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没有鞭炮,中国年味离人民将渐行渐远

陈先义 2023-01-07 浏览:

陈先义:没有鞭炮,中国年味离人民将渐行渐远

年关将到,让人不快的消息传来,鞭炮问题,韩国列入国家申遗项目成功,这一下子每一个中国人谁都觉得太荒唐,这种自古以来属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怎么能谁想申报就申报呢?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理。于是有人便骂将起来。我说你先别骂,如果按照我国这样对待很多属于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项目,不要说鞭炮,恐怕这个旧历春节也会渐行渐远,形成遥远的追忆。

并非危言耸听。

前些天,有人对这个问题做了专门研究,认为属于中国人的传统节日,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并且很多节日已经名存实亡了。因为四面八方都在抢我们的节日。你不知道吧?今年韩国中秋节今年放了四天假,简直把中秋当作了自己的大节,就是为了证明中秋属于他们。端午节他们忙活的很,又吃粽子,又拜屈原。春节澳大利亚的狮子舞得可比美我们广东、福建。新加坡更不用说了,多为中国血统,端午赛龙舟成为国家一件盛事。美国日本更不用说了,年年烟花爆竹过春节,已成常态。

有人会说,中国文化传向海外,这有啥不好?但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我们自己的传统节日却渐渐消失。于是,有人就提出一个问题,查一下这个国家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的四大节日是什么?春节、清明、端午还有中秋,有多少人能够说说他们的文化渊源。

当春节时海外燃放烟花爆竹热火朝天时,我们沉闷过节已经有些年了,有人说,没有鞭炮的沉闷春节还叫春节吗?但是牢骚有何用,禁令如山。只要你是中国人,你的回答肯定是否定的。清明节讲究文明祭奠,不准烧纸不准燃放鞭炮;剩下就是吃粽子吃月饼的两个节日,一般仅仅把它理解为送礼节,也别周边国家抢得不像个节日了。数下来,还有个元宵节,在中国古代这可是大节,中国古代大诗人李白、杜甫、苏东坡等等,都有写元宵的专门诗歌。但是现在元宵节除了吃碗元宵,已经毫无存在感了,古代这一天猜灯谜、打灯笼等等民众广泛参与的极其丰富的文化项目,都远离了节日,离民众渐行渐远。还有古代当作节日的七夕节,一个极其优雅又富有诗意的节日,充满中国式的浪漫主义色彩,世界任何国家都无法相比,从内容到形式,文雅而高贵,文化内涵极其丰富。可如今与什么被什么狗屁白色的、黑色、紫色的情人节混在一起,变成了巧克力红包和酒店开房找情人,把堕落的乱搞男女关系的行为以过节名义合法化。这还有哪怕一点点文化意义吗?爱情本来是美好的浪漫的人生审美,但是被狗日的洋节弄成了胡搞乱搞的堕落的公开化。还有什么圣诞哪、什么万圣哪、以及自造的光棍节啊,五花八门,甚为热闹。

传统的节日被阉割了,不像样子了。所以有人担心,总有一天,我们下一代的孩子们,就根本无法知道什么是“爆竹声中辞旧岁”的欢喜,更不懂古人说的“月上柳梢头,人月黄昏后”的那种情感的浪漫和微妙;也不会懂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庄重和包含怎样对先贤的缅怀之情;更不懂得“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包含着的是怎样一种情谊绵绵的情感约定;至于什么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情感忠贞,他们会觉得古人都是无法理解的傻瓜。他们懂得什么?懂得情感的乱来,懂得未婚先孕,懂得性自由,懂得取缔男女相爱的那些美好过程,懂得一上来就上床。中国文化和情感的那种流传千年的矜持、内敛的审美,一切都被他们看着太慢太保守,都在慢慢消失中,我们为此不仅遗憾而且痛心,但确实又无能为力。老年父母们看那些未曾结婚就睡一张床的孩子,只有听之任之。

如今春节又到了,每年春节未到,都在期待新春的炮声,这是几千年给我们一个民族留下来的审美基因。你说吧,如果没有了鞭炮声,这闷声过年,与其它365天一模一样,这年还有啥意思。正是因为有了鞭炮,春节才生龙活虎。但是我们的年就这么一年又一年,沉闷地过了好几年了。

