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凌英:致胡大V:状告莫言的历史意义

作者:顾凌英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3-01

顾凌英:致胡大V:状告莫言的历史意义

昨日看到两篇文章(《你有喜欢莫言的权力,那我有不喜欢的自由吗?》、《支持网友起诉莫言,同时也对部分杂音表示困惑》),两文中提到胡大V对于某网友起诉莫言侮辱人民军队一事表达出愤慨,为给莫言站台,胡大V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然而这两篇文章的作者,都无法理解胡大V对网友状告莫言的愤怒和他为莫言开脱所丢出的“站台逻辑”。

胡大V在他的言论中,先是以自己的心思,揣摩别人的动机是什么“自我炒作”、“只赚不赔”、“赚流量”……。这真是以自己“商人之心”去度“人民的公心”了。

唯物主义者看动机,是不能与效果脱离的。网友状告的是:莫言对中国现代史的颠倒和歪曲。这表现在:

1.他对日本侵略者的美化是反历史的。

2.他对抗日军民的丑化、诬蔑也是反历史的。

3.他对中国农村的人际关系和风俗习惯的描绘也是反历史的。

这些歪曲现实的描绘不仅不能使世界人民了解真实的中国,反而会使世界看到一个虚幻、扭曲的中国。是对世界人民的一种严重的欺骗。只是满足了世界反动的垄断资本奴役世界人民的需要。

这与过去对“狼牙山五壮士”的诬蔑,与某些势力对中国革命史的歪曲与对革命领袖的污蔑,性质是相同的。而莫言因为有国外的支持而比较起来性质是更加恶劣的,危害是更加严重的。

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人民面对世界,心中始终有一个对历史的欠账。而解决的比较合适的办法,想来这“起诉”还是一个可行的创举。

有什么好处呢?!

1.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文艺的方向决不能由西方反动的“诺贝尔文学奖”来左右,而在实际上失去了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这方面的软弱通过这次斗争,必须彻底扭转,这是我们坚持斗争的最大动力。

2.通过斗争告诉文艺界的作家,写文艺作品,是应当正确反映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而不能胡编乱造的。文艺不能成为历史开倒车的工具。我们提倡文艺家要像法国当年的巴尔扎克那样,准确而真实地描写时代的人和事;准确地体现“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客观真理。在当代的世界上只有达到他的水平,才是真正的小说艺术家。胡编乱造写的小说在历史上从来一钱不值。像莫言那样的胡编乱写,不仅制造的是历史的垃圾,还要犯下对不起人民和时代的罪逆。

3.通过斗争告诉青年文艺人,什么是创作文艺的正确方向。就是毛主席提倡的:“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 而不是为了一己私利,去投靠外国反动势力,为讨好他们,而胡编乱造地诬蔑自己的人民和社会主义的中国,误导青年走上反社会主义的文艺歧途。

4.通过斗争告诉现在还坚持莫言道路的人,清醒起来,改弦更张。也许还有自己光明的前路。这是对一些人的挽救,也是必要的。

5.通过斗争更好地鼓励正义的文艺批评家,进一步批判和肃清莫言小说在世界上的流毒,为此创造必要的、更好的社会环境。

6.通过斗争打破一些人对西方“诺贝尔文学奖”的盲目崇拜和迷信,揭穿它的骗人伎俩,剥下它的这张骗人的画皮,把人们从这种糊涂认识中解放出来。

起诉莫言,既然对人民和社会主义祖国有这么多的好处,当然动机也应当是纯正的,我们这样相信。

另外,胡大V认为莫言“通过创作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无疑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引领者之一”,“他也是帮着外国人了解中国的文化沟通者之一”。这就更使我们感到,起诉莫言的必要了。因为如胡大V这样的名人,都受到西方“诺贝尔文学奖”的蛊惑,分不清根本政治的是与非,何况一般的小青年呢!

跟不上历史前进步伐而发出哀鸣的胡大V,让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抱着旧事物不放,不自量力地企图螳臂当车,拖住时代车轮的老人可怜的形象。但是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的,不会永远停滞不前,更不会总是倒转。胡大V啊!您的思维也需要改一改了。否则,就只能在哀鸣中度过您凄凉的晚年啰!

2024年2月29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8
1
1
13
3
1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