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犹太资本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作者:杨菁 来源:知以 2023-09-26

最近,CNN的一项调查显示,欧洲的反犹成见依旧存在,而大屠杀的记忆却逐渐被淡化。在欧洲,超过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犹太人在商业和金融领域的影响力过大,将近四分之一的人认为犹太人牵扯到了世界各地的冲突战争。

当有极强凝聚力的犹太人不断进入西方社会逐渐占据重要位置,并成为垄断的集团利益时,其乌托邦情节和作为绝对少数在一个庞大的主体民族社会中的危机感,会使其唆使,挑战,质疑,瓦解甚至摧毁主体民族的文明结构。但这不是通过民族暴力进行的,至少近现代不是,而是通过对文化,媒体,政治,科技和社会运动的影响完成的,而支撑这些行为的是犹太人对经济资源的掌握。美国就是现代犹太人影响世界的杠杆,无论是过去和现在,在知名的经济巨头中犹太人占有绝对的比例。 

掌控美国的犹太资本 

二战之于犹太人无异于种族命运的转折点。之前,他们集中在欧洲,曾令世人惊叹的成就很多都在战争中灰飞烟灭。到后来他们大量逃亡美国,不仅于1948年宣告以色列国的成立,而且历史上第一次把自己的成功真正转化成全球领导力和控制力。 

虽然随着亚裔精英的入美逐渐降低,但犹太人在金融和媒体舆论方面仍占有绝对优势,信息技术产业仍有较大优势,不断积极往政军法靠拢。犹太人通过控制华尔街等资本集团,掌控美国的金融体系与社会体系,是很明显的。他们提出的自由主义,推崇资本的自由,资本的无国界,推崇人性的泛滥,宣传同性恋、艾滋病、性自由等低级的人性行为,不要社会健康发展,不要社会有序运转,喜欢混乱,喜欢无政府主义,这是这个资本集团的真正的本质。美国犹太资本集团擅长于在世界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布局、渗透,苏联的解体,美国这个犹太资本集团功不可没。

犹太人在美国的多个领域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金融领域是其代表。犹太人来得晚,无法涉足盎格鲁-萨克逊白人垄断的领域,于是开拓了轻质资产等新领域。在经济学领域,犹太人尤为突出,一流经济学家,犹太人所占比例较大,诺贝尔经济学奖,相当一部分被犹太人摘取。在 1999 年金融危机期间 ,《时代》周刊曾以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财长鲁宾、副财长萨默斯三人合影作为封面 , 用了一个“拯救世界三人委员会”的标题 , 而这三个人都是犹太人。犹太人掌控美国,主要所指的是,犹太人经济实力雄厚,游说集团强大,其游说集团之所以强大,也是创立在实力雄厚资本的基础上。 

犹太人在科技企业领域很了不得,如第一个亿万巨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金融资本的颠峰力量代表、华尔街缔造者摩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狙击英镑成功一举成名、曾掀起亚洲金融风暴的超实力金融大鳄索罗斯,“金融超市之父”、花旗集团董事长威尔,戴尔公司创办人戴尔,甲骨文公司创办人艾利森,还有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谷歌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都是犹太人。这不仅与犹太人的高智商有关,也与犹太人在经济领域的人脉有关,容易拿到风险投资资金,犹太人在这个领域就好混一些,毕竟这个领域的犹太人比例高一些,相互也比较了解,容易合作。

在美国影视娱乐行业,犹太人更是呼风唤雨。犹太人还开创了美国电影业,建立了好莱坞,现在还控制了大部分的美国媒体。根据《财富》杂志报道,美国的媒体基本由6家公司掌握。他们是:Comcast,Viacom,CBS,Disney,21st Century Fox和AT&T。犹太精英的利益群体已经基本深度渗透了全部六家公司。其中Comcast和Viacom的创始人都是犹太人。Disney和CBS的许多高层皆为犹太人。另外,根据美国犹太新闻网Forward的编辑高德伯格(J.J. Goldberg)的统计,好莱坞12主要制片厂由25个人控制,这25个人中有21个是犹太人,占比达84%。美国接受同性恋婚姻85%的功劳都应该归给在好莱坞和社交媒体上的犹太人领袖,他们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如此压倒性的数据摆在我们面前,一个客观理性的人很难说美国媒体和好莱坞输出主流价值观,即:性放纵、同性恋、变性人、极端女权主义、“政治正确”以及嘲讽基督教倾向与犹太精英的庞大影响力毫无关系。