所以老百姓说,如过年已经不是年了。就剩下一顿过年饭了,没意思了。我在想,这种现象到底怎么来的?我说一句大话实话,一切来自各级官员的官僚主义。来自政府部门的一些人不作为乱作为。你先不要着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春节不放鞭炮,几千年的规矩,谁能下禁令?当然是各级政府部门。为什么下禁令?因为易诱发火灾或者造成污染。那么照此推理,汽车造成的事故和造成的污染比之燃放鞭炮来,要高千倍万倍,为什么没有对汽车下禁令呢?为什么还要开足马力造汽车呢?类似汽车这样的例子,还都没又下禁令,为何单单对烟花爆竹下禁令呢?我在问,全国人民都在问,最近形成关于烟花爆竹的大讨论。

我个人认为,这主要来自于官僚主义,是有充分根据的。汽车它不敢下禁令取消,是因为关乎国家经济。烟花爆竹并没有多大危害,为什么要下禁令?因为这个烟花爆竹就像城管治地摊,好对付。其实,污染问题完全是个伪命题,是个可以忽略不计的问题,总共就那么几天,能造成多大污染,科学家有过精确计算吗?谁做过科学的准确统计?不过为了吓唬群众,找几个所谓专家忽悠百姓一下而已。剩下就是燃放事故问题,燃放事故根本就不是问题。这个问题完全是管理问题,中国老百姓是非常听话的,只要晓以利害,加强管理,定好乡规民约,老百姓完全可以自觉遵守的,至于因为燃放造成个别事故,有时也是难免的,但不能因此下禁令。更不要因噎废食,取消燃放。这个禁令,是一个非常扯淡的事情。这里边,包含着官员不作为。不是吗?一禁了之,便少了很多麻烦,只要一下禁令,官员们便不要在春节盯着小区村寨,也不要往下边跑了,尽管可以放心喝大酒了。更不要为了个燃放事故提心吊胆写检查了,一禁便一了百了,至于百姓过节,只要不影响我官位,那都不足挂齿的事,什么事情有坐稳官位事情大啊。

老实说,这就是当下一些官员对这个问题的思维。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就像一些地方干部给中央政府故意帮倒忙一样,把事情弄向极端,让老百姓抱怨中央政府,便一了百了。前时期那个一刀切的管理防疫,过度执法的对待老百姓,不就是这样做的吗?弄得怨声载道,结果逼得上级采取过早放开措施,你说各级地方没有责任?肯定有责任的。鞭炮问题一样。

不过,我想说的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鞭炮问题,里边包含极大的政治因素,还有中国一系列节日被淡化的问题,还有诸多洋节在中国大行其道的问题,还有与传统文化相关的一系列问题,这里边包含着阴谋。有的节日,比如光棍节,就是国内最坏的那些资本家,利用资本创造节日,诱导中国人消费,把圣诞也变成了消费,把情人节变成了乱来,等等。有人又会说我在散布“阴谋论”。不管你怎么看,阴谋论客观存在。

就像美国制定计划,在中国有计划有步骤的推广娘炮文化,这里边包含着文化战略阴谋,人家要彻底摧垮你这个民族赖以支撑的文化传统。这个节日及其鞭炮也是这个道理。鼓吹取缔烟花爆竹的,我们可以考察历史,当初最为起劲的还是大学的一些公知,他们以专家身份向各级政府提供虚假数据,说燃放可以产生多少多少碳一类的耸人听闻的数字,其实行内人一听一笑了之,说这都是忽悠百姓和官员的,鞭炮的临时污染效果,可以等同于牛场的牛放屁。根本不是啥事。关键是他们要配合西方文化战略,取消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中国这些意义重大的传统节日,是增加民族凝聚力,增加内部亲和力,增加国家文化认同感的最好形式。只有取消了这些,中国文化内核才会空泛无力,才无法与西方抗衡。没有了这些,你就少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那种种族认同和骄傲。这就像中国汉字一样,它是我们大中华认同感的重要依托。敌人经常宣传我们的一切文化都是落后、愚昧,因此想尽办法取消或诋毁我们许多传统的东西。燃放鞭炮就包含着一些敌人的阴谋成分,我们如果没有从捍卫民族文化的大思路来考虑问题,盲目地跟着一些社会公知和西方代理人的指挥棒转,结果就会给人家当了枪使。比如,今年不是有人认为美国什么都好,连个圣诞节都崇拜的不得了,连个人持枪制度有人都加以吹捧,这样的坏主意如果得以实现,那么很多西方极其糟糕的坏东西,都会像洋节一样被盲目引进,这是不可小觑的。应该引起各级政府部门从国家安全大局来思考问题。这是文化战略的一部分。

