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作者:谭主 来源:玉渊谭天 2024-02-11

进入2024年,台湾岛内,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

1月以来,“断交”一词在台湾地区网络平台的热度大幅增加,总提及量相比此前一个月,增长了近两倍。

高热度的一个触发点,是台湾当局的第四轮“断交潮”。

1月,太平洋岛国瑙鲁宣布与台湾当局“断交”,至此,8年“断交”10国,台湾当局所谓“邦交国”只剩下12个。而危地马拉等国也都释放出要跟台湾当局“断交”的信号。

“断交”对台湾到底意味着什么?

站在新的历史关口,回望台湾当局每一次“断交潮”始末,更看得清大势,更看得清我们今天所处的历史方位。

要回答这些问题,谭主先挖掘了一组开源数据,统计了每一年与台湾当局“断交”的国家数量。

可以看出,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台湾当局已经先后经历了四轮“断交潮”。而这四轮“断交潮”的序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

从1949年10月到1950年3月,半年的时间里,先后有14个国家与台湾当局“断交”,台湾当局的“邦交国”数量一年内骤降至38国。

值得注意的是,这14个“断交”国家有一个显著的特征。

它们基本是先与台湾当局“断交”之后,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

要知道,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并不是没有国家对我们保持观望态度,但从一开始,新中国就确立了一个原则,要与新中国建交,必须先与台湾当局“断交”。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必须先与台湾当局断绝关系

今天,我们对于一国先与台湾当局“断交”再与中国建交或复交的新闻已经司空见惯了,这背后的一个中国原则,在建国之初就已经埋下了种子。

在这一原则的基础上,上个世纪70年代,台湾当局迎来了第一个“断交”高峰。

放在长历史周期来看,第一轮“断交潮”,在台湾当局“邦交国”归零的路上,是重要的节点之一。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可以看到,1950年,台湾当局“邦交国”数量占联合国成员国数量的比例,还高达63%。

到1978年,已经骤降至15%。

这一转变的大背景,是1971年,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件大事。

1971年,多国发起共同提案,提出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问题加入第26届联合国大会的议事日程。这个提案,就是后来的联大第2758号决议。

联大第2758号决议并非一帆风顺。

为了阻止联大第2758号决议通过,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提交提案,提案的意思是,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是一个重大问题,因此必须要获得全体成员国三之分二的赞成票才能通过。最后,提案未通过。

一番波折,最终,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结果,通过联大第2758号决议,将台湾当局驻联合国代表驱逐出了联合国。

联大第2758号决议,从政治上、法律上和程序上彻底解决了包括台湾在内全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在国际社会巩固了一个中国原则。

同时,联大第2758号决议,也解决了台湾的所谓“国际地位”问题。台湾除了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没有其他的国际法地位。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联大第2758号决议中、英文版

联大第2758号决议通过后,成为了捍卫一个中国原则最重要的国际法依据,成为了外部干涉势力和“台独”分裂分子的“紧箍咒”。此后,几乎每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都会把联大第2758号决议写入与中国建交的公报当中。

现在回看,在支持联大第2758号决议的76张赞成票中,有三票格外值得注意。‍‍

一个是法国,早在1964年,法国就顶住美西方的压力,与台湾当局“断交”,与中国建交,成为西方大国中第一个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

另外两个,意大利和加拿大,也在联大第2758号决议提出的前一年,就选择与台湾当局“断交”,开启了第一轮“断交潮”的序幕。

仅1971年和1972年两年,与台湾当局“断交”的国家就达到27个。

这其中,就包括曾经试图阻挠联大第2758号决议的日本和澳大利亚。‍‍‍‍‍‍‍‍‍‍‍‍‍‍‍‍‍

第一轮“断交潮”,一直持续到了1979年。1979年这一年,虽然只有1个国家与台湾当局“断交”,但却有标志性意义。‍‍‍‍‍‍‍‍‍‍‍‍‍‍‍‍

这个国家,就是美国。尽管美国政府没有投票支持联大第2758号决议,但大势不可违逆。‍‍‍‍‍‍‍‍‍‍‍‍‍‍‍‍

美国与台湾当局“断交”那一年,在岛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我们今天常说的“美国靠不住”,其实在台湾当局第一轮“断交潮”中,就已经得到了印证。

当然,更重要的意义是,第一轮“断交潮”扩大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的国际承认。

这也给此后两岸走向统一划定了一条红线,谁违背一个中国原则,破坏和平统一进程,谁就会承担代价。第二轮“断交潮”,正是源于对红线的试探。

1988年,李登辉上台,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此时,台湾当局的“邦交国”仅剩下了22个。‍‍‍‍‍‍‍‍‍‍‍‍‍‍‍‍‍

