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作者:老墨 来源:千秋墨 2024-02-19

《V字仇杀队》映照了自诩“和平卫士”的美国,如今在孜孜不倦制造“敌人”的路上一路狂飙,虚构“威肋”挑动民众情绪,绑架国家政权,属实是玩火自焚。

1 恐惧是这个政府的终极工具

2006年《V字仇杀队》上映。电影虚拟了一个在叫做“北方之火”的党派独裁统治下的国家。在这个国家,政府推行特务统治,秘密警察有很高的权力,所有被他们判定为有“叛国罪”的人,都会被抓捕处死。表面来看,这是一部反对极权主义的电影,但是如果对影片细节进行梳理,会发现隐藏在其中的一些秘密。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电影里最耐人寻味的部分就是,在“北方之火”党上台执政前,这是一个典型的所谓的西方式民主国家。那在这样一个西方式民主国家中是如何出现纳粹式的独裁政府的呢?电影后半段揭秘了这一过程。

起初,“北方之火”党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开展了一项病毒研究计划,研制出一种只有“北方之火“党下属公司才能生产出治疗药物的致命病毒。随后,“北方之火”党秘密将病毒投放到学校、自来水厂等公共场所中,造成了许多平民伤亡。而这一切则被伪装成恐怖袭击事件,成功地在民众中引起巨大恐慌。随着时间推移和事件发酵,公众纷纷指责当时的“民选政府”对恐怖分子的态度过于软弱,无法保证大家的生命安全。最终,在紧随其后的一场选举中,大部分民众将选票投给在态度上表现强硬的“北方之火”党,组建起影片开头出现的“极权政府”。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对这一过程,影片的男主V一针见血论述:“这个计划的最高明之处是恐惧。恐惧成为这个政府的终极工具。”

从本质上来看,“北方之火”攫取最高权力的过程就是一次制造“敌人”并建构“威胁”的过程。

利用病毒扩散,制造出“恐怖分子”这一“敌人”和“威胁”,又利用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感摧垮了一个“民选政府”,再利用不断制造出的新的“敌人”和“威胁”来保持“极权政府”的“权威”。

真是个完美闭环啊。

艺术是对现实生活的反应,电影是对生活的模仿。《V字仇杀队》正是映照了自诩“和平卫士”的美国,如今在孜孜不倦制造“敌人”的路上一路狂飙,虚构“威肋”挑动民众情绪,绑架国家政权。

2 “嗜战”成为美国基因的一部分

冷战高度强化了美国的敌人概念,差不多半个世纪,美苏两国的眼睛盯着彼此,武器瞄着对方。1987年,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高级顾问阿尔巴托夫告诫美国人说:我们正在做一件对你们来说真正可怕的事情——我们正在让你们失去敌人。而后苏联解体,美国不再面临传统意义上国家层面安全的威胁。怎么办呢?

美国需要敌人,一个敌人没有了,再找一个。

梳理二战以来美国历任总统的执政经历,可以发现,每任总统在任内都曾批准对外用兵或者对外用兵计划,每一届政府都在宣称美国和“自由世界”面临所谓“敌人”的“威胁”。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二战后历任美国总统对外用兵情况及所谓“假想敌”统计(1945-2017)

至于最近两任美国总统的情况,大家非常熟悉,不在表中列出。

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没有任何国家能真正和它硬碰硬,这种状态有点像武侠小说中的“独孤求败”。这时,美国就像是患上了“敌人饥饿症”,满世界搜寻敌人,从越南到朝鲜,从阿富汗到叙利亚,美国时常打着“人道主义干涉”“打击恐怖主义”等旗号对外动武。战争与武力已经融入这个国家的DNA。

今年,在美国国债总额超过34万亿美元的背景下,拜登依旧签署了一项军费法案。2024财年美国的国防预算高达8860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加近300亿美元。这一数额刷新了美国国防开支纪录,约占全球军费总额的40%。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塞尔维亚举行的一场足球赛中,观众拉起多条横幅,细数美国、北约过去几十年来轰炸或挑起战争的国家和地区名单。

我们仔细再想,美国为啥频繁对小国动武,但是从来没有向大国开战呢?

