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美国有这么高的文盲率,而且能左右政治!

作者:老墨 来源:千秋墨 2024-03-26

上层“精英教育”,下层“快乐教育”,美国默默通过这种分层教育的方式巩固着社会结构,维护着资产阶级的权势和利益。

“美式快乐教育”常常被不少公知挂在嘴边。在这些人看来,美国通过实行快乐教育,教出了这么多诺贝尔奖得主,创造出这么多科技发明,简直是人类文明之光!但这些公知们不知道的是,美国教育与美国阶级一样,是分层的。

上层有钱人花费巨额资金和大量精力培养自己的子女,上私立学校,接受精英教育;下层的普通民众无力负担高额学费,只能上公立学校,被迫接受教育质量相对普通的“快乐教育”。巨大的教育资源落差使得教育阶层出现了固化,精英教育成了统治阶级接班人的摇篮,快乐教育则成为培养愚民的流水线工厂。

美国通过这种分层教育的方式巩固着社会结构,维护着资产阶级的权势和利益。不少美国高中毕业生还是功能性文盲,更别说在阴暗角落生存的、上不了学的非法移民了。巨大的文盲群体使得美国整个舆论环境变得愈加魔幻……

1、“特朗普和外星人有个交易”?

2021年1月,新冠疫情正肆虐全球,彼时美国的新冠确诊人数已经超过2000万,并且以每日数百万的数字指数级疯狂增长,死亡人数已超4万。与此同时,世界其他国家正加紧提升防控措施,以维护生命安全为第一要务。

原来美国有这么高的文盲率,而且能左右政治!

2021年美国的新冠疫情数据

当时,拥有超过2000万粉丝的美国网红郭杰瑞(Jerry Kowal)发布了一条令人震惊的视频。视频拍摄的场景是一场纽约的集会,反对口罩和疫苗的美国人与支持防控的美国人吵作一团,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

意见不同的辩论可以理解,但这些不相信新冠病毒存在的老年白人,声称“特朗普和外星人有个秘密交易,所以外星人不会袭击地球”,“拜登喜欢吃婴儿”,“福奇用有毒的艾滋病药物杀死病人”……他们陈述这些离奇观点时脸上严肃和真诚的表情看上去绝非表演,有时他们甚至用同情乃至鄙夷的眼神看着对面戴着口罩的反对者。这些极其匪夷所思的镜头和画面给老墨带来的认知冲击与疑惑至今无法释怀。

美国号称所谓“民主的灯塔”“世界的霸主”,但美国的公民为何反智、失智到如此程度?直到我偶然了解到美国的文盲率才恍然大悟……

原来美国有这么高的文盲率,而且能左右政治!

离谱的认知

2、“每4-5个美国人就有1个是文盲”?

互联网上广泛流传着关于美国文盲率的惊人数字,最知名的莫过于华春莹2023年发布的这张图片。老墨震惊之余不禁想对美国的文盲问题一探究竟。

原来美国有这么高的文盲率,而且能左右政治!

华春莹发帖对比中美受教育率

2020年4月,具有百年历史的美国老牌期刊《Library Journal》发表了一篇文章《美国的扫盲问题有多严重?》,其中称“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数据,美国21%的成年人(约4300万)属于文盲或功能性文盲。”根据《华盛顿邮报》2016年11月刊登的文章,《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人识字危机》,来源于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19%的美国成年人无法阅读报纸,更无法完成工作申请。

2015年12月,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美国的阅读问题》,援引美国教育部和国家扫盲研究所2013年的一项调查,称美国“14%的成年人(约3200万人)无法正常阅读,19%的高中毕业生不识字,21%的人阅读能力低于五年级要求的水平”,并且“近几十年来,美国的文盲率一直非常稳定”。

这些权威媒体引用的美国官方数据,真实地表明了底层美国公民的文化水平。他们无法通过阅读和检索有目的地获取信息,仅在狭小的阶级“茧房”中通过“听说”获取建立三观的基础逻辑。特朗普简单粗暴又极具煽动性的演讲风格让他们争得面红耳赤,怪不得他们深信“5G基站传播病毒”、“口罩的密封条里藏有外国的监控设备”。

3、“美国的教育正在批量生产白痴”?