今天的美国人,早上一睁眼就要直接间接地和犹太人打交道。早在1885年,犹太人便控制了241家纽约制衣厂中的234 家。美国人内穿卡尔文·克莱恩内衣 , 外着李维斯牛仔裤 , 再套上一件拉尔夫·劳伦上衣 , 这些都是犹太人创立的品牌。在美国女人爱用的化妆品中 , 赫莲娜、雅诗兰黛、露华浓等的老板都是犹太人,美国人在上班路上要买一杯星巴克的咖啡,饭后吃一个哈根达斯的冰淇淋 , 旅行时住在费尔蒙特、洛兹、凯悦等酒店 , 度假时乘坐嘉年华或者皇家加勒比游轮 , 这些公司不是犹太人创办的 , 就是犹太人经营的。 

 美国犹太资本集团的形成,就是犹太人在世界金融体系中处于主导地位的一种延续它形成于欧洲中世纪,起源于早期金融信贷业务。随着世界霸主地位的转移,犹太资本集团也随之来到美国并形成垄断。随着美国综合国力的上升,美国犹太人通过经济活动,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利益,并通过经济活动,将自己的影响力逐渐扩散到美国的各个角落。 

犹太人可以左右美国政局 

犹太人把资本很好的转换成了对政治影响力。20世纪中期以来,犹太人在美国政坛强势崛起,对美国公共事务产生强大影响。以"罗斯福新政"和"六日战争"为转折点,他们从边缘地位顺利进入美国社会政治的主流,在精英关联、舆论塑造、组织游说和动员等方面的能力全面提升,并使美国社会更愿意在支持以色列、推广大屠杀教育、救助苏联犹太人等体现犹太民族特殊利益的议程上满足其诉求。这种变化固然出于美国犹太人自身社会经济地位的大幅提升及其独特的政治行动主义态度,也离不开美国社会亲犹、亲以主流民意的同情和支持。现今的美国社会,美籍犹太人也正是凭借在金融、政界以及技术领域都具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加之雄厚的经济实力,通过拉拢选票、资助总统候选人、操纵舆论等方式影响美国国内政策。

犹太人在美国参政历史悠久。美国的政治分析家米切尔·巴德曾说过, 犹太人是以一种宗教式的热情参与政治他们的投票率比其他任何族裔都高。除了直接从政,犹太人也通过游说来影响美国决策。通过游说,犹太人既能把他们看中的人送上台,也能把他们厌恶的人拉下马。 

30多年来,美国至少否决了32项联合国安理会不利于以色列的决议,超过所有其他安理会成员行使否决权的总和。对此,法国《世界报》撰文评论说:“美国和以色列是钢铁关系,一方面犹太人通过钞票和选票影响美国政府;另一方面,由于他们的巨大影响力,在历次美国大选中,犹太人都是两党竞相讨好的香饽饽。

目前,全世界大约有1300万犹太人,500多万在以色列,约有600—700多万人是在美国。在引领美国科技实力金融经济各个方面,犹太人都占有和它的人口比例不成比例的那样重要作用。所以我们能够看出来,每当选举期来临的时候,大家争相去讨好犹太利益集团。 

美国建国已经200多年了,犹太人参选总统的事儿却挺新鲜的。其实说出来可能很多人不信,这200多年间美国从未出现过一届总统是犹太人,甚至总统初选阶段,没有一位犹太裔候选人能在州初选胜出。首先,犹太人口基数太少,在选举中完全不占优势。候选人很难以族裔为号召来拉到足够多的支持票。其次,犹太人的信仰是当选美国总统的制约。犹太人之所以历史上和基督徒有过无数的恩恩怨怨,除了经济原因和政治歧视之外,宗教分歧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因素。或许还是因为犹太人天性使然。

今天的人们之所以要把特朗普归结为犹太人集团,这并不仅仅是源于他的女儿伊万卡,嫁给了犹太人并皈依犹太教,从特朗普上台之后毫无立场的倒向犹太人集团,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比如在耶路撒冷主权归属以及戈兰高地的主权归属问题上。特朗普已经沦为了犹太人全球利益的代言人,只要符合犹太人集团的利益,特朗普就会做出相关的决定,哪怕这些决定对美国有害,这表明犹太人集团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正在逐渐超过WASP成为美国第一大政治集团。 

总结 

犹太人全世界大流散的一个不经意的结果就是分散落脚在各个经济中心并扎根定居,这有利于建立和扩展跨国商业链、获取信息、开拓货源、提升国际交往能力等。犹太人在客居地作为永恒“外来者”的身份,使他们学会快速适应环境,愿意更加积极地在新环境中寻找新的发展机遇。犹太人在公民身份和法律地位上的不平等状态,阻碍了犹太人进入客居国公共生活的道路,反使他们集中精力于商业和金融事业,并以之赢得尊重和权利。在主观方面,犹太宗教中发掘出了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精神要素。在他看来,犹太教更加符合韦伯所称的清教主义,塑造了犹太人的资本主义企业家精神。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0
0
2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