美国嗜战,但它不傻。受核力量平衡的影响,对拥有核武器的大国动武面临着巨大风险和不可控性,而对一些力量弱小的国家动武既可以时刻“提醒”公众美国正面临着巨大的威胁,又可以尽量避免与拥核大国发生直接的武装冲突。

从美国政府的角度来看,建构一个危险的“敌人”可以给国内的公众和政治对手制造一定的压力和恐惧感,而对外动用武装力量的行动更强化了这样一个印象。看吧,我作为政府正竭尽全力与“敌人”斗争,来保护美国安全和美国人民利益。这样,你美国民众和国会是不是得给政府更多授权,来保障我?

套路和“北方之火”熟悉不?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反战活动人士站在裹着国旗的棺材模型旁,在白宫前示威。

3 制造"敌人"就是为转移自身矛盾

通常来讲,作为一个内部凝聚力严重不足的国家,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树立假想敌。

很多人会说,美国作为“灯塔之国”“自由之国”“山巅之国”,是很多人的向往之地,美国梦难道不能凝聚人心吗?

完全不能。纵观美国历史,塑造美国信念,强化美国人身份认同的时期,恰恰是那些美国面临外敌的时期,与美国梦毫不相干,现在谈“美国梦”更是纯属扯淡。美国不断造“敌人”,根本上是因为美国内部存在太多不可调和的矛盾,美国政府无法真正解决这些内部矛盾,只能借由自己不断制造的“敌人”把矛盾转移出去。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美国梦的讣告

首先,美国的国家认同遭受危机。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新移民带给美国的最大挑战就是认同危机。在美国历史上,国家和民族意识是好不容易才建构出来的,既要克服州县、市镇这些地域性的身份认同,也要克服白人、黑人、西班牙裔、亚裔之类种族性的身份认同,还要克服围绕性别、堕胎、同性恋等问题形成的文化性的身份认同,这些地域、种族和文化认同都曾高于国家认同。

而后美国的国家认同在战争中得以加强。1776年建国后的百余年里,美国没有国史,只有各邦、各州地方史。独立战争(1775—1783年)、美法准战争(1798-1800年)、第二次独立战争(1812-1815年),先是和英国人打仗,然后和法国人打仗,又一次和英国人打仗,通过这些战争,美国人作为大家共有的身份,认同感才增强了。1898年美国和西班牙之间的战争推动了南北和解,美国才有了真正的国史,国家认同才一路上升直至在二战助力下达到巅峰,美国成为西方世界民族主义最强烈的国家。而后,美国的国家认同一直在走下坡路。

没了敌人,没了给自己定位的对立面,“我们是谁”就成了大问题。美国想找到一个理想的敌人,重振核心文化和国家认同。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其次,反政府、反权力、反体制成为美国人流行的政治信条。

美国发生过一个著名的“五角大楼事件”。1971年,丹尼尔·艾尔斯伯格将美国五角大楼有关越战真相的7000多页内幕文件泄密给《纽约时报》,导致了全美的反战浪潮,促使美国政府不得不彻底结束越南战争。同时,这起泄密事件使最高法院对新闻自由作出里程碑式裁决,激怒尼克松政府,成为某种催化剂,促使白宫授意进行一系列窃听和“卑鄙勾当”并最终发展为水门事件。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艾尔斯伯格因“五角大楼事件”差点老死狱中

历史上,强政府的出现是通常为了摧毁传统社会或者打击外部敌人。美国没有经历过推翻封建主义的过程,它既不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机器来完成这一任务,也没有动力塑造一个“强政府”。这也是二战前“门罗主义”和“孤立主义”在美国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到二战爆发,美国出现“强政府”的趋势,随后的美苏冷战使其国家机器有所强化。为了压制美国公众中流行的“反对政府”这一政治信条,美国历届政府重复不断地制造出新的“敌人”,并将这一行为变成了一种历史的惯性。

