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另一组狼牙山五壮士

佚名 2022-11-21 浏览:

沙岭战斗散记

一、鬼子的兽行

鲜为人知的另一组狼牙山五壮士

一九四三年,从五月廿三日间开始的扫荡才刚刚三天,狼牙山的周围已经到处充满了呕人的腐臭和烟熏气息。日寇三十六师团和百十师团的野兽们,在这一带耍着它们的拿手好戏:把油绿的禾苗喂着牲口或者践踏得东倒西歪,把搬不走的房舍家具焚烧着;耕牛被宰掉了,猪肉也填了它们的巨胃肥肠;但这并没有满足鬼子的兽性,他们横暴残忍地到处搜寻着我们的兄弟姐妹来残杀侮辱。

日军暴行调查委员会发表的《我们亲眼看见的日本野兽的真面目》一文里,有一段是关于敌寇这次扫荡中无数暴行中一个场面的描绘,这是目睹者——日本人民解放联盟盟员和田同志讲出来的。

“一九四三年五月。山西安达三十六师团之一部,和百十师团的一部配合着进攻狼牙山,走到山脚下某个村子,暂时休息,搜索附近的村子。不幸,躲在山上庙里的五十多个妇女,被敌人包围了。她们手无寸铁,要抵抗也没有办法。恶狼般的敌人,强迫他们剥去上衣,剥去裤子。结果,五十多个妇女,全被脱得光光的,晒在五月的太阳下。

敌人看着这些裸体的妇女,拍手大笑。更逼着她们下深沟去担水,又逼着她们把沉重的子弹箱运上险陡的山峰。”

这一切冤仇,我们决不忘记,不远的日子里一定要野兽们以应受的惩罚来清偿的。

二、沙岭战斗

鲜为人知的另一组狼牙山五壮士

二十九团三连的战士们,充满着沸腾了的仇恨,埋伏在沙岭村西南的雪家岭上。沙岭驻的鬼子果然被我们的手榴弹引诱出来了,他们成群结队的拥到村西的大场里。抓到这个时机,二排长韩振江用狠狠的口气发出开火命令,紧跟着他的话音,轻机枪、掷弹筒、枪榴弹、步枪,各种武器的子弹像一阵猛烈的冰雹似的向敌人头上身上打去。狼狈的鬼子,犹如六月里茅厕中的大蛆,滚的滚,爬的爬,失魂丧魄的滚到山沟里去。烟尘弥漫的火场上,有二十多个鬼子丑恶的躺在那里,还有一个带指挥刀的小队长,好像非有他不能表示出“皇军”的“赫赫战果”似的,也“威武”地在场上挺尸。

空气暂时的沉寂了一阵,战场上只有被炮火打伤的几头骡马的悲鸣。四下里仍是烟火笼罩,特别棋盘坨上老君堂的白烟,笔直的冲向云霄,这就是对日寇暴行的强烈控诉。

特务员刘永田同志在缜密的观察中发现了秘密,他急忙的说:“政委,敌人从南沟里迂回过去了。”王政委一瞧,果然南沟里有五十多个鬼子,像癞蛤蟆一样直往上爬,企图占领雪家岭口,截断我们的归路。在这将被包围的严重情形下,王政委立刻下决心撤退。当王政委正和三连司指导员谈话时,“当”的一炮,正打在王政委面前二十米远处。他们很快卧倒,弹片被前面硬坎给挡住了。随着炮声而来的,是毫不间断的激烈的爆炸声,弹丸像蝗虫似的穿蔽着天空,石壁被打成筛底一样。等司指导员发出撤退的命令,韩排长已经壮烈的牺牲在前沿了,机枪射手瞿景文也因头部中伤流了最后的血,副班长丁万增,迅速地把枪身落伤的机枪扛到身上,通过弹雨占了上面的高地,掩护着全排的撤退。

五班六班陆续撤退着,四班班长耿玉华同志见排长牺牲了,情况又很险恶,就坚决果断的说:“四班不要动,咱们在后面掩护!”全班人听到这话,没有一个人现出些微犹豫恐慌的神色。

敌人见到部队移动,枪炮打得更加紧密:轻重机枪山风似的封锁着崎岖的山路,迫击炮弹接二连三在雪家岭口炸裂着。战士们互相掩护,且战且走。刚走了四五十米远,五班的后尾被山坡上来的敌人打得直不起腰来,丁万增机动的从一块大石后面对准敌人一阵猛烈的射击,五班也脱了险。

部队走到离雪家岭口二十米远时,南沟里的敌人“呀!呀!”的冲了上来,浓雾似的毒气,也随风向我们扑着。恰好,东山上三排的机枪开叫了,把敌人压得不能前进,部队才安全的通过了这险要地带。