推崇美式教育的人无外乎两个原因,或是羡慕自由的、释放天性和创造力的美式基础教育;或是向往精英辈出、雄踞全球的美国顶尖高等教育。两百年来,美国人才辈出,广纳世界顶尖科学家,作为超级大国的霸主地位至今难以被撼动。但如此高的文盲率,又着实是美国教育的痛点。

究其根源,底层民众只能困守垃圾教育环境导致的阶级固化,是美国几十年来保持稳定的超高文盲率的重要原因。

美国的教育体制区分公立和私立学校。所谓名校多数为私立,那里环境优越、师资精良、收费高昂,生源也皆非富即贵。而普通民众的孩子只能就读免费的公立学校,培养供资本家驱使的底层顺民。公立学校的教师水平有限,教授内容也多是宽泛而肤浅的。强调自由发展的教育理念虽确能产生极具创新能力的人才,但也容易造成大量学生“自由地”掉队。一位在美执教的华人教师曾发帖称,七、八年级的美国学生不会计算简单的分数加减,无法写出完整的句子,感叹“美国的公立教育正在批量生产白痴”。

原来美国有这么高的文盲率,而且能左右政治!

在美任教的华人教师感叹,公立教育培养白痴

被很多人赞赏的美国“宽进严出”的教育政策,确有其效果,能够保证走出大学校门的毕业生,尤其是藤校级别的顶尖高校毕业生,一定是可堪资本家追逐的有用之才。但这也着实是美国高等教育的一个无奈之举。正是因为高中毕业生的良莠不齐、鱼龙混杂,通过申请制进入高校的学生,只能通过严格的毕业要求淘汰掉其中的滥竽充数者,学校才保得住名声。就比如下图这个曾经爆火网络的视频,花465美元买个假的高中文凭,仅凭借黑人身份就申请到了哈佛录取资格。如果不是“宽进严出”的底线,哈佛的脸面何在?

原来美国有这么高的文盲率,而且能左右政治!

假文凭骗取哈佛录取资格

那么美国人究竟担不担心越来越没落的基础教育将顶尖精英的基数吞噬得越来越小,最终导致人才的匮乏呢?答案是,也许有,但不多。毕竟美国依然具备最顶尖的科研机构和高校、最充裕的研究资金和最前沿的科学技术,能够通过其移民政策广纳全球人才。

尽管如此,批量生产文盲,仍然是美国教育难以掩饰的败笔。

4、“美国议员是智障”?

自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美国的政客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进行着愈演愈烈的仇华戏码。这其中,感谢优秀的社交软件TikTok,它几乎逼疯了国会山的政客,贡献了这些戏码中最精彩的高潮部分。我们可以从中窥探为了迎合文盲阶层的选票,政客们进行了何种可笑的低智表演。

2023年3月,TikTok的CEO周受资在美国国会接受质询,遭到了议员们连续数小时的“智商轰炸”。

佐治亚州第一选区的共和党众议员巴迪·卡特质问TikTok是如何确认用户年龄的,暗示其是否通过手机摄像头追踪用户瞳孔活动从而获取生物特征信息。而周受资回答:“因为用户在注册账户页面上提供了他们的年龄。”北卡罗莱纳州第九选区的共和党议员理查德·哈德森居然问TikTok是否可以连上家庭Wi-Fi网络……

美国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再次在听证会上质询周受资时,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科顿反复盘问周受资的国籍以及其是否曾是中共党员。周受资8次回答了关于国籍的相关提问,说自己是新加坡人。这些离谱的提问,造就了周受资一脸茫然的“表情包”,并随后在各大社交媒体冲上热搜。多数的评价是:“这些议员是智障吗?”

原来美国有这么高的文盲率,而且能左右政治!

被愚蠢的问题问懵了的周受资

当然不是。巴迪·卡特毕业于佐治亚大学的药学系,理查德·哈德森毕业于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而汤姆·科顿2002年从哈佛大学法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他们自身和“文盲”二字似乎毫无关系,但是他们的选票中,每4-5个人里,就有1个是文盲。他们模仿文盲提问,可以体现“美国霸主”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可以“警示”沉迷于TikTok垃圾娱乐视频的未成年人和文盲选民,可以打击影响美西方舆论霸权的原产于异国的社交媒体。

同时,也就展现了美国底层民众的低层次文化水平如何影响了美国政治。政客们的拙劣表演,也许会保障他们持续获取来自美国文盲的选票,但终究也为全球的非文盲们留下了笑柄和谈资。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1
7
1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