至于燃放鞭炮,它不仅包括娱乐,也是一个民族精神释放的重要形式,这种来自民间的传统文化,表明人民对新生活的期盼,表明社会除旧布新的一种进取精神。这种文化渐渐融入华夏文化的血脉。正如民间所说,不放鞭炮,过年已经没有年味。在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中,除夕过年燃放鞭炮,还有驱瘟除疫的用意爆竹在华夏文明中,是先祖给我们留下的传神音符和祛邪法器,也是几千年百姓维系身心健康生活的一种调剂和慰籍。数千年来,人们用鞭炮驱瘟除邪,以此迎接新年,期盼新的一年不要有瘟疫,成为百姓对幸福平安生活的祈祷。史书有载,唐代初年,瘟疫遍地流行,瘴气弥漫,百姓民不聊生。此时一个名叫李畋的人,上书朝廷,建议以硝石等物制成爆竹,点燃生成巨响和浓烈烟雾,以此驱瘴除魔。经过实施,果然取得了遏制瘟疫的效果。后来经过朝廷一再倡导,便成为驱瘟除魔的特色传统。

再后来随着道家文化融入,把炼丹术的技术融于鞭炮制造,于是产生火药。火药的成分中有硫、硝、碳等多种物质,今天科学已经证实,这些物质对各类病毒细菌有巨大杀伤力。如今天被应用于过滤毒气,和在新房去除甲醛的活性炭,用的就是这个原理。春节期间,利用除夕、初五、元宵节允许燃放燃放鞭炮,也可视作采用传统习俗进行消毒除瘟。以燃放鞭炮来驱逐瘟疫的范例,历史上不胜枚举。

清史有载,110年前的冬天,满洲里因为俄罗斯两个矿工传染瘟疫,很快死去,后因为防护不力,迅速蔓延整个黑龙江,仅仅哈尔滨就一下死亡300多人,并快速传播。于是清政府立即下令,对坟场已经堆积的4000具棺材连人带棺材一并焚烧,整整烧了三天。清政府接着又宣布,中东铁路立即停运,封锁山海关以外,连一位一品大员也被封在了关外。但是瘟疫依然猖獗,紧接着,春节到了,被派去抗疫的总医官伍先生果断实施抗疫新法,下令东北百姓必须大放鞭炮,不得有违。于是整个东北在烟硝硫黄的烟雾中迎来度过新年,奇怪得很,已夺取7000条人命的瘟疫,在燃放爆竹后随即销声匿迹。当下新冠疫情依然肆虐,对中华民族的这种传统经验和有效办法,我们不妨试一下。

眼下,我们有理由运用我们传统佳节的亿万百姓鞭炮齐鸣,来表达人民对新时代事业发展的美好祝愿。再说,因为疫情,人们在沉闷中压抑太久了。亿万人民不断接受“隔离”“核酸”“封城”这些听起来沉闷却又十分无奈的词汇,三年已经太久。三年,百姓过年没有鞭炮声,应该换一种形式释放压抑的心情,用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形式来过个心情舒畅的好年,我们相信,各级也完全有能力有魄力把这件百姓放鞭炮的小事情管理好。迎接中华民族生龙活虎的新的一年,迎接必将到来的一系列新的伟大胜利。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陈先义
陈先义
150
3
4
0
3
1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