三、王政委和伤员

鲜为人知的另一组狼牙山五壮士

团政委王曲隆同志,虽然出身是个大学生,但经过六、七年的炮火锻炼,在战斗里是很沉着勇敢的。他常接近和帮助战士,战士们也很喜欢和尊敬他。

这次,在部队转移时候,他经历了好几次危险。出于某种警惕,他在一个山沟隐蔽处,把背包里的文件完全销毁;之后,他好像心头上卸去一块重石。到一个水池边,刚想漱漱口润润嗓子,一个炮弹打来了,刘永田急忙把他推倒。弹在水中爆炸了,水溅了他们满身,王政委的耳朵也被震聋了。

过了雪家岭口,他刚喘过气来,忽然看见前面三排长张根恒和八班长赵洪宝,正背着伤员李金贵往下走。他急忙赶上去,“张排长,你们赶快回去坚守阵地,保障部队安全转移。李金贵,来我背你下去!”

李金贵望着王政委慈母般的面孔,心乱如麻。他想:首长同样在前沿参加了战斗,并且指挥全盘;再者,政委素常多病,身体不强。因此,就忍着伤痛,很诚恳地说:“政委,我的伤口不要紧,我自己走吧!”但王政委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带着微笑蹲下去把他背起,冲出了敌人的炮火封锁。

在一个隐蔽的山庄上,把李金贵寄托给一个善良热情的老乡,又对李金贵说:“你在这里好好的休养吧,老乡会很好的照护你。过几天扫荡结束了,我就派人来找你。我带的钱不多,这里给你留下二十元,你自己用吧!”他像父兄般对那无限激动的战士注视了一会,又握住他的手说:“要是有什么情况,你跟着老乡……”

李金贵眼睛里涌出来热泪,泣不成声的说:“政委……你太……关心我了,你放心吧,我……一个八路军人,不会……”

四、四班的英雄们

鲜为人知的另一组狼牙山五壮士

当部队安全转移了,四班才开始撤退。但离开阵地走了不远,就碰到在五班后尾窜上来的敌人。耿班长见去路已被截断,就带着战士折转西走,企图从西面爬高山突出。不料刚才拐弯,西山头上也有了敌人,对四班正是居高临下,一点隐蔽物也没有。耿班长就命令战士们“拉长距离,缩小目标,继续前进”。突然,在上面山坡上又发现了大股敌兵,像疯狗似的从西南直向四班袭来。耿班长见来势不好,就带着队伍拐弯爬了山,刚爬上一个小山包,前面被悬崖峭壁阻止住了。这时,子弹在他的头上和身旁雨点一般的飞落着。向下一望,有七八百个鬼子扇形般冲上来了;而自己身旁,就只剩孙红喜、刘全、苏士文、贾振武四个同志。他鼓起炽热的眼睛高喊着:“同志们,我们没有地方可走了,就在这里和鬼子拼吧!”

这真是一个激烈而伟大的战斗!敌人的几次进攻,都被他们用手榴弹和石头打退了,成群死伤的野兽拖着一条血尾巴,滚着,爬着。“皇军”们伤心透啦!西山头上的几挺歪把子,疯狂一般的吼叫着,把石渣打的满山飞舞;硝烟窒息着人的呼吸,口鼻都像快被燃烧着。在下面,鬼子更拼命的向上冲,显然他们八百多人是不甘心在五个八路军战士面前承认失败的。耿班长这时想起了狼牙山三烈士的银塔,他严重地望着自己的几个战友。“同志们,我们革命战士,应该向狼牙山的五大勇士学习!”这话,一个字,一根针,深深的刺入了每个战士的心。“对!当俘虏就不配当八路军!”孙红喜首先响应了班长的号召。

一拥而来的敌人,离他们只有十几米了。耿班长首先把自己五年来最亲爱的伴侣——枪,忍痛的砸碎了,免的被野兽们沾污了它;而后,把最后的手榴弹,投向敌人,于是带着神圣的光辉,一闪跳下崖去。跟着他,四个人影在同一地点消失了。

贾振武同志模模糊糊的被树丛挂住了,醒过来感到浑身发疼。睁眼看时,自己身上有十六个小孩嘴般的刺刀口,衣服上满是殷血。山上,静悄悄的……

狼牙山依然巍峨屹立着。布满我子弟兵壮烈战绩的山峰,显得更庄严、雄伟。

此文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提供。原载《战斗在冀中平原的英雄们(第一集)》,晋绥军区政治部19447月出版。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0
19
0
1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