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领导同志,请你莫要乱题字

陈先义 2023-01-04 浏览:

又是一年新春到,按照传统习惯,贴春联,挂门神,这是老传统。

前几天,中国书协的大小官员们,都出来写春联,这是职责所系,是一件好事,为百姓服务嘛!但是但凡一挂上官员牌照,便须接受百姓舆论品头论足。老实说,在这批书法官写的字中,有些写得真的很不错,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却不敢恭维。说好,那是在说皇帝新衣,假话不愿意说。

但是既然为民服务义务劳动,反正不收费,好坏显得是一种精神和义务,不必认真。可一旦与官位连结一起时,特别与书法官位连在一起,写的字难看,就不好交代,难免受到百姓讥讽。因为我们国家是书法大国,写的不好,书法官一定要有接受批评的承受力。你是行政领导不会写字,也没必要硬充数,不写就是。群众嘲讽批评几句,没什么了不起。不能像有的什么书协高官,刚上任时,我劝几句当了书协主席最好别卖字,立即遭受其拥趸者的围攻,自己听不得规劝很不好。

不过,今天说的是当了领导,本来不会写字,也到处提一支毛笔瞎显呗,这样很不好。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不知大家有感觉没有,每当经过北大、清华门口,看到毛主席为北大清华题的校名,总要停下来多看几眼。那叫领袖书法大家啊。多看几眼提神长精神,每次欣赏,必有收获。还有故宫博物院后门郭沫若的题名匾,那才叫书法。给建筑物增加美感,彰显书法大国的文化底蕴。相比较,书法大家毛泽东、郭沫若的字几乎无懈可击。当然鲁迅等大师们的字也堪为经典。

但是与此相反,有些领导人乱题的门头匾额,却除了他那个领导职务还能引起人说道几句外,几乎无甚可取之处。对这种情况,毛主席早就十分注意。书法,一定在把字写好的前提下,才说提笔写字。

记得解放初年,山东省请毛主席给山东省报《大众日报》题报头,毛主席踯躅再三,还是没有写。山东省领导纳闷,说许多省的报纸主席都题了省报报头,为什么就不给山东题呢?后来当面给主席报告,主席说,你们山东大师太多,不敢动笔呀,泰山顶上那些碑刻,都是历代顶级大师的杰作,我怎敢班门弄斧呢,你们何不在碑刻上集字呢?据说现在山东的大众日报,就是听了毛主席话,从泰山碑刻上集字所得。此话是否准确,尚待确认。但由此可见,毛主席对写字题字还是非常认真的。

但是,现在我们有些领导热衷于题字,这样爱好很不好。已经有一些教训了,比如现在北京一些重要建筑物,有些领导题的匾额,实在太难看,几乎没啥可取处。挂在那儿,每次看见总给人一种心烦的感觉,因为不美,便产生不了审美的愉悦。甚至那个建筑物也觉得好难看。老盼着赶紧换一换吧!在北京这样代表国家门面的门脸上,我看还是选那些与大国书法协调的字样比较好。不要以为是什么领导,人家一定会喜欢。你当什么官,是什么职务,没必要在你非长项的地方显呗,留下贻笑大方的笑柄。

人的职务永远不会与能力成正比的,这是规律。

公众场合大家奉承你,给你戴了很高的帽子,你可不能真的当回事。那些把部长将军职务喊得震天响的人,有时不过在给他的活动和商品做做广告。人家请你写个字题个词之类,你也一定大可不必当真,更没必要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书法家,那是个非常扯淡的事。你那个破字别人不知道,你自己心里一定要有数,如果仅仅是因为你刚刚学会用毛笔写的硬笔字,那就要坚决拒绝别人称你是书法家,更不要糊里糊涂收了人家的润笔费之类,因为人家转脸就可能骂你。现在这个社会是很实际的。

说白了,你如果那么做,那不是写字,是在卖你职务的名号。至于你那个职务值不值得炫耀,也是非常扯淡的事情,因为如今那些大员高官队伍出了那么多贪腐大蠹,社会对官员和职务的盲目崇拜早已成为历史了。关键看你是不是真心为人民做事,不看你担任什么高官。

我以为,不论别人怎么说,为官记住一点很有必要,千万不要给人家题什么店铺牌匾。因为一旦你有个好歹,人家还要费尽心力去铲除去更换你的墨迹,这样的例子已经很多。江西的那个胡长清到处题字,后来倒台后又满城消除痕迹,被人们称为一种公害。老百姓一边拿着铁锹铲字,一边不断在骂:这个王八蛋害我们好苦啊!因为当初请胡长清写匾额时,人们都是必须交不菲的润笔费的。如今润笔费打了水漂,还得费力铲除这些劳什子,劳民伤财啊。

陈先义:领导同志,请你莫要乱题字

河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靳绥东落马后所题字被铲除

做官有风险,为官需谨慎。这是当下一些官员常说的话,其实想想是有几分道理的。为官到处给店铺题字,当慎之又慎。让老百姓看了你的字就心里添堵厌烦,给社会留下永久的审丑恶感,这也是破坏和影响社会环境。官员们,但愿这逆耳之言你听得进去。把写字当作自己业余修身养性,自己在家欣赏一下,没啥不好。

陈先义:领导同志,请你莫要乱题字

陈先义

【人物简介】陈先义,文艺评论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国家重大题材影视作品审查专家组成员。原籍河南兰考,北师大毕业,曾任后勤学院教员、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现从事重大题材文艺研究。《为英雄主义辩护》《捍卫我们的英雄》《追寻丢失的精神》等名篇引起轰动,著有报告文学集《战神之恋》,长篇报告文学《统帅部参谋的追怀》、《横槊东海》、《1978·历史在这里转折》,文艺随笔集《未入楼台》等。文艺评论集《走出象牙之塔》获1997年解放军文学艺术创作新作品一等奖。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陈先义
陈先义
25
1
0
1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