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先生,你怎么又急了?

作者:明人明察 来源:明人明理 2024-03-01

胡锡进又急了,而且这次比上次还急。

上次胡锡进着急是因为有人批评《我本是高山》用“人性论”替换张桂梅的党性,用“女性帮助女性”的女权观点,去替代张桂梅的共产主义信仰,解读她的内在精神驱动力。

胡锡进一着急就要批发政治大帽子,什么“极左”、“民粹”、“激进人士”“不利于改革”之类的帽子,立马奉上。

这位先生,你怎么又急了?

这一次胡锡进着急是因为有人要起诉莫言,认为莫言的作品有内容涉嫌抹黑英雄先烈,违反英烈法,还“涉嫌美化侵华日军”。

这就让胡锡进很不高兴了,与萝莉岛事件爆出之后他磨磨蹭蹭好几天都不肯表态不同,这一次,他选择第一时间出手,手段当然少不了批发政治大帽子, 甚至还用自己之心度别人之腹,把腹黑的手段都大规模用上了:“起诉者是瞄上了互联网上的民粹资源,觉得这样找莫言的麻烦,给他扣'侮辱先烈'的帽子很安全,别管收益多少,都能只赚不赔,所以他这样干了。”

其实就凭他这段话,那位起诉者就可以对胡锡进提起名誉侵权诉讼。

胡锡进的选择性宽容与选择性苛刻,在这一刻又表现得特别明显。他曾经给予方方和笑果文化的宽容,却一点也不肯给予这位运用合法权利起诉莫言的网友。

因为上次被网民痛击,这一次他虽然没怎么用“极左”的政治标签,但使用了“宁左勿右的网上示范者”这个他发明的概念,表达的其实差不多是同一个意思。

以前我们分析过胡锡进的“极左”是怎么定义的:首先是以他的标准为基准,其次是根据他的需要可以随心所欲。

总之,主打用扣帽子代替讲道理。

不信的可以看看胡锡进的这篇小作文,你能找出来他在哪个地方,基于事实,讲一点道理吗?他说起诉莫言的人“完全是在扣帽子,断章取义”,“打开互联网上恶意构陷的边界和想象空间”,只有结论,没有论据和必要的论证。其实这些话用在胡锡进自己身上,倒是再合身不过了。

其实这个微博昵称“说真话的毛星火”的网友,不过是在行使自己作为一名公民的诉讼权利,认为莫言涉嫌抹黑英雄先烈,违反英烈法,人家相信法律,走法律程序,希望让法律做出评判。这种做法本身就符合“依法治国”。怎么在胡锡进看来这种做法就是“歪招”呢?

而且,人家在网上行使一名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社会监督权,都不被胡锡进所容忍。说人家是用“打莫言”自我炒作的闹剧,“吸引眼球”,“刷流量和存在感”,把维护英雄先烈的声音说成是“戾气”,把人家走法律途径维护英雄先烈的名誉不被侵害,维护英烈法的尊严,说成“不利于营造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不利于形成宪法秩序下匹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宽松氛围”。

胡锡进搜肠刮肚,大概把他能想到的严重政治指控都用上了。

从前的胡锡进就对“极左”、“民粹”、“反对改革开放”这些政治帽子,驾轻就熟,时不时拿来搞批发和零售。

胡锡进为什么不肯讲道理,非要扣帽子?我认为是他实在因为无理可讲。他应该很清楚,如果真的讲道理展开辩论,他一定是输的那一个,道理并不在他那一边。

不光是胡锡进这样,看看胡锡进一再要求社会宽容的方方,是不是也不肯讲道理,习惯给人扣“极左”帽子?胡锡进用的很多政治帽子,正是方方喜欢使用的。

当然,论及扣帽子的水平,方方还是比不了胡锡进的,目前来看,在这方面可以和胡锡进有实力并驾齐驱的,恐怕只有何祚庥老先生了。

但人家何祚庥擅长扣帽子打棍子,那是因为有前三十年的政治历练,包括在1955年,在《学习》杂志上发表文章《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对梁思成用上了“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严重政治指控,认为这是“梁思成的错误思想来源”。

这位先生,你怎么又急了?

