格确实高。但别忘了,华为遭到制裁,一切必须靠自己自研自产从根上做起——不仅包括所有核心器件,而且包括所有相关工业软件、数据库、基础资料,还包括帮助国内相关供应链厂商技术攻关、质量控制、产量提升、品牌创造……所有这一切哪样不需要花钱?哪样不需要花大钱?这些钱不摊到价格里又能来自哪里?而“假洋鬼子”们有这样的负担吗?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痛。

任老爷子说过,如果华为降价,好些同行就得死。华为坚持卖高价,为的是让同行也能有活路。没想到任老爷子的好心却被“假洋鬼子”当成驴肝肺,拿“性价比”大做文章黑华为,不折不扣得了便宜还卖乖。

有人说,不管怎么说,价格就是价格。只要看“性价比”,华为手机就是不如“假洋鬼子”。

“性价比”只适用于同类的东西。而华为手机与“假洋鬼子”的手机真那么同类吗?

华为新旗舰手机实际上自带了如下保险:

1. 生命险——卫星通讯功能,确保在荒郊野岭、天灾人祸、战乱破坏等通信中断情况下仍然能确保通讯挽救性命。“一生用一次,一次保一生”——哪怕一生只用一次,这一次就足以挽救余生。

2. 功能险——操作系统安全可靠,不会被国外势力控制秒变“板砖”。

3. 国家安全险+个人安全险——软硬件绝无后门,不会被国外势力暗中远程操控变成“隐形的移动窃听器”,国家可以避免因手机泄密而遭到安全损害,个人可以避免因手机泄密而遭到“情报泄密”“里通外国”“特嫌”之类怀疑和调查。

上述保险“假洋鬼子”的手机一样也没有。有保险的与没保险的价格能一样吗?不管三七二十一,硬要论“性价比”,怎么比?

“假洋鬼子”的手机尽管表面光鲜,却稍有风吹草动就变成板砖,如同沙滩上的豆腐渣工程,稍有风浪就土崩瓦解。华为手机则坚如磐石,像超级加固的大厦,风雨不动安如山,即使天崩地裂照样屹立不倒。不管这一基本事实,硬把“豆腐渣”夸成花,还巴拉巴拉搬出一大堆“科学数据”“性能参数”证明这“豆腐渣”物美价廉、经济合算、“性价比高”,比加固大厦如何如何合算……这令人想起鲁迅的一段话:“即使无名肿毒,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也便‘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国粹所在,妙不可言。”

第二,“积极使用国产元器件”的背后

当初欧菲光、格尔被踢出苹果供应链、濒临倒闭时,“假洋鬼子”怎么不用人家的产品?——既然能进入苹果供应链,可见产品质量有保障;既然是手机产品供应商,可见人家的产品自己也需要。见死不救、放着质量有保障自己又用得着的国产元器件不用,偏偏非用进口货不可——那时“假洋鬼子”怎么不讲“积极使用国产元器件”?

许多国产元器件商曾经因技术不过关或无名无市场无人问津。那时“假洋鬼子”怎么不讲“积极使用国产元器件”?

华为雪中送炭,派人技术合作攻关,大批订购,硬是把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成为国际名牌。等华为突破封锁、扭转了形势、“是否采用国产元器件”成了民意主流,“假洋鬼子”们就跳出来摘桃子,大肆宣扬自己“积极使用国产元器件”了。

华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打好了基础、扭转了形势,“假洋鬼子”们坐享其成,白沾了华为的光,却贪天之功为己有,仿佛国产元器件产业链突然成熟都是因为自己“积极使用国产元器件”所致。

第三,“自研操作系统”的背后

目前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操作系统占压倒优势的就两家:苹果和安卓。之前许多系统都曾试图挑战这两家,都没成功。其关键原因不是技术,而是生态——没有足够的用户群,没有足够的软件开发商参与,技术再先进也养不活自己。“假洋鬼子”们大肆宣扬“自研操作系统”,只讲自己技术如何先进,如何早就布局研发,偏偏不提自己有没有能耐培养出足以跟苹果和安卓分庭抗礼的庞大用户群。这是典型的避重就轻。