面对这个局面,李登辉不再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开始推出所谓的“务实外交”、“弹性外交”理念。

在具体行动上,李登辉开始以台湾地区领导人身份出访“邦交国”及“非邦交国”,同时试图依靠经济实力搞突破,拓展“外交空间”。台湾当局“邦交国”在上世纪90年代一度增加到了30个。

突破红线的行为在1995年达到了顶峰,这一年,李登辉赴美国进行了所谓“非官方的、私人的访问”。这一举动,遭到迎头痛击。‍‍‍‍‍‍‍

中国立即召回了驻美大使,这在中美交往的历史上,很罕见。不止如此,窜访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举行两轮大规模演习。‍‍‍‍‍‍‍‍‍‍‍‍‍‍

中国的反制行动,给外部干涉势力和“台独”分裂分子敲响了警钟。谁敢破坏两岸统一进程,谁就是跟全体中国人民作对。‍‍‍‍‍‍

演习之后,美国总统通过各种渠道与中方沟通,反复说明美国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就在李登辉拓展所谓“外交空间”的同时,台湾当局很快陷入第二次“断交危机”。

这一轮“断交”,有一个突出特点,台湾当局所谓重要的“邦交国”全部与其断交。‍‍‍‍‍‍‍‍‍‍‍‍‍‍‍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1990年,沙特阿拉伯与台湾当局“断交”,此后,在中东地区,台湾当局所谓“邦交国”归零。‍‍‍‍‍‍‍‍‍‍‍‍‍‍‍‍‍‍‍‍‍‍‍‍‍‍‍‍‍‍‍‍‍‍‍‍‍‍

1992年,韩国与台湾当局“断交”,此后,在整个亚洲地区,台湾当局所谓“邦交国”归零。‍‍‍‍‍‍‍‍

这轮“断交潮”结束之后,除了梵蒂冈外,台湾当局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友邦”。各大国及地区重要国家几乎与台当局都不存在“邦交关系”。

下面这张图,是李登辉卸任时,留给他的继任者陈水扁的“外交遗产”。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在2000年,台湾当局的“邦交国”仅覆盖拉美、非洲、太平洋和欧洲四个区域。

而这些国家中,台湾当局最看重的,是拉美和太平洋国家。

当时,拉美地区有将近一半的国家都是台湾当局的“邦交国”。太平洋地区也有超过30%的国家是台湾当局的“邦交国”。

为了维护这个地区的“邦交关系”,2000年,民进党当局开始搞“烽火外交”“金钱外交”,一面是在“外交”上全面出击,冲击一个中国原则,另一方面则开始输出大量资金维护“邦交国”稳定。

台当局甚至专门“捐助”了2亿多美元成立“中美洲经济发展基金”。

但值得注意的是,越是想“固邦”,越是想拓展所谓的“外交空间”,“邦交国”丢得就越快。

在2000年之后,台湾地区一共有三个执政周期,却迎来了又两轮“断交潮”。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第三轮是2000年到2008年,民进党陈水扁执政时期,搞所谓“烽火外交”,丢掉6个“邦交国”。

第四轮是2016年到2024年,民进党蔡英文执政时期,又开始妄图增加自己的“国际地位”,丢掉10个“邦交国”。

最近八年,台湾当局迎来了第四轮“断交潮”,“邦交国”平均每年都要丢掉一个,并且这个速度丝毫没有下降的趋势。‍‍‍‍‍‍‍‍‍‍‍‍‍‍‍‍‍‍‍‍‍‍‍‍‍‍‍‍‍‍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如果细致分析,这些“断交”国家所在地区会发现:

最近8年,无论是拉美地区还是太平洋地区,台湾当局原来最稳固的“邦交关系”所在地都出现了松动。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可以看出,台湾当局在拉美地区和太平地区的“邦交国”在一段时间内非常稳固。

拉美地区此前16年内只减少了2个,太平洋地区还增加了1个。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这两个地区,一个是美国“后院”,一个是美国第二、三岛链所在地。

尽管如此,最近八年,拉美和太平洋两个地区,都有将近一半国家选择与台湾当局“断交”。

中国正在把破坏统一的外部因素和“台独”分裂势力一点点敲碎。

正像新时代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当中所蕴含的深意:

坚持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坚持粉碎“台独”分裂图谋,坚决同打“台湾牌”、“以台制华”的行径作斗争,巩固国际社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格局,为推进统一大业营造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

