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教育领域还有多少底线被突破?

作者:陈先义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3-28

陈先义:教育领域还有多少底线被突破?

在人民群众众对于毒教材的怒火未消,没有给大众一个满意交代的情况下,现在又不断有新的案件发生。

3月22日,成都市新都区九年级语文试卷上,出现了一篇美化怜悯侵华日军的文章。消息立即引发舆论关注,据宁波晚报25日视频报道,有知情网友透露,涉事文章名为《杜鹃花落》,系公开发表于《教师家园》的一篇小小说。

作者李某某系河南汤阴县某中学党支部书记、校长、中小学高级教师,且为安阳市英语学科带头人,汤阴县第三届十大知名校长。

文章从侵华日军军官视角,讲述了一个日军军官为救回儿子找八路军报仇,最终却误将自己儿子杀死的故事。文章对于这名日军军官的行为,颇具赞美之词,明确将八路军称为敌人,对侵华日军军官充满怜惜,对抗战中牺牲的八路军和老百姓则毫无怜悯之情。而试卷中提出的问题,竟是要求学生以日军军官儿子的死是否应该惋惜为题进行作答。这种混淆是非的问题对于正处于价值观树立关键阶段的中学生而言,其危害是有目共睹的。

在被网友举报后,当地已经要求所有学校回收试卷并进行销毁。当地12345市民热线回应称,新都区政府已经下派调查组处理,将向社会通报调查结果。另据相关媒体披露,河南汤阴有关方面已经对文章作者,即那位所谓知名校长做出了处理措施。

陈先义:教育领域还有多少底线被突破?

现在这个问题向我们全社会敲响了警钟!

在全社会关注毒教材问题,并没有得到满意结果的情况下,为什么在孩子教材这个启蒙教育的基础工程上老是出现重大险情?为什么某些人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冲撞人民群众的容忍底线?为什么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总是有人站在我们的敌人一边,替日美这样的帝国主义说话?

这样公开同情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替敌人张目的行为,放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可容忍的,甚至是严重的犯罪行为。毋庸置疑,过去这叫现行反革命,现在是触犯《英烈保护法》,必须坚决给予法律惩处。改开以后,我们废除了反革命罪。但是即使废除了反革命罪,不等于阶级敌人的反革命行为就此终止。一个时期以来,公开替敌人张目,利用舆论咒骂我们的党,咒骂我们的国家,甚至咒骂我们的领袖、英雄、烈士的行为颇有些肆无忌惮、有恃无恐。按照老话说,反革命的叫嚣已经非常猖獗。举国上下一派愤怒潮流。

就这样一个毒试卷事件,查清来龙去脉并非难事,这么一个恶劣的替日本帝国主义说话的小小说,谁选的文章,谁审查的,怎么通过的,其实并不难。但是,就是不见严厉的快刀斩乱麻的有力措施。再说,那个写小小说的“知名校长”、党支部书记,发表这么一篇恶毒的文章这么长时间了,还让他官运亨通,并一路斩获无数荣誉,为什么就没有人查问和及时阻止?这样一个触及我们国家和民族大是大非底线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人在听之任之?我想查清楚这些问题并不难,不仅要以正视听,也能够让教育领域和相关部门的同志可以引以为戒,更是给党和全国人民一个交代。但是,近年来对待这一系列问题,最后总是大过小惩,甚至不了了之。这就不能不让全国人民担心,我们的教育领域到底混进了多少敌对分子?这个问题并非虚妄之谈。

陈先义:教育领域还有多少底线被突破?

比如,去年闹得全国上下一派愤怒的毒教材事件,可以说已经触犯了整个民族的道德底线,但是就是在那种民意沸腾的背景下,却不见强有力的惩罚措施。某些人不仅没有被惩罚,而且还继续在什么名家座谈会上不断抛头露面,听说最近他还向红色网站、资本媒体平台发出律师函,妄图删去人民群众对他的批评,其实这是向整个社会示威。此外,有的组织还继续给这样的不知悔改之徒颁发各种荣誉奖励。每当人民群众看到这样的报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某种意义上,不惩罚就是助长恶势力漫延,如果再给予鼓励,那就无疑是在助纣为虐。而现在这样助纣为虐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反而大众期盼的对他们的批评之声却根本看不见了。

再如,这些年来,那些把红色文化精神传统的文章、鲁迅文章、革命历史题材的文章从我们的教材中删除的事件,层出不穷,对此,广大群众已经流出详细目录,不许细说,仅举一例,曾几何时,魏巍的《最可爱的人》踢出了教材,麦克阿瑟的文章堂而皇之入选了,如果不是人民群众的强烈反对,我们的孩子还会了解那几代人熟知的歌颂志愿军的名篇吗?这些问题不管是哪一级领导的决定,都应该坚决的追究责任。而这样配合美帝国主义颜色革命的行为,大都是不了了之,不仅不了了之,对于这样一些关乎意识形态领域的核心话题。主流媒体少有发声。这样一个明显有问题的现象,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报纸的头条,媒体的焦点,领导们桌头等待批阅的重要报告呢?这些问题的根由到底在哪里?老百姓难道就不该问一问吗?

陈先义:教育领域还有多少底线被突破?

比如,河南汤阴那个所谓知名校长,看似教育界英杰,一身荣誉,又是党员,但是他在思想立场却是一个帝国主义的“潜伏者”。像这样的坏人,谁决定给他的荣誉?怎么评上的?谁最后批准的?如果他没有被成都毒试卷事件扯出来,是不是这些头衔和荣誉要伴他这个汉奸公知终身?这样的人如何为人师表?这件事,当地有关部门应该认真清查。我们的教育路线和引领,这些年来在教育市场化产业化的大潮下,是不是已经偏离我们的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太远太远了?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回到人民群众期待的正确路线上来?

为了我们的教育能够始终保持在正确的方向上,为了我们的江山不改变颜色,为了我们下一代健康成长,我们一定要形成强烈的舆论关注氛围,让全社会都来关注和监督我们的教育。我们把教师比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是,不管大学、中学、小学,现在用西方价值观来跟我们争夺下一代的人,也恰恰是在这个队伍中的。这些人已经站在敌人一面,他们越是有学问,对我们的威胁也就越大,这些人越努力,我们的孩子越容易走上歧途,我们的国家前途就越危险。因为我们费尽了毕生力量,培养孩子成长成才,而他们却偷走了孩子们的灵魂。自从实行教育市场化产业化以来,自从资本进入教育以来,我们的整个教育已经被我们的敌人晃动了根基。这是从一个问题试卷必须看清的问题实质。

守护我们教育领域的思想底线,全民有责。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陈先义
陈先义
50
3
2
6
5
4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