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老百姓对于“春晚”的挑剔是有道理的

陈先义 2023-01-25 浏览:

陈先义:老百姓对于“春晚”的挑剔是有道理的

一般来说,每年春晚,都是提前多日营造氛围,比如什么彩排啊,什么节目透露啊,什么明星出场信息啊!等等,吊百姓胃口。然后演出后,就开始搞什么评比,什么观众最为喜欢的节目,就好像是老百姓真参与了一样的轰轰烈烈的评选,其实几乎群众大多对这样的评比没啥兴趣的,但是持续的宣传却非常很下力。

今年可不同,提前就有了阻力,网上有关于建议不办春晚的非常强烈的呼吁。认为疫情下这么多老人过世,高兴不起来。如此不办,显然不合适的,任凭疫情怎样,总还是要通过这样的文化项目,给百姓鼓劲的。毕竟节日还是要过的。完全让群众过年沉浸于压抑和悲伤之中,作为宣传部门,那是肯定不行的,但是怎么考虑群众情绪,把节目办好,给百姓鼓劲,倒是真的值得研究。

我们常把春晚比作“年夜饭”,其实说实话,这些年关于年夜饭的提法,已经大大值得商榷了,因为很多时候,老百姓已经不在少数不吃这碗年夜饭了。

你营造的那些许许多多宣传说辞,还有那个什么评比,群众绝大多数已经不关心了。不信,现在年三十,老百姓别说看,连议论春晚的话题也不议论了,懒得说它了。

是因为这种形式老百姓不欢迎了吗?我看不完全是。当年曾经万人空巷就是等着看晚八点春晚,成为除夕百姓的守岁和团圆的必不可少的内容,怎么能说不喜欢呢?但是这些年可不一样了,大多数观众说,没啥可看的,一点意思也没有。初一见面谁也不会问你,昨天晚上看春晚了吗?

春晚这种文化形式上的“杂拌荟萃”,其实是舶来品,在国外名字并不好听,叫“夜总会”。改革以后,把外壳拿来,为我所用,这没什么不好,按照毛主席说的,叫作洋为中用。鲁迅说是叫拿来主义。但拿的是形式,不是内容。西方世界的夜总会,那种袒胸露乳的挑逗和三俗表演,是我们万万不可拿来的。

我们也的确是取其外壳,填了革命文化色彩的新内容。因此受到百姓的普遍欢迎。但是在延续二三十年以后,如果还是烹调大师傅老一套做法,那也是断然不可的。走滑稽小品那样的内容专门逗笑的耍贫嘴,也不是国家舞台允许的。事实是这些路子都走过,赵本山打擦边球的那些东西,在群众的一片批评声中已经淘汰为历史了。

烹调师那些老三样的大拼盘,老百姓也已经吃腻了胃口。当然要换新的。曾经一个时期,在崇尚明星的阶段,多数人关心的是谁出场,多半在看明星谁来了。于是,春晚成了明星们争相登台为自己做广告的机会。成了他们的生意场。给自己另外场合出场费价码的定价机会。但是,这几年那些曾经当红的明星们,相当一部分口碑太差,不是吸毒就是风月韵事,群众非常反感,还没出场,人们便指着鼻子说他(她)的种种丑闻。很多人也就因此成为众矢之的,连带着这些晚会也变得可有可无。

说今年的春晚,我看稍有进步,但进步不大,说它稍有进步,是它的形式,已经大大吸取了河南反映汉唐民族音乐舞蹈的那种形式,感觉稍觉新颖。但无论艺术呈现和内容及历史元素,都比河南的《唐宫盛宴》《中秋奇妙游》等还是有距离的。过去的类似晚会,拼的是谁家有钱,谁能够请来大明星、超级娘炮、更粉更嫩的小鲜肉之类,这些年,这类东西都滑到了垃圾堆里了。没有人再去做娘炮追求了,因为国家公布了“限娘令”。

地域文化深厚的河南先知先觉,提前几年动作,成就沛然。这一点央视落在后边,但作为国家最高“皇家”舞台,今年想做些努力,只是还没有弄好,因此今年的节目依然好节目太少,不能说乏善可陈,让人过后评点、成为街谈巷议内容的节目太少太少,几乎没有。

说实话,过大年的节目,内容重要,另外更重要的是造气氛。今年可以参照的是俄罗斯也学习中国,也办了一场春节晚会,尽管可圈可点,但是在营造节日气氛上超过央视,被中国观众交口称赞。当然异国演出中国节目,本身对中国人来说就有新闻性和新引力,这不过仅仅一方面。就俄罗斯的舞台整体设计和节目安排,那种节日气氛和振奋人心的场面的确很能吸引人。相反,我们很对现场观众,都是坐在那儿似看非看,迷迷糊糊,好像打瞌睡状态,又像新冠浑身酸软的后遗症。

基于这种情况,我看还是谨慎更不要过度宣传和吹捧,好与不好,让老百姓自己评价去,不要做让老百姓觉得你的吹捧与自己观感不一样,是完全不同的审美引导。任何东西,不能离开实际的自卖自吆喝。特别是央视作为中央级大舞台,更要谨慎为好。

大过年的,我来评点年夜饭,说了这多不中听的话,央视同志或许不高兴,但不高兴就不高兴吧,事情要想做好,总要听点逆耳之言。不然还怎么进步。如果要我给你们建议的话,我想谈一下几条:

1、如果还是集中办春晚的话,要从内容到形式做较大改革。任何再好的形式,只要时间长了,再好的年夜饭,一弄就数十年,自然会引起人们厌食。怎么办?中国文化庞大博深,不必以为洋人的就好,顺着河南思路,完全可以做形式上的开掘。

2、中国地域辽阔,就是再好的节目,也不一定适合多地域多民族口味,要开掘新形态和新思路。我以为,我们每一个省,都是数千万人口,甚至上亿,文化形式各地有各地的地域文化特点,比如,你赵本山那个什么小品,在山海关外还可以,入关就是相声为主,你那就不行了。到了长三角、珠三角就认为你那玩意不行,甚至说你就是耍贫嘴。好多年前南方人就很有意见。为什么就不能各省各自自己办。在初一过后,整个十五以前,展播各省选送候选节目,然后根据各地送自己评出的好节目,由全国观众评选,评出一二三等奖,评人评内容,评组织,评创作等等,这样一下子调动了全国的积极性。何乐而不为。

3、也可以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每个省贡献一批节目,如不选送央视,就各地设分场。这个现在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为什么不可以一试。

4、最为主要的还是内容。毛主席说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要贴近生活。要反映百姓最为关心的事情,今年虽然也有进步,但反应百姓最为关心的事情,还是很不够,比如反腐败、比如战疫情等,这些老百姓最为关心的最为重要的事情,内容太少,非常不够。创作是第一位的,没有好作品,再好的厨师也难以做出非常可口的年夜饭。

5、今后不要再提什么年夜饭的说法,这个年夜饭,要让老百姓自己说,不能自话自唱,这很不好。何况这个年夜饭现在吃饭人觉得已经觉得口味不满意。

大年应该说奉承话,是老规矩,但是看着年年不见长进的春晚,斗胆提出真实看法,中用与否,无关紧要,仅仅提供参考而已。打一仗进一步,既然为十四亿人演出,那么作为一份子,有责任提出批评和建议,供明年有所创新。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陈先义
陈先义
40
0
0
2
5
0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