鲁迅说:“老百姓虽然不读诗书,不明史法,不解在瑜中求瑕,屎里觅道,但能从大概上看,明黑白,辨是非,往往有决非清高通达的士大夫所可几及之处的。”对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也能“从大概上看,明黑白,辨是非”——中国手机要避免受制于人秒变“板砖”,关键的关键在于迅速开发国产手机操作系统占领市场;开发国产手机操作系统占领市场关键的关键在建立国产手机操作系统的生态环境;建立国产手机操作系统生态环境关键的关键在于技术难关已经攻克情况下获得足够的用户群;获得足够的用户群关键的关键在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把一切可能的用户都收集到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中来。

如今中国技术最成熟、用户群数量最大、唯一有条件击败苹果安卓、成为中国自主的智能体系操作系统的只有华为的“鸿蒙”。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就需要集中用户顶“鸿蒙”。

抗日战争时期面对外敌入侵,许多原先内战不休的中国军阀纷纷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把自己的力量送上抗日前线保家卫国。如果今天的国内其他手机厂商也有当年的那些军阀的家国情怀,当也能一致对外,要么采用“鸿蒙”,要么开发与“鸿蒙”兼容的系统,即使不为“鸿蒙”贡献出自己的客户群,至少也不公开叫板唱对台扯后腿。

“假洋鬼子”们不可能不知道中国自主手机操作系统得以成功、形成良性循环的生态最需要、最关键的是客户群、客户群、还是客户群;不可能不知道凭自己的那点客户群根本撑不起这样的生态;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如果另起炉灶自搞一套操作系统的实际效果是分散客户群、背后挖墙脚、捅刀子,却硬是分庭抗礼,纷纷大搞“自研操作系统”,明摆着是“我搞不成也不让你搞成”。

在“假洋鬼子”上演的“绣红旗”闹剧里,“性价比高”和“积极使用国产元器件”虽然吃相难看,虚伪丑陋,但破坏性还比较有限。而“自研操作系统”则不然,对中国自主研发操作系统的破坏性极大。名为“绣红旗”,实为“打着红旗反红旗”。

山水间:“假洋鬼子”表演“绣红旗”

看到“假洋鬼子”当初叫嚷“干翻华为”、如今满面春风和颜悦色笑眯眯地声称跟华为是“一家人”;一边慷慨激昂“绣红旗”一边坚定不移“打着红旗反红旗”,不禁让人想起一些名人的一些名言:

“丑态,我说,倒还没有什么丢人,丑态而蒙着公正的皮,这才催人呕吐。”(鲁迅)

“好像唱戏一样,有些演员演反派人物很象,演正派人物老是不大象,装腔作势,不大自然。”(毛泽东)

“勾栏从来扮高雅,自古公公好威名”“三更的草鸡打鸣当司晨,半扇门楣上裱真情”“它红描翅那个黑画皮,绿绣鸡冠金镶蹄,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就黑,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刀郎)

有人说,用什么手机是个人选择、个人自由,旁人无权干涉。

但“宣扬用什么手机”呢?是不是试图影响和干涉别人的个人选择、个人自由?

如果说,用“宣扬用什么手机”来“试图影响和干涉别人的个人选择、个人自由”是言论自由,别人无权干涉,那么把自己对某手机的印象公布出来呢?是不是也可以算“言论自由”,别人无权干涉?如果算,那么请看:

“中国机”“争气机”“放心机”“保命机”“国礼机”“外国机”“咖喱机”“婊子机”“小姐机”“顺民机”“傻X机”“假洋鬼子机”“二乙子机”“秒变板砖机”“隐形窃听机”……

2023年11月2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8
2
0
37
1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