我们曾写文章说何祚庥是解开前三十年的极左和后三十年的极右是一个硬币AB两面的最好样本(详见《我们要善待万能的何“院士”,他对我们研究历史很重要》)。由此就可以搞清楚,为什么这些反对前三十年最积极的人,反而最有前三十年极左的那种范儿,也就可以搞明白,胡锡进为什么一边指责别人用政治标签,一边肆无忌惮地给别人批发政治大帽子。他们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双标,如此分裂,而丝毫不影响他们自我感觉良好。

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一类人,手上干着自己嘴上反对的事情,而且嘴上反对得有多激烈,他们手上干得就有多坚决,而且,这种我们看来特别分裂的“说一套做一套”,在他们内心却可以做到毫无违和感。

这类人,往往就是社会向左,他们就左得可怕,社会向右,他们就右得恐怖。因为他们永远喜欢看风向走极端,才能满足他们那颗充满投机欲望的心。

如果社会再次向左转,这些人会马上表现得比今天的左翼更左。

这就是这些人的人性,他们不相信崇高,因为他们自己崇高不起来。

当这类人做了媒体人,当媒体里面这样的人太多......话语权就会成为我们的短板。

很多人至今都没有看透胡锡进,以为他只是墙头草,并没有固定的观点,其实此说大谬。

在社会大方向不变的情况下,这种人的观点也是固定的。早期胡锡进的真实观点有所隐藏,但随着一线的公知臭名昭著日渐式微之后,原来在二线还可以通过左右摇摆掩盖自己真实观点的他,就无法继续隐藏,只能浮出水面,暴露自己。

所以,这些人的被迫暴露,并非坏事,说明我们的网民太能打了。在没有主流媒体支持的情况下,把一线的公知打败,逼得原来二线的也无法继续伪装。

胡锡进是什么样,我们已经分析过两次(详见《这位先生,我知道这次你很急》和《最难打的战争,最难对付的对手》)。我们对他也暂时不下结论,大家可以继续观察,看看我们的分析是否有道理。

但我认为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立场鲜明,关键时候从不含糊。这一点从他对方方、笑果文化的宽容,以及他对起诉莫言的人选择零容忍,就完全能够看明白。

一个人的真实立场和观点其实是藏不住的。早在2014年,胡锡进的真实立场和真实一面就开始暴露了。

这位先生,你怎么又急了?

胡锡进为什么对别人起诉莫言,产生这么大的排斥心理,以至于装都不装了。

从根本上说,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莫言用作品抹黑我们的军队,而胡锡进也曾经用无中生友的方式造谣抹黑我们的军队。网民起诉莫言,胡锡进大概会容易物伤其类,自己也有危机感。

胡锡进为什么要给笑果文化说话,因为这种辱军的事,他也干过,而且,尺度更大。

所以,这个世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立场基本可以解释一切。

胡锡进在没有调查的基础上,就反对别人起诉莫言,不是因为他不懂莫言,我认为是他太懂了,甚至他可能从莫言身上看到了自己,莫言表达了他想说而不能说的话。

所以,保护莫言,就等于保护他自己。

这种人精,为什么人说话,说什么话,心里明白得很。

胡锡进为什么要反对中国加强反间谍力度?这种声音反映了谁的心声?

上一个公开反对抓间谍的人叫杨恒均,就是出售几十份绝密情报,被判间谍罪的那个澳大利亚华人。

这个世界很复杂,我们要睁大眼睛。特别有一些是特别复杂,又特别会伪装的人。

那个被胡锡进指责的网友“说真话的毛星火”,在此之前也不知道胡锡进以前抹黑过我们的军队。

中国网民自发站出来批评莫言的作品,虽然会令一些人恐惧,但这不是坏事。

莫言的作品究竟如何,应该接受社会的审视,也应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

可笑的地方在于,那些维护莫言的人,就是平时说“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那些人,但临到批评他们支持的人了,他们就不愿意坚持这些理念了,而是找各种理由,反对别人的言论自由,还有合法权利。

这些就是胡锡进宽容的自由派,他们只喜欢谈改革,但很少谈社会主义。因为他们只要改革,不肯要社会主义。别人对社会主义进行抹黑,他们认为理所应当,因为这是应该宽容的观点,应该无限宽容,否则就会“不利于营造改革开放的大环境”。