面对这个趋势,美国试图出招阻拦。在拉美三国——巴拿马、多米尼加、萨尔瓦多陆续与台湾当局“断交”之后,美国政府就采取了多种方式阻挠这一进程。

利诱拉拢。在有“断交”风声之后,美国副总统强调美洲国家是“一家人”,呼吁共塑美洲自由与繁荣,并且承诺“如果你们做得更多,我们将帮助更多”,还提出美国将在经济、能源等方面加大对拉美国家支持。

施压恐吓。在萨尔瓦多与台湾当局“断交”后,美国政府发表声明说,这一决定不仅影响萨尔瓦多,而且影响整个美洲地区的经济健康和安全,还恐吓将重新评估美国与萨尔瓦多的关系。

召回大使。在“断交”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站出来说,已召回驻多米尼加大使、驻萨尔瓦多大使、驻巴拿马临时代办,就有关“邦交国”不再承认台湾的决定进行磋商。

宣布制裁。对相关国家的“断交”做法,美国媒体披露美国总统将考虑采取严厉惩罚措施。

这些行动,并没有阻挡住拉美地区与台湾当局“断交”的趋势。这股“断交潮”甚至还蔓延到了太平洋国家。

在萨尔瓦多之后,与台湾当局“断交”的国家,就是太平洋国家所罗门群岛。

为了阻止所罗门群岛与台湾当局“断交”,美国毫不吝啬外交资源,几乎拿出了所有的外交手段。‍‍‍‍‍‍‍‍‍‍‍‍‍‍‍‍‍‍

这与所罗门群岛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

这片区域,正好处在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中心位置,东西方向能够牵制美国在太平洋第二、第三岛链上部署的美军基地。

这里,自然也就成了美国和其盟友“以台制华”的前沿阵地。

2019年,得知所罗门群岛总理动了同中国建交的念头后,美国频繁打电话给所罗门群岛的官员,施压威胁。

时任美国国务卿甚至公开表示,华盛顿将运用各种工具阻止所罗门群岛与中国建交。

在未能阻止所罗门群岛“断交”之后,美国还在外交上作出了更大改变,美国高级官员甚至还在时隔80年后首次访问所罗门群岛。

美国在所罗门群岛的大使馆也在关闭30年后,重新开馆。

从“邦交归零”到统一有多远?

美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馆开馆

结果,在美国自以为重新重视南太岛国之后,反而加速迎来了太平洋岛国的“断交潮”。

瑙鲁是最新一个“断交”的南太岛国。

相比于以往,这次岛内舆论针对瑙鲁“断交”的形容,出现了一些新论述——“令人吃惊的‘外交’转向”“猝不及防”。台湾当局所谓外事部门的负责人情绪也格外激烈,称对“断交”非常愤怒。

之所以反应激烈,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对外部干涉势力的打击前所未有地坚定和有效。

面对瑙鲁“断交”,美国政府几乎没有再采取任何干预措施。外人靠不住,再一次得到了印证。‍‍‍‍‍‍‍‍‍‍‍‍‍‍‍‍‍

1月,美国《纽约时报》援引岛内选举前一份民调指出,近70%的受访者不认为美国是“值得信赖的国家”,比2021年增加了约10%。

而在这背后,还有一个细节格外值得关注。‍‍‍‍‍‍‍‍‍

谭主注意到,在瑙鲁宣布与台湾当局“断交”的公报中,提到了这么一段话:

瑙鲁政府按照联合国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瑙鲁即日起断绝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不再同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不进行任何官方往来。

相关专业人士给谭主分享,“断交”声明中,引用联大第2758号决议,这在与台湾当局宣布“断交”的“邦交国”中,还是头一个。

面对这个“第一次”,在瑙鲁宣布“断交”第二天,美国在台协会就意图歪曲2758号决议的真实内涵,妄称,2758号决议“没有决定台湾地位”,没有排除任何国家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

显然,瑙鲁特意选择在“断交”声明中也提及联大第2758号决议,代表了在国际法与国际制度层面,对破坏两岸统一进程行为的一次降维打击。

每重申一次,给“台独”上的“紧箍咒”也就会收紧一次。特别是首次在“断交”公报中提出,这种示范效应将给国际社会传递强烈的信号。

危地马拉新任总统在大选期间就多次表示,如果当选,将发展与中国的关系。

外部势力的干涉和“台独”分裂势力的挑衅,正在加速两岸统一的到来。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十大报告中,对“外部干涉势力”的排序在“台独”分裂势力之前。

这传递的意思很明确,台湾当局所谓的“邦交国”归零,只是时间问题,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已经形成。

和平统一的进程,正在时间的刻度里徐徐图之。‍‍‍‍‍‍‍‍‍‍‍‍‍‍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0
0
0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