再次,为了维系美国所谓的联盟战略。

历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盟友”一词是高频词。2017年特朗普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宣称:“盟友和伙伴是美国的强大力量。它们直接增强了美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情报和其他能力。美国以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加起来占全球一半以上。美国的任何对手都没有如此强大的联盟。”

与过去利用绝对实力优势和霸权地位维系联盟体系不同,当前的美国需要更有效的途径与方式来将“盟友”紧密地“团结”在自身周围。

“狼来了”的故事大家都听过吧,用来告诫做人要保持诚实的品质,不能随便说谎。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农夫们为啥会一而再地跑上山去帮助放羊娃?以群体角度去理解,“狼”是对农夫这个群体的普遍性威胁,出于“唇亡齿寒”心理,农夫们一听到“狼来了”的报警后,便都跑上山去救放羊娃了。“狼”成了农夫这个群体普遍认同的“敌人”。

与此类似,美国也可以通过建构出一个邪恶、危险和强大的敌人形象来使盟友感到恐惧,从而有效地维系其联盟体系和全球领导力。练枪法需要靶子,搞演习需要设“假想敌”。至于这个“靶子”是不是真的会成为美国和其盟国的敌人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现在就需要这么一个“靶子”。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丘吉尔在发表“铁幕”演说,旁边戴眼镜的是杜鲁门。

1946年,铁幕演说为美国登上霸权领导地位构建出一个足以说服盟友的敌人——强大而邪恶的苏联。美国利用“苏联威胁论”重建了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治经济秩序,成立了一系列的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军事、政治和经济组织,成功地将西欧各国纳入到美国为主导的联盟体系中来。

美国不断制造“敌人”不仅仅为了对付国内的公众,实质上也是对其所谓的联盟战略中的“盟友”进行诡诈和欺骗。

到头来再看看美国是怎么对待他的盟友的?2013年,斯诺登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了35个外国领导人的电话,通过技术手段每天收集的信息高达50亿条,首当其冲的就是欧洲国家的领导人。事实上,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黑客帝国”,长期以“国家利益”之名横行霸道,对其他国家包括盟友进行无孔不入的监听和网络监控。

《V字仇杀队》中隐藏的美国秘密

默克尔:我一再向美国政府明确表示,监控盟友是不可接受的。

再一个,俄乌冲突快两年了,美国军工复合体挣的盆满钵满,但是欧洲捞到什么好处没有?被绑在美国的战车上对俄施以重拳,安全危机、能源危机、难民危机愈演愈烈,油价、电价、粮价一路飙升,坑得欧洲千疮百孔。

真可谓,做美国的敌人是危险的,但是做美国的盟友是致命的。

实际上,对美国来说,最大的威胁和敌人并非“外生”,而是“内生”。美国霸权的衰落主要是因为资本主义固有矛盾不断激化,金钱政治、党争恶化、经济疲软、债台高筑、族群对立、贫富悬殊、社会撕裂、盟友离心,美国优越性早已不复存在。

在自身实力和影响力衰落的情势下,美国立起“假想敌”,更充分暴露其“霸权焦虑”和“被害妄想”。就拿美国污蔑中国建造的5G网络“容易遭受网络攻击和用于间谍活动”来说,无非就是企图凭借其话语霸权,给美国国内民众和盟友制造“恐惧”,围堵我们的5G技术,打击我们的高科技企业,阻挠我们的经济转型升级。

《左传》里有这样一句话,“君以此始,亦必以终”。美国不断制造“敌人”的历史,就是它不断将内部矛盾向外转移的历史。或者更准确的说,美国在转移的只是公众与盟友对其内部矛盾的注意力而已,但矛盾本身并没有被真正有效化解。

美国不断制造“敌人”就是在掩耳盗铃、玩火自焚。历史上,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都玩过类似把戏,最终的结果却是自身被反噬。美国如此不可持续的造敌造假,终将积重难返,到达自我灭亡的终点。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