他们割裂改革与社会主义的关系,把自由派要颠覆社会主义的那些主张,一概认为是改革的合理部分。改革本应该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在改革与社会主义之间,社会主义的完善是目的,是最高价值,改革是手段。但在自由派那里,正好颠倒。

所以,不管是经济领域的自由派,还是媒体或其他领域的自由派,他们都只要改革不要社会主义。

你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他们就说你反对改革,立即大帽子就飞过来了。他们在反对他们与反对改革之间划等号,借助话语权,给公众洗脑。

你看看那些所谓的自由派其实都在这么干,个个都是搞政治斗争的高手,个个都是批发政治帽子的能人。其实从他们身上,就知道前三十年的很多乱象是因为什么人而产生的。

回到网民起诉莫言这件事,我们应该尊重人家行使个人的诉讼权利。而那些平时喜欢“法治”长“法治”短的法治爱好者们,现在连人家行使法治范畴内的合法权利都不能容忍。司法还没给出结论,他们就先给出审判了。

这些人的法治和他们的自由一样,都是叶公好龙,只许他们放火,不许别人点灯。

中国如果让这些人得势,那真是我们民族的悲哀,也是悲剧的开始。

乌克兰就是这些人得势,看看国家被祸害成什么样了。阿根廷的米莱就是自由派,看看他上台之后不久,阿根廷成什么样子了。

这些人最大的问题,不但内心反对社会主义,而且还不爱自己的国家。米莱成为总统之后就马上皈依犹太教,泽连斯基更是犹太人,所以,他们把自己治下的国家搞烂,丝毫没有心理负担。

这位先生,你怎么又急了?

为什么这些人为了捍卫莫言,连自己的人设都不顾了。因为莫言关系重大。当初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莫言,就是出于政治考虑,这点可以从莫言的颁奖词中就可以看清楚。历史上,给社会主义国家的作家授予诺贝尔奖,都是为了颠覆社会主义的政治需要,所以也只会颁给那些丑化社会主义形象的作家。

诺贝尔文学奖和诺贝尔和平奖以及诺贝尔经济学奖一样,都是后来设立的,不过是西方借助诺贝尔奖的影响力,在意识形态领域搞的指挥棒。

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拒绝领奖的哲学家和作家萨特,就曾说过一句话,“诺贝尔(文学)奖在客观上表现为给予西方作家和东方叛逆者的一种荣誉”。李敖也在电视采访中谈到过,非西方阵营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必要条件是:出卖祖国。

中国网民现在有能力透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光环,看到莫言作品被西方欣赏的原因,这一点非常了不起。我们中国有最伟大的人民。他们自发站出来捍卫共和国以及创立共和国的英雄先烈的荣誉。这本来是我们的主流媒体应该干的事情。

但主流媒体没有去做,老百姓也忍了,那就自己做起来,包括用起诉的方式,一些主流媒体反而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这么做的网民。

和胡锡进一起站出来的是一家叫顶端新闻的媒体,对这位网友也同样是大帽子先给戴上,说这是“莫须有的罪责”,是“文学界的悲哀”,把这位网友诉诸于法律,说成是“愈演愈烈的文化领域‘法律狂欢’”,说成是“将个人情感或偏见凌驾于法律之上,更不能利用文学争议制造舆论热点和谋取私利”。

看看,和曾经在主流媒体做过总编辑的胡锡进一样,都是一样的立场,一样的手法。

他们就没有高级一点的方式吗?没有了。因为他们本来就这个水平。

他们不敢讲道理,同样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理”怎么能讲得通。他们的那些“道理”如果展开,那就会成为破绽百出的筛子。

以胡锡进为代表的媒体人是这样,以方方为代表的文艺圈是这样,以及那些网红经济学家也是这样。特别是后者,自从信奉了西方经济神学,就跟宗教神棍一样,不同意温铁军的观点,不是摆事实讲道理,而是选择了人身攻击。

我们的一些文化“精英”这样表现,这不是很讽刺?但这就是现实。

所以,我一直说,我们最大的对手,既不是美国,也不是台独势力。

只是胡锡进们这次恐怕又要失望了,因为看评论区,支持他的人并不占多数。

中国的网民觉醒速度越来越快,不再那么容易被忽悠了。这就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0
1
19
